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奇安信齐向东:网络安全是伴生技术,不会约束数字化发展

小青爱吃草2021-09-27  75

奇安信董事长齐向东。新京报摄影记者 郑新洽 摄

9月26日至28日,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举行。奇安信科技集团(下称:奇安信)⭐董事长齐向东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专访。谈及近期行业热议的“开放外链”问题,齐向东称,网络安全是伴生性技术,网络安全不会约束数字化和信息化。应该先有数字化,后有安全模式,而不是数字化时候就应该按照某个安全模式来走。

今年9月1日《数据安全法》✨颁布实施,11月1日《个人信息保护法》✨也将落地。齐向东认为,在数字文明新时代,网络安全的问题,不能由用户来解决,用户也没有能力解决网络安全问题,而应由数字化的政府、机构、企业来承担这份责任。

他表示,今年大会的主题“迈进数字文明新时代”很有前瞻性,因为数字化带来的是革命性的变化,革命性的变化必然会诞生新的文明。

✅️网络安全不会约束数字化发展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下称:信管局)⭐召开的“屏蔽网址行政指导会”引发行业热议,工信部新闻发言人、信管局局长赵志国在国务院新闻办例行发布会上称,“互联互通”已经成为互联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保证用户的“畅通安全”使用则是“互联互通”中的努力方向。

对于“互联互通”和“畅通安全”二者间应如何平衡,齐向东称,网络安全是伴生性技术,网络安全不会约束数字化和信息化。“应该是先有数字化,后有安全模式,而不是数字化时就应该按照相应的安全模式来走。”齐向东对贝壳财经记者说。

“不用单纯去评价什么东西(外部链接)安全或者不安全,因为安全是伴生性技术,安全不是约束信息化和数字化的,而是新的数字化产品出现后,安全公司再针对相应的安全问题提供技术。安全是攻防对抗的,没有绝对的安全,也没有绝对的不安全,只能说在特定的场景下,安全公司会让安全问题降到最低。”齐向东说。

谈及互联互通,齐向东认为,数字化时代,用户干什么事都会被连接到各种应用程序和数字平台上,每个平台如果都是封闭的平台,就可能会影响用户使用。

在齐向东看来,互联网平台在过去二十年中,推动了全社会网络化、信息化。但平台公司更多起到中介和代理的作用,比如电子商务,如果平台规模过大,形成垄断,可能会导致价格偏高、大数据杀熟等,这就与传统社会价值背离了,也直接或者间接影响了用户的选择权。

✅️网络安全发展进入深水区

“网络安全实际上是进入深水区了”,齐向东说,他认为目前网络安全呈现四大趋势:首先,病毒、网络攻击会显现出以攻击数据、盗取数据为核心,比如说勒索病毒会长期存在。其次,网络安全技术正在和业务系统融合,具体而言,未来网络安全的技术、数据和人才要和IT的技术、数据和人才融合。再次,网络安全的防御向纵深发展。最后,网络安全场景化的趋势更加明显,比如说车联网、大数据、物联网等。

今年9月1日《数据安全法》✨颁布实施,11月1日《个人信息保护法》✨也将颁布实施。齐向东认为,在数字文明新时代,网络安全的问题,不能由用户来解决,用户也没有能力解决网络安全问题。因为政府、机构、企业都数字化了,用户的隐私和数据在使用这些服务和应用的时候提供出去了,这个过程中会涉及到很多安全问题,这是政府、机构和企业的责任,因此这些法律都是约束企业、机构和政府的,它们多了一份成本和责任,也是不能推卸的责任。

“没有这些法律的时候,互联网公司超越用户权限收集用户信息时候,可能就是通报、批评和下架的处罚,有了这些法律之后,因为这些法律的上位法都是《刑罚》✨《国家安全法》✨,处罚的方式可能会涉及到刑事诉讼,这就会不断教育企业提高遵纪守法的意识。”齐向东说。

齐向东认为,今年是网络安全行业多个方面的元年。一个是《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条例》✨发布后,会引发巨大的网络安全浪潮;第二同时是“网络安全等级保护2.0标准”的元年,因为进入数字化时代,计算机环境发生变化,国家又出台了新规;第三个,工信部出台了《网络安全产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征求意见稿)》✨,这个计划里到2023年重点行业网络安全投入占信息化投入的比例要达到10%。这些都是巨大的利好,所以,网络安全产业会有大发展。“目前网络安全企业上市的还太少,应该更多点”,齐向东说。

当前数字技术加速发展,统计数据显示,2035年全球产生的总数据量将超过2万亿TB,数据安全已经关系到了国家安全。世界各国和地区为此陆续出台法律法规限制数据跨境流动。齐向东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称,目前国际局势发生了变化,各国开始控制自己的底层技术、控制供应链,来实现对数据流动的控制,这也导致现在的数据问题、供应链问题成了大国博弈的焦点。

✅️数字化正在创造新的文明

齐向东判断数字化会从信息透明度、社会准则、责任边界三个方面构建新的文明。

首先,数字化会改变信息透明度,比如疫情防控、流行病调查方面,数字化后,流调基本不需要个人做过多的事情,社会的透明度随着增加,这会推动新的文明产生。

其次,数字时代会对社会准则提出新的要求,传统时代破坏生产的方式是物理的,数字时代则是远在万里之遥,就可以实现破坏生产,比如说删除数据库等,因此要建立数字时代新准则。

最后,责任边界也有不同,传统时代的买卖的责任边界是清晰的,但是在数字经济时代,显然不是这样的,比如打车,原来招手打车、下车结账,出租车和公司的责任就完成了,这是有限责任。如果用手机打车,下车后,用户和打车平台的责任关系并没有结束,平台还继续有责任保护用户的安全,这也是新的文明的体现。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白金蕾 编辑 徐超 校对 王心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tech/664243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