80后同济副教授花12年造一把椅子惊艳世界

小青爱吃草2021-07-30  3.6K+

  李开复曾说未来10年,人类50%的工作会被人工智能取代,那设计师会丢饭碗吗?❓❓

  张周捷,数字艺术家,80后同济大学副教授。花12年时间,训练计算机做设计,造数字家具。

  2009年,世界第一把数字椅子诞生,惊艳全球。

  张周捷说这不是他设计的,是计算机的作品。

  2018年,设计上海展览张周捷带来了100把数字椅子,震撼人心。

  每一件作品,都是计算机在1秒内设计出来的,如同大自然造物,它们似乎都是未完成的状态,不断衍化,一直生长,窥见未来。

  他对我们说,自己在做一件划时代的事情,这么多年,没有一天停止过思考,无比迫切地想要实现‘无尽之形’。

  我的梦想就是挖掘计算机的创造力,让其创造无穷无尽的数字家具、雕塑,无论是桌子椅子,都要超越人的想象,比设计师做的还好看。

  我相信未来人们会从服务型工作中解脱,去进行自我实现,做诗人吧、做艺术家吧、做更有创造力的事吧、让甲方去虐计算机吧!❗️❗️这过程很难,像造卫星,登月,对我来说是一辈子的事情,不相信做不到

 以下为张周捷自述 以下为张周捷自述

 

  思维之变

  设计,只能这样吗?❓❓

  去英国留学前,我在中国美术学院读的本科,学工业设计。

  后来在联想实习了两年。

  那时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产品看起来更有竞争力。相同价位的产品,你设计的手机,材料要假装看起来更好,屏幕要显得更大。

  当时我所认知的工业设计,是以市场为导向的。唯一的目标就是好卖。

  设计难道只能这样子吗?❓❓10年后,我还在做这样的设计吗?❓❓

  我觉得有点困惑。

  当时父亲问我要不要去英国学习一下,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一定要去。

  思维的崩塌和重建

  到了英国,最初我还用市场导向的思维做设计。

  当时要为奶酪做一个包装设计。我用三米法则做了一个在数米外就能辨识到的包装。

  然而得第一名的是个法国女生,她的作品就是一个真实的梨,在梨柄上挂着一颗奶酪。

  这让我之前的思维体系崩塌了。

  诸如此类打破设计评价体系的事,发生了很多次。

  后来我不断地观察,和别人聊天探讨,每三四天就会刷新一个认知。

  这些认知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一点是,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以往我们做事以结果为导向,忽视了推导过程,它不美,简短仓促。

  只有当你在过程中不停思考、创新,才能得出超出认知的结果。

  就好像我的这些作品,永远是未完成的状态。

  哪怕我已经做了十几年,目前还没有成熟、批量化的数字家具,可我一直享受这个过程。

  另外一点深刻的影响是,要重视研究和实验,并做到客观。

  这钻研的过程,不是做给外人看的,而是真的在推敲。

  哪怕在无数次的尝试中,98%都是失败的,成功概率极低,可试错的过程是极有必要的。

  然而现在没有哪家企业,会给你这么多时间去尝试。

  只有凤毛麟角的企业能做0到1的事情,大部分人都在做10到100,看到别人的商业模式跑通了,才会砸钱去做。

  第三种造物方式

  在英国留学那两年,我对造物方式产生极大怀疑。

  人类把自己放在金字塔顶端,过度放大社会和人的需求,强调主观和自我意识。

  无数行业陷入内卷,不断设置苛刻要求,消耗人的智慧。

  一切都以市场、销售为导向,外界压迫束缚着产品。

  这样真的对吗?❓❓

  在哲学中,由内至外的影响是更有生命力的,也是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更长久、更具颠覆性的。

  就好像大自然一样,这些树和花哪些是为人类设计的?❓❓它们的出现早于人类。

  《老子》✨有云:“道法自然。”

