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来首次会面,美俄最高军事将领谈了6小时

小青爱吃草2021-09-24  122

本周三,美俄最高军事将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了6小时会谈。这是2019年以来双方首次会面。

双方基于惯例未透露会谈内容,但表示会谈富有成效和建设性。

外界认为,此次赫尔辛基会晤的一大背景是,美国撤军阿富汗、阿富汗塔利班再次掌权后,阿境内的恐怖组织可能对地区和美国安全构成严峻挑战,但美国的反恐能力却因撤军和阿塔执政大大受限。美方或借此次会谈向俄方提出在中亚建立军事存在以便未来在阿富汗展开反恐行动的意向。至于俄方会否逆转反对立场、美俄能否就此展开谈判,仍待观察。

“富有成效和建设性”

据路透社等媒体报道,9月22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和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在赫尔辛基举行了6小时会晤。

这是两人自2019年12月瑞士会晤以来的首次面对面会谈,也是继今年6月日内瓦峰会、7月首轮战略稳定对话之后,美俄在军方层面开启的一次高级别会谈。

双方根据惯例未透露会谈细节,只是在会后发表了简短的声明。

美国军方在声明中提到会谈持续的时间,但未提及议题,仅表示会谈是为了“降低风险和减少冲突”。

俄新社援引的俄罗斯国防部的声明称,“会谈具有建设性”,两国军事领导人讨论了共同关心的问题,包括降低军事活动中发生事故的风险。

米利在会谈后表示:“这是一次富有成效的会谈。当大国的军事领导人进行沟通时,世界就会变得更安全。”

米利的发言人戴夫·巴特勒补充说,这次会谈涵盖了“全球范围内的各种议题”,讨论是“以军事为重点”,并且是“严肃的”。

“两位将军都表现出对对方的尊重,尽管两人偶尔也会利用这一机会打趣或开玩笑。”巴特勒说。

《华尔街日报》✨称,米利自2019年9月上任以来,与格拉西莫夫保持密切联系。两人曾于2019年12月在瑞士首次会面,并多次通电话。

由于美俄在叙利亚都有驻军,在黑海也均有海军巡逻,因此双方曾讨论过如何避免两军在黑海、叙利亚发生冲突。此外,双方也磋商过克里米亚以及俄方在乌克兰东部和南部边境集结军队等问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此次赫尔辛基会晤正值美俄紧张关系持续升级之际,双方在干预选举、乌克兰、网络攻击和北极等问题上时有争执,但这次会谈旨在增进两军交流,化解双方冲突。

拟借力中亚在阿反恐

虽然双方对会谈内容守口如瓶,但是外界注意到此次会面的时机和背景——美军完成从阿富汗撤军、阿富汗塔利班重新掌权、恐怖组织蠢蠢欲动,地区有陷入“安全真空”的风险。

从技术上说,此次赫尔辛基会谈可以算是米利欧洲之行的一个“顺便”安排。上周末,米利在雅典会见了北约成员国防长。周一,在柏林与一些欧洲同行进行小范围会谈。周二,在伦敦会见了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和新西兰在内的其他“五眼联盟”的军方领导人。与盟友碰头后,周三,在赫尔辛基与俄军最高将领会面。

不过,从米利关注的重点议题看——聚焦反恐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时隔近2年再次安排与格拉西莫夫会晤,或许才是此次欧洲行的重头戏。

根据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的评估,“基地”或“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可能会在一到两年内卷土重来并对美国构成威胁。但是,由于美军撤出阿富汗,以及塔利班再度执政,美国遏制阿富汗境内恐怖主义的能力将受到限制。

拜登政府表示,如果“基地”或“伊斯兰国”威胁到美国,将通过“超视距”(“over-the-horizon”)⭐行动对其进行打击。美国军方领导人也表示,美军可以进行反恐监测,并在必要时从设在其他国家的军事基地对阿富汗的恐怖分子进行打击。

所谓“超视距”行动意味着,无人机或有人驾驶的飞机从海湾地区的军事基地出发,飞行数百英里去打击阿富汗境内恐怖主义目标。比如美军无人机或战斗机可以从卡塔尔的乌代德空军基地飞往阿富汗。但是,长途飞行需要空中加油,且成本高昂,同时也限制了在阿富汗上空飞行的时间,以致美军无法对阿富汗内陆地区形成充分的覆盖。

不仅如此,无人机反恐还有可能造成误伤。美国军方上周承认犯下“悲剧性错误”:8月29日在喀布尔发动的一次无人机空中打击行动,原本是为保护美军和撤离人员在机场免受恐怖袭击威胁,结果却错杀了10名平民。

总之,在路透社看来,在当地无驻军的情况下,美军有多少能力来监测和阻止恐怖袭击阴谋,尚不清楚。

在此背景下,美国希望在中亚地区建立军事存在,与阿富汗周边邻国(如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或塔吉克斯坦)⭐达成基地租用、飞越领空、情报共享等方面的协议,以支持美国在阿富汗开展反恐行动。

早在拜登今年4月宣布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时,美方就已释放这一意愿。目前,美国军方正受到国会的压力,被要求强化反恐战略,以应对美军撤出、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引发的风险。

但是,美方谋求借力中亚开展反恐行动却遭俄罗斯抵制,后者一直反对美军在中亚建立军事存在。

俄罗斯副外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今年7月曾警告美国,在阿富汗邻国部署任何美军都是“不可接受的”。他还说,俄罗斯与中亚国家进行了“坦率的对话”,并警告后者不要让美军进入其境内。

事实上,美国与中亚国家一度有过良好的军事合作,但是由于俄罗斯施加影响等种种因素,最后被迫解除基地租约。

比如,在阿富汗战争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都将吉尔吉斯斯坦的马纳斯空军基地作为中转中心,美军可通过该基地进出战区。然而,在俄罗斯及其盟国的压力下,吉尔吉斯斯坦在2014年强令美军撤出马纳斯基地。

在阿战爆发后的最初数年里,美国也租用了乌兹别克斯坦的卡什·哈纳巴德空军基地。但由于2005年乌美关系紧张,乌兹别克斯坦同年下令关闭该基地。今年5月,乌国防部重申,根据该国宪法和军事法令,不允许境内有外国驻军。

舆论认为,在此次赫尔辛基会谈中,米利或向格拉西莫夫提及美国或其盟国有意在中亚地区建立军事存在以便在阿富汗进行反恐一事,希望俄方能松动立场。

美联社称,尚不清楚美俄是否有可能就这一问题进行谈判,至少从目前来看,并无迹象显示取得任何进展。不过,俄罗斯官员也表示担心阿富汗塔利班重新掌权可能会破坏中亚稳定,以及“伊斯兰国”可能对地区安全构成越来越大的威胁。

路透社指出,在美军撤离、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后,美俄都在适应新的形势,两国将如何在阿富汗采取下一步行动有待观察。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本文作者:廖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military/658892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