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民营船企紧急“拉闸”,“办公室空调都不开”!❗️❗️

小青爱吃草2021-09-24  111

✅️来源:e公司官微

位于江苏泰州境内的一家化工厂

✅️江苏、云南、浙江、广西……近期多地停工、停产情况备受关注。全国范围内,众多行业企业受能耗双控、供电紧张等因素影响,产能大幅缩减。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近日实探减碳压力较大的江苏多个工业园区了解到,目前当地企业已出现大面积停工停产情况。连日来,多家A股上市公司也接连发布停产公告,原因均为受能耗双控影响、电力供应紧张等影响。

一方面,部分地方政府面临较大的能耗双控压力,国家发改委印发的《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显示,在能耗强度降低和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两个方面,分别有9个省(区)⭐、8个省(区)⭐被列为红色的一级预警。发改委要求各地对上半年严峻的节能形势保持高度警醒,采取有力措施,确保完成全年能耗双控目标特别是能耗强度降低目标任务。

✅️另一方面,在“能耗双控”、“限电停产”落实力度逐步强化背景下,此前价格已经“飞天”的高能耗、高排放行业产品,涨价预期持续,本不值钱的化工原料也变得紧俏起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部分地区“一刀切”的政策令企业难以适应,生存面临挑战。

有企业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当前部分行业面临政策“打架”困局。“✅️有时候连续两天和不同政府部门开会,他们提出的要求都是相悖的。”因此,如何在稳经济和降能耗之间寻找平衡点,各方仍需继续关注。

全国最大民营船企部分产线暂停

所谓“能耗双控”,是指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的双控。近期,能耗双控成为多行业热词,多地高耗能企业停工、停产是由于这个原因。前文提及的发改委文件中,江苏在能耗强度降低和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两个方面均为红色的一级预警,降能耗压力较大,因此相关政策的推进更为突出。

9月18日至今,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江苏多地走访了解到,目前能耗双控政策对众多行业企业形成影响,在位于江苏泰州的一个工业园区内,主要企业几乎都收到了“双控”通知,数十家园区企业位列其中。

江苏泰州靖江市,是中国造船业重镇,此地船企今年前7个月新接订单同比上升530%,在全省占比超六成,在全国占比超三成。位于靖江的扬子江船业集团,便是全国最大民营造船企业。

江苏境内长江边,中午下班的船厂工人

9月2日,扬子江船业集团公告,与世界最大独立集装箱船东西斯班(Seaspan Corp)⭐签署的“10+5”艘新巴拿马型液化天然气动力7000TEU集装箱船中的5艘备选订单生效。至此,扬子江船业累计新接订单达到118艘,价值高达72.1亿美元,可见下游客户对于船舶的需求迫切。

一周之前,扬子江船业集团还在官方微信上表示,“当前,公司各厂区生产任务饱满,尤其进入金秋九月,更是迎来高物量、高产能。”不过,根据目前泰州市关于能耗双控的最新要求,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船厂的生产。

“今天天气还是有点热,我们现在办公室的空调都不开,就是为了全方位响应国家号召。”扬子江船业集团相关人士9月22日向记者表示,目前能耗双控政策对产能产生了影响,要节能降耗,有些生产线就需要暂停。

江苏境内长江边,中午下班的船厂工人

对于当地新要求可能会给公司带来的损失,该人士表示并未做过具体统计,“但损失肯定有。”不过,扬子江船业集团也强调,考虑到集团各方面控制计划做得比较好,后续应该也不会影响交船。

另有江苏知名钢企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能耗双控的快速推进对公司确实有影响,“有限产的要求,不过我们也还在和政府部门持续沟通。如果只是限产到月底就还好,我们也在关注后续进展。”

化工原料“涨到离谱”