  我认为大自然是一种算法。道,是造物的一种方式。

  如果你创造的物体,能像大自然一样生长,那才厉害。

  2008年,是参数化时代的开始。

  我受到AA数字化算法设计教学的影响,接触到第一手信息。

  这正好和我研究的哲学方式是吻合的,参数化工具又给了技术支持。

  2009年的冬天,我顿悟了,想清楚什么是值得用毕生精力去做,并值得研究很长时间的事情。

  我尝试实践“道法自然”。

  最后在计算机里,发现可以实现无穷无尽的可能性。

  于是,我开始用算法做作品了。

  我的导师曾说,一个项目的好坏,不在于结果,而是潜力。

  越做越久,才值得去做。

  我相信计算机造物会是第三种造物方式。

  数字家具

  计算机如何造一把椅子

  在计算机的虚拟世界中,也是有物质的,即算法和图形。

  在这个维度中,存在着无穷的可能性。

  我曾制作过一个传感器,人坐在上面后,计算机会读取到一些参数。

  紧接着,命令它以最极简的方式长出椅子。

  就好像泼水一百次,正好有一秒像个椅子,定格完成,只需一秒。

  花时间建模做椅子是在模拟自然,而我想生成自然。

  我不强加自己的主观思想,社会需求在里面。把自己隐藏掉,无为,去我。

  让计算机寻找它的本真、纯粹、个性的智能,去做一个物体。

  我会尊重算法自身特点,不干涉。

  第一把数字椅子

  从概念到生成,我做第一把椅子用了2年时间。

  那是世界上最早的数字椅子之一。

  我学了6种焊接技术,使用各种机器。

  天天跑市场,哪里价格最便宜,机器最好,我都知道。

  当时很极端,摒弃了功能性。那把椅子最初不能坐人,完全不符合工业设计的标准。

  现在一直在改进技术,制作一把椅子只需要一两天了。

  为此,我会学习任何必要的知识。

  硬件开发、软件编程,现在开始学商科。差不多看了一百本书。

  同时也有了自己的创作哲学。

  这一套法则至今还用着,一直实践、改进,就这样过了10年。

  我想用最先进的思想、理念、技术,去创作我认为最先进的东西。

  我的梦想就是开发挖掘计算机的创造力,最终实现无尽之形。

  让计算机创造无穷无尽的数字家具、雕塑。无论是桌子椅子,都要超越我们的想象,比设计师做的还要好看。

  虽然很难,像造卫星,登月。但这对我来说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不相信做不到。

  至暗时刻和转机

  这些年经历过经济困境,有4次账户上都没钱。

  最窘迫的一次是受邀去北京办展,对方说好到时候付现金1万块。

  结果说要延后了,我当时连回上海的火车票都买不起。

  我平时教书,偶尔有一些收藏家找到我,卖几把椅子,这是主要的经济来源,但并不能支持我持续研发。

  没想到在30岁的时候,接到了人生中第一笔大订单。

  对方要求定制上百件家具,因为需要纯手工制作,我花了三年才把这些订单做完。

  在这之后有了一定的资金保障,这些钱就是真正的创业基金。

  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继续安心创作。

  创立数字家具品牌

  2018年,我们成立了数字家具品牌Endless Form,译为无尽之形。

  我想去挑战一下市场。让更多人享受计算机带来的新设计体验。

  以前我们用的东西,都是人设计的,但那很有限,远比不上自然界的创造。

  我的使命就是开启一个新世界,开创另一种设计方式,这就是数字设计。

  虽然它有很多局限性,价格昂贵,性价比低,质量不稳定,供应链跟不上…难题太多,我在想办法一个一个克服。

  因为这不只是生产一把椅子,而是搭建椅子背后的生产体系。

  跨学科、跨领域、跨时代,难度系数非常高。

  目前国内外还没有我们这样生产数字家具的企业。

  我们在做一件划时代的事情,并乐在其中。

  我目前还在教书,和同济的研究生一起学习探讨,技术能否实现,商业能否跑通。

  来自社会的支持和关注度也越来越多,我们可投入的研发成本也越来越高了。

  翻过一座座山,再等十年,也许就会实现无尽之形。

  当人工智能可以做设计时,让甲方去虐人工智能吧,它将奉陪到底。

  一秒钟改方案,你耗的是精力,它耗的是电费。

  人们会被解放,从服务型工作中解脱出来,从内卷的生活方式里跳出来。

  让人类自我实现,去做艺术家,诗人,演说家,作家吧…

  做更有创造力的工作,享受生活,感受自然界。

  对中国设计师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可以跳出现代主义工业设计框架,创造全新的设计逻辑和方法论。

  我也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这个行业,把计算机特有的创造力激发出来。它会超越我们的想象,幻化出无穷无尽的魅力。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wiki/566750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