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竹清的思念与决绝(稍有改编)⭐

小青爱吃草2021-09-25  159

此时,一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少女正立在阳台边,双手虚扶着玉砌雕阑,大概有十一二岁,她身材匀称,冰肌玉骨,头顶两边各有一个小巧的猫耳形发姬,一头黑发垂至腰间,白皙的瓜子脸上五官精致,绝美的眉目间透露着几分清冷,一双纯黑的眸子里含着忧伤与思念。

“又在想念他。”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见黑衣少女不回头,她又说:“他已经走了半年了。”

来人是两个女孩,一个身着夜蓝色长裙,大约有十六岁,另一个穿着海青色长裙,看上去只有八九岁。

这两人皆是生的眉目如画,虽然不如黑衣少女绝色,但也是明眸皓齿,清丽秀美。

黑衣少女转过身:“三姐,我决定去找他。”

“你疯了!❗️❗️”身穿夜蓝色衣裙的女子脸色大变,一把抓住黑衣少女的手臂:“你知不知道,一旦离开,路途遥远,你要遭受多少暗杀,再说,就算你平安到达天斗帝国,他也许早就变心了。”

“三姐,你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我不会后悔,你知道的,从我出生,他就注定是我未来的郎君,我不能看着他颓废下去。”黑衣少女眸子中的忧伤与思念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坚定与决绝。

见妹妹如此执着,三姐也没办法,叹了口气,说:“四妹,既然你决心已定,三姐也不再劝说你,过几天你就动身吧,三姐帮你准备行李,再挑几个帮手,记住,如果他变心了,你就立刻传话给我,不论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必到。”

“三姐……”黑衣少女的声音哽咽了,两行晶莹的泪水流了下来。

一旁的小女孩不悦地说:“真不知道父皇母后怎么想的,明明竹清姐姐比朱竹云长得漂亮也比朱竹云优秀,他们还处处偏心竹云。”

听到“朱竹云”这个名字,黑衣少女握紧了拳头,这个女孩,她已经恨了很久。

听起来很残酷,但用这种方式培训出的每一代帝王帝妃都极其出色,所以这个方法连续用了几千年都久盛不衰。

朱家一共有五个女儿:

长公主朱竹云,天赋不错,姿容也极其美丽,外人都传她温婉善良,知书达理,是未来的帝妃继承人,但她其实是个蛇蝎美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二公主朱竹澜,所有人对她没什么印象,不管是容貌还是天赋,她都很普通,而且自幼多病,在十岁那年去世,皇室外传她因病去世,但在她得病期间,朱竹云给她熬过一碗汤药,她真正的死因,只要不是糊涂就知道。

三公主朱夜凌,她是幽冥灵猫家族首领外出带回来的弃婴,武魂是黑紫燕,因为身份原因不能参加竞争。

而四公主,就是她,她叫朱竹清,容貌和天赋都是最好的一位公主。

五公主,叫焰灵姬,乃是贵妃焰柔君之女,武魂是烈焰殷红梅花鹿,也是因为身份原因无法参加竞争。

这样看来,虽然有五个公主,但真正能够对朱竹清造成威胁的是长姐朱竹云,朱竹云既是嫡女,又是长女,容貌也是国色天香,天赋亦是相当不俗。

说实话,如果真要比较,朱竹清长得比朱竹云美丽,也要比她优秀,了凭什么……

凭什么父母就是偏心竹云?❓❓

自己的天赋比她好,长得也比她漂亮,凭什么父母就是冷眼对待自己?❓❓

凭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也没用,在皇室中,长兄如父,长姐如母,这是万年不变的规矩,怎能因为她而轻易改动?❓❓

竹清叹了一口气,先不想这些了,先想想她和未婚夫之间的事情吧。

她永远也忘不了半年前,他约她到一座小岛上,两人相对无言。

半晌,他先打破了沉默:“今天,我二哥死了。”

她毫不意外:“因为你大哥?❓❓”

他没有回答,反而说道:“我要离开了。”

她微怒:“你选择逃避?❓❓”她尽量让声音保持平静,纤纤玉手在袖中紧握成拳。

他的声音多了一丝情感:“如果,这是我必须面对的命运,为何不在命运来临前做我想做的事,竹清,或许你认为我是个懦夫,但是,对于星罗帝国,我不过是一枚棋子,对于大陆成千上万年的历史而言,星罗帝国,又算什么?❓❓”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似乎有些自嘲。

她怒了,猛地推开他的手:“你要逃避,懦夫?❓❓!❗️❗️我一个女子都不逃避,你有什么资格逃避?❓❓”

他咬咬牙,毅然转身而去。

“你回来。”她猛然转身,可是,眼前已然没有了他的影子。

“我恨你。”嘴上这么说,泪水,却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她又想起家中的族人,每次见了她,从不行礼,哪怕是做错了什么,也强词夺理,丝毫不把她这个公主放在眼里。

父母更是从不用正眼看她,对朱竹云奉若珍宝,对自己不屑一顾。

父母的偏心,族人的轻蔑,未婚夫的离去,这些都拜朱竹云和她的未婚夫戴维斯所赐。

戴维斯,朱竹云,好,她记住了。

总有一天,他们欠她和沐白的,要夺回来!❗️❗️

竹清不知道的是,未来,她和沐白的一句对话感人至深。

沐白,我一定会坚持到底!❗️❗️

铿锵深情的声音在天地间回响,久久不绝。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fashion/661109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