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巨头招安,自动驾驶玩家无法成为“特斯拉”的每一天

小青爱吃草2021-09-07  75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杨晓鹤

封面来源✅️|✅️视觉中国

这个热闹的夏天结束后,自动驾驶企业正走向命运的分岔路口,走向巨头怀抱或者独自面对冬季的暴风雪。

有AI公司最先对未来做出选择。四五月份,小米副董事长林斌多次出现在北京中关村SOHO大厦的11层,来到这家同为前微软研究院同事创办的自动驾驶公司——DeepMotion。虽然缺席了小米汽车100亿注册公司的成立仪式,但林斌可对小米汽车非常上心,消失的三个月都在忙碌,这次他要为小米汽车公司收购个“灵魂”。

众所周知,新造车最核心的创造力是自动驾驶,也是目前新造车的技术制高点。小米中意的DeepMotion,是一家以视觉为主,配置高精度地图的自动驾驶方案企业。传闻估值10-20亿,但林斌以老同事情谊“砍价”到7737万美元(约为5亿元)⭐。

图片来自:林斌微博

这个价格并不贵,图森未来在4月份上市后,截至9月6日的市值为91.56亿美元;据悉小马智行最新估值在 53 亿美元,WeRide 文远知行的最新估值 33 亿美元。刚获得阿里投资的元戎启行和自动驾驶公司Momenta估值都超过了独角兽级别。头部自动驾驶创业公司的估值都超过了100亿元,小米5亿就买了个自动驾驶公司,还有20多位技术人才将加入小米,是一笔非常划算的收购。

“这家公司技术是不错,但是没有钱烧下去了。”

投资人李强告诉Tech星球,小米收购价低也有缘由,就是DeepMotion选择高精地图技术路线,既要资质还有很高的技术门槛,2020年初曾寻求2亿美元B轮融资未果后,今天走向小米怀抱就是个现实的选择。

选择接纳巨头的并非只有DeepMotion一家公司,8月份还有两家获得巨头的投资。Tech星球独家消息,阿里以3亿美元投资了元戎启行的B轮,而且元戎还有新一轮融资正在与资方洽谈;美团龙珠参投了的轻舟智航的1 亿美元的融资;更早些时候,字节跳动也领投了轻舟智航的A1轮融资,京东物流也领投过嬴彻科技的2.7亿美元B轮融资。

虽然元戎和轻舟以及嬴彻科技属于希望借助巨头发展自己,并不是像DeepMoption和牧月科技等公司一样选择被收购。但整个行业在这个秋季,确实提前感受到了冬季的寒意。特斯拉与蔚来的智能驾驶交通事故致死案,让行业开始集体反思“自动驾驶”还有多遥远。

而据Tech星球了解,文远曾在今年启动过上市流程,但伴随着行业赴美IPO的暂停,也迫不得以按下中止键。

技术落地和资本靠岸都开始显得遥不可及,自动驾驶公司的内心,开始慌了。

✅️追梦与内讧

在自动驾驶这个千亿美元赛道,百度显然是个绕不开的坐标。“天下武功出少林”,今天绝大多数自动驾驶公司创始人和核心骨干几乎都是百度系。

被冠以“自动驾驶第一人”的王劲,曾任百度第一任自动驾驶业务负责人,此后国内自动驾驶产业的发展也很难绕开此人。

据Tech星球了解,王劲曾想将百度的自动驾驶业务拆分,独立融资上市,而李彦宏对此反对。2017年3月,百度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刚刚加盟百度的陆奇,兼任了该事业部总经理,王劲被迫出局。

一直希望打开自动驾驶之门,因此王劲选择独立创业继续梦想。但或许其自己也没想到,创业后的故事远比在百度跌宕,理想主义者的商业之旅,被现实碰撞的头破血流,“二次出局”的故事上演。

王劲从百度辞职决心创业后,拉上了激光雷达企业Velodyne的CFO吕庆,以及百度美国研究院自动驾驶事业部任首席科学家韩旭,在硅谷成立了自动驾驶公司“景驰”,天使拿到了令人羡慕的3000万美金。