从事液体贸易的潘先生,最近也很苦恼。✅️“我家里两辆槽罐车都停了好几天了,拿不到货。”潘先生说,目前江苏境内大部分生产液氧、液氮、液氩的空分厂,都处于限产或停产状态,“空分厂主要就是用电把空气分离,产生液氧、液氮、液氩,属于高能耗企业。”

停在路边的槽罐车

这些液态产品是钢铁企业生产过程中的必需品,空分厂遭遇限产或停产,将影响下游钢铁企业的生产经营。

✅️“我们主要从淮安、扬州、盐城等地拿货,中秋节前好像就已经限产,假期后对方基本不发货了。”潘先生表示,“我还在等着空分厂恢复供应,现在听说的是最早到9月底,最迟10月8日。”

江苏某大型化工企业人士李军(化名)⭐向记者透露,能耗双控政策的快速推进对化工行业影响非常大,公司一个厂区虽未被要求停产,但被要求降低用电量,产能利用率从之前的80%以上降到了50-60%。

“企业很苦,客户也觉得不能接受,特别是海外客户。”李军希望调控要慢慢调、慢慢降,毕竟今年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正常运转的企业就像时速120公里的汽车,降到80还行,‘一脚刹停’就容易出事了。”在他看来,9月份就要停产或大幅度限产,就相当于高速行驶的汽车被“一脚刹停”。

部分地区“一刀切”式的调控,已经引发新一轮的原材料价格上涨。“已经涨到离谱的程度了,开工的企业和不开工的企业一样难受。”李军举例,云南地区要求黄磷生产企业加强管控,确保9月-12月消减90%产量,黄磷的价格因此从1.7万-1.8万元/吨,涨到6万元/吨以上。“这在行业内引发恐慌,因为黄磷一涨价,所有相关的产品价格都会涨。”李军说,

江苏多地的调控政策,同样使得基础化工材料氯碱大幅上涨,“碱作为基础化工产品的需求还在,一周内价格从600元/吨左右涨到1300/吨;氯气也已经从1300元-1400元/吨涨到2300元-2400元/吨。”李军无奈的表示,如今化工原料的价格已经扭曲,“需求平衡被打破了,现在大家不敢接单、不敢报价。”

供电紧张遏制下游产能

近期高能耗、高排放企业限产、停产的另一重要因素是电力供应紧张,背后除了政策原因,今年动力煤价格高企,火电企业深亏也加剧了供电紧张。

云铝股份(000807)⭐9月17日公告,自2021年5月以来,因电力供应紧张,云南省内工业企业实施有序用电,公司及下属企业用电负荷大幅降低,已因此减少电解铝产能约77万吨,预计全年产量降至236万吨左右。神火股份(000933)⭐也公告,由于电力供应紧张,控股子公司云南神火铝业有限公司自5月10日以来已被迫陆续停运20万吨,在产产能降至55万吨,二系列三段15万吨也未能如期启动。

“云南虽然是水电大省,但水力毕竟完全依靠自然资源,难以把控。在今年干旱的季节环境下,电力供应紧张的问题就凸显出来了。目前动力煤价格已经远超历史高点,火电企业全面亏损,发电企业即使有煤也不会愿意供电。”谈及目前云南当地限电、限产的原因,神火股份相关人士表示,虽然政府有相关保供措施,但电企没有煤炭,也做不到保供。

神火股份相关人士介绍,“好在公司在云南产能的权益占比只有43.4%,而公司在新疆的生产没有受到影响,云南当地产能关停带来的负面影响,没有铝价上涨带来的正面影响大。”

“火电企业的成本,各区域差异很大。新疆由于煤炭成本相对偏低,大概每度电成本在0.11到0.12元,但河南地区5500大卡标煤目前到厂成本达到1400元/吨,火电企业肯定都是亏损的情况。”一不愿具名火电企业负责人介绍,“各个电厂的发电机组不一样,煤耗也不一样,所以难具体说目前发电亏损的情况,但可以确定的是,在当前煤价下,不管什么机组都是亏的。”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finance/659031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