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营》✨选手靠兼职糊口,公司索赔500万揭开偶像行业的遮羞布

小青爱吃草2021-09-27  158

就像毕志飞拍的《逐梦演艺圈》✨一样,这些年在演艺圈逐梦的少男少女不在少数,尤其是当偶像的大门被打开后,不少有些颜值的年轻人都燃起了去娱乐圈镀镀金赚赚人气的想法。也导致这些年培训练习生的公司越来越多,练习生更是一抓一大把。

不少练习生的短时间内爆红,更是直接刺激到了这些正准备或已经签约的年轻人,不少人甚至是放弃学业放弃工作投入到造梦的选秀中来。在他们看来高考可以重来,但出名是要趁早。甚至在一些人幼稚的想象中,这些人就算不成为蔡徐坤这种一线顶流,能够赚取些流量维持粉丝经济,未来在网上的收入恐怕也要比安稳工作要多。

但其实现实远远要比想象残酷,近日有人在逛街遇到一位高颜值的收银员,随后将其照片发到网上,引发了不少的讨论。随后有眼尖的网友发现,这位帅气的收银员不是别人,正是一位曾经参加过《创造营2019》✨的练习生选手,名叫蔡正杰。

蔡正杰曾经表示自己13岁就去国外做练习生,随后签约了国内公司来参加《创造营2019》✨,不过最后仅获得了34名,虽然也得到了一些粉丝,但粉丝黏性太低,很快就随着时间消耗殆尽了。很显然虽然蔡正杰的颜值也算可以,但练习生太多,没什么话题也就只能被淘汰。

结果没想到再次被讨论时,蔡正杰却是以一个营业员的身份被大众提及,这些年偶像行业虽有下滑的趋势,但赖好有点事做,蔡正杰或许也不会选择出来做一个营业员吧。而且在随后蔡正杰更晒出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表示自己无法维持正常生活,所以像公司表示自己想出去兼职,公司口头同意后却给自己发了一个违约的律师函。

律师函能看出公司与蔡正杰签订的是一份为期十二年的合同,也就是说不管蔡正杰红与不红,要单方面解约要不就是缴纳违约金,要不就是耗到2028年合约到期。这律师函也表示蔡正杰需要缴纳500万的违约金,以赔偿公司对其花费1000万的损失。

那么蔡正杰是怎么说的呢?❓❓据蔡正杰表示公司并没有给其找过什么一对一的老师培训,跟的都是公司的大课上的,只在2019年底为其找了一个在上海戏剧学院做旁听生的机会。他并不明白公司对其的1000万花费都花费在了那里,而且他表示公司一个月只给其1600元生活费,原定2000元还被公司要求扣除了400元的税费。

而蔡正杰更表示自己这么长时间跟着公司安排的活动参加,但并没有收到多少收入,从2017年到2020年三年时间,蔡正杰参加所有的活动收入也只有六万元,这样的数字是让不少人对娱乐圈有一定幻想的人有些吃惊。

三年凭借做练习生赚了六万块,这似乎也解释了蔡正杰为何会表示希望兼职来糊口了,毕竟这样的赚钱速度在不少人想象中都不应该跟娱乐圈沾边。为此蔡正杰也表示自己不想再如此浑浑噩噩,所以跟公司提了解约,结果公司就发了律师函要求赔偿500万,自己三年才赚6万,转头就要赔500万,这公司的违约金是揭开了如今偶像行业的遮羞布。

这些年随着练习生一轮一轮的选秀,外界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练习生转行做其他的消息,而这些能够跟公司和平解约的,甚至算是练习生中运气较为不错的类型了。在这些年的练习生圈子,一直都流传着公司不靠商演靠解约赚钱的说法,不乏有很多公司靠大量招募练习生,随后签订所谓的“卖身合同”靠练习生主动解约赔偿来维持。

而这种长合约在圈内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快男快女时期,天娱就常常闹出合约问题,最重要的点就在于时间太长导致双方发生分歧。不过作为老一代偶像,唯一值得庆幸的可能就是在赚钱方面,并没有如今年轻偶像这般寒酸。

在很多外人看起来吸金无数风光无限的偶像,在公司背后很可能只能拿到比较微薄的底薪收入,再加上这些年不少年轻人蜂拥的涌向娱乐圈,很多经纪公司是根本不缺想要逐梦的年轻人,就算这一批的梦想被现实击垮,也立马会有人打着鸡血加入,因此很多公司根本不愿意支付太多给选手,就算是已经稍显成熟的丝芭传媒,也曾爆出过选手抱怨工资连学费都不够。

很多人带着梦想走进这里,却被现实击的粉碎,没赚多少钱,回头却要背负公司要求的500万赔偿,原本在大众眼中充满无数可能拥有无数追捧的偶像行业,也在这500万下揭开了自身的遮羞布。或许只有揭下这样的遮羞布,才会让不少年轻人看清,娱乐圈除了梦想最多的还是现实,光靠梦想支撑又能够走多远呢?❓❓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663535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