大厂离职做自动驾驶,这也触犯了竞业规则,2017年12月,百度以侵犯商业机密为由,把王劲和景驰告到了法院。不能坐看新星公司就此Game over,据传景驰背后投资方、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曾亲自去找李彦宏求情,以景驰加入百度Apollo生态换取撤诉。

在外力压力下,两位联创吕庆和韩旭联手,将王劲“请出”公司。韩旭成为新任CEO,并将公司更名“广州文远知行科技有限公司”,以期与王劲和过去的景驰做进一步切割。

2018年11月景驰更名为文远知行

但文远并没有因此安定,景驰的法人潘思宁曾是王劲在百度的嫡系,二者关系不一般。2018年7月,潘思宁状告文远CFO吕庆,称其伪造手印变更自己股权。而文远也主动反击过,状告潘思宁对公司的诽谤等罪状,潘思宁与文远的官司至今已经持续了3年,最近潘思宁还在公众号发布维权文章。

在文远内部,也没有消停。和韩旭一起“逼宫”成功的吕庆,也只有离开才能免除企业内部的权力分化。据一位行业人士向Tech星球透露,如今吕庆加盟了另一家创业公司担任CFO,文远至此管理层趋于稳固。

不仅文远,四小龙之一的元戎也曾经历人事变动。元戎的前身是自动驾驶公司Roadstar.ai。与文远一样,Roadstar.ai也是三位核心创始人联合创办。二者也发生过一些关联的事情,当年景驰内斗,还被Roadstar截获了景驰的一部分投资,让Roadstar获得了自动驾驶领域最大的1.25亿美元A轮融资。

但Roadstar三人平分股权的模式,也注定了未来发展会遇到利益纷争。最开始是CEO佟显乔和CTO衡量联合开除联创周光。通报邮件中,称周光“私藏代码、贪腐、数据造假”,罗列了很多罪状。

在这件事中,投资人显然没有相信CEO的控诉。一位圈中人提到,“投资方肯定知道事情原委,选择支持谁也不会没理由。”资方支持的人士便是被边缘的周光,在调和无望的情况,2019年2月,云启资本、松禾资本、深创投三家机构拉着周光和部分核心技术出来,重新创业了“元戎启行”,还帮新公司做了天使轮融资。

自动驾驶领域,创业公司在A、B轮就爆发内斗,这在行业人士赵辉看来并不意外。“这些人普遍是技术理想主义者,组建公司之初也是希望技术互补,但在公司管理角色上没有区分和互补。所以,因为追梦而聚在一起,对利益的渴望让冲突爆发。”

文远和元戎的故事,为自动驾驶领域的发展增添了诸多波折故事,但并不是仅有的个案。“还有一家深圳的自动驾驶企业也是,CEO和CTO各带一套班子,各做各的。”投资人李强告诉Tech星球,只不过公司目前还在平衡状态。

✅️远景与蜃楼

无论创始团队如何斗争,公司与资本都还坚定赌注,核心便是自动驾驶的远景。特斯拉与Google旗下的Waymo,已经让市场看到了自动驾驶的曙光。

如今特斯拉的市值又站上7000亿美元,巅峰市值曾全球汽车销冠丰田的3倍。而特斯拉拥有高市盈率的核心,就是其自动驾驶选装包(FSD)⭐等智能业务带来的利润空间。目前FSD每月订阅服务费为199美元,当特斯拉Model系列卖至上千万台时,可想这些自动驾驶服务每年就能带来几十亿美金的净利润。

展台上的特斯拉

单纯做自动驾驶业务业务的Waymo,在2018年曾有分析机构给出1700亿美元估值,如今估值大幅缩水,但在6月份最新一轮次25亿美元的融资中,外媒报道Waymo的估值还是达到了300亿美元。

“国内肯定也会诞生一家Waymo,甚至不止一家,因为人口基数摆在这里。”在李强看来,这些自动驾驶公司未来都有巨大的机会,国内汽车保有量也会剧增,他们有希望创造千亿市值的梦想。

在李强看来,其所专注的软科技领域,智能语音和图像识别的技术突破和场景想象力都不够颠覆,只有自动驾驶最令人兴奋。与李强不同的是,行业存在很多悲观派,认为自动驾驶是一个无法到达的海市蜃楼。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tech/632798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