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维维,何以沦落至此?❓❓

小青爱吃草2021-09-18  132

位于西藏阿里地区的普兰县,有一座神山冈仁波齐。

它形似金字塔,四壁非常对称,山顶经常是白云缭绕,终年的积雪让它的顶峰在阳光下闪耀着奇异的光芒,被人们看作是福气的象征。

2016年9月1日,就在这个“世界中心”的神山,飘起一面藏族旗帜,上面写着:Dearest维维,Marryme!❗️❗️

寒意凛凛的雪山之巅,浪漫蔓延开来。

男友陈亦飞为谭维维戴上求婚的钻戒,世间最美好的爱情也不过如此吧。

网络上公开的照片里,谭维维趴在陈亦飞怀里哭得眼睛都红了。

这些年发生了太多事。

幸好身边陪伴的人一直未变。

当年《谭某某》✨中骄傲的宣泄,渐渐化为用柔情包裹起的倔强。

她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她是父亲的女儿,保留着任性和自由

1982年,谭维维出生在四川自贡的普通家庭,从小就喜欢跟着男孩“上房揭瓦”,没什么心思学习。

有一回考完试,院子里的孩子们都拿着成绩单找自己的父母要奖励。

谭维维则看着手里38分的数学卷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父亲发现了她的不好意思,将她抱在怀里说:“没事儿,你看这个倒过来就是83分了。”

很多很多年后,谭维维想起来还会眼眶泛泪。

“我真的很幸福。”

这句简单的鼓励给她的心里埋下了自由的种子,让她在后来的日子里一直能勇敢地面对自己。

父亲最大的爱好就是唱歌,什么扬琴啊、圆号啊、二胡啊之类的乐器都会,最爱杨钰莹和宋祖英。

这样的音乐天赋也遗传到了谭维维身上。

按理说一般家长都挺喜欢小孩会个唱歌跳舞,好在亲戚朋友聚会的唱歌表演个节目赢来一阵夸赞的。

谭维维的父亲却没少怼她。

又是嫌她唱得不好啦,又是嫌她不够漂亮的。

如果说生活上父亲对谭维维是“放养式”,那么对于音乐绝对是“打压式”的。

其实父亲是珍惜她的天赋,不希望她在众人的夸赞中飘飘然,成了“伤仲永”。

14岁那年,谭维维偶然在电视里听到《青藏高原》✨,一下子就惊呆了。

“我现在想起来的肯定不是什么热泪盈眶的感受,就是麻,全身发麻。”

然后她径直跑到音像店买了盘磁带,每天放学回家后就躲在被窝里听一宿。

那就是她心里的天籁之声。

终于有一天谭维维感觉自己听得差不多了,便跟专业老师说想要唱这首歌。

老师顿了一下,委婉地说:

“维维,你是没有高音的呀,Mi你都唱不上去,这首歌都到G了,甚至最后那个音都跑到HighC了。”

她不管那些。

她喜欢就要试试看。

老师没办法,只能先给她降一个调,可待她一开口,俩人都傻了。

谭维维清透有力的嗓音实在太惊艳。

打那以后,谭维维就踏上了唱藏歌的路,虽然没有去过西藏,但她天赋过人,总能将听者带到那片广袤的天地。

也正是这首“硬抢”来的《青藏高原》✨,让她如愿考上了大学。

“我总说,如果我有一天说梦话的时候在唱歌,那一定是首藏歌。”

可惜就在她拿到全省中小学生艺术节金奖、被保送四川音乐学院的消息传来的那个大年三十,父亲去世了。

其实早在她6岁的时候父亲就已查出患有肝硬化,在长期的医治中身体一直维持地不错。

只是后来父亲为了给谭维维赚学费,不顾健康去跑运输,每天晚上拉着一车铝块在往返成都的路上,原本120斤的体重,累到只剩90斤。

没多久便一病不起。

“至少在父亲去世之前,我是非常幸福的。”

谭维维偶尔在节目中提起父亲,永远是满心尊重与怀念。

“如果能让父亲多活一些时间,我甘愿留在那小镇。”

谭维维和父母

10年后为了纪念父亲,谭维维写下《离去之前叫醒我》✨,从她跟着父亲跑运输讲到父亲去世。

如果生命注定要孤独地离去

在离去之前叫醒我

如果我们注定要悲伤地离去

在离去之前叫醒我

如果离别注定悲伤。

那么这些教我们一夜长大事,总会伴着伤痛,给我们勇气。

她是母亲的丈夫,面对着梦想和生活

父亲离世后,谭维维撑起了整个家。

“我小时候活得比较混,是被命运推着走的人。但父亲去世的那个当下,突然之间我就变成了他。”

对家庭的责任、对母亲的责任,全都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谭维维和母亲

她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成了母亲的丈夫。

再也不能做个任性的少女了。

因为她的身后从此空无一人。

16岁,谭维维考上四川音乐学院民族声乐系,师从兰卡卓玛副教授。

在校期间,她努力精进着自己的专业素养,拿到五省市电视歌手大奖赛金奖。

不仅为2003年版《天空八部》✨演唱了插曲《我真我爱》✨,还在酒吧驻唱期间受到了金牌制作人涂惠源的赏识。

2002年,谭维维在成都举办“个人独唱音乐会”,并获得全国歌手大奖赛优秀奖,并主演了电视剧《保卫爱情》✨。

毕业后的她发展就更顺利了。

先是推出现代民族美声音乐专辑《高原之心》✨、斩获法国唱片展世界音乐大奖。

随后前往维也纳金色大厅参加了中国新春音乐会,一曲《青藏高原》✨震撼全场。

如此闪闪发光的履历,也难怪她在后来参加比赛的时候心气那么高。

2006年,很多人是从这里开始认识谭维维的。

那年的青歌赛她质疑评委评分过低一赌气干脆退出了比赛,回到成都后便遇见《超女》✨的海选。

妹妹提醒她,要她去试试看。

她不屑一顾地回答:“难道你是让我去当评委吗?❓❓”

即便最后参加了《超级女声》✨的比赛,她也仍然没有完全摆平自己的心态。

拿到成都唱区冠军对她来说算是意料之中。

用网友当年的评价就是,谭维维的唱功那就是“Boss级别”的存在,更是总冠军的有力争夺者。

但最终命运还是跟她开了个玩笑。

科班出身的谭维维在总决赛败给了尚雯婕,屈居亚军。

即便如此,在外人看来“超女亚军”的头衔也足够让谭维维的演艺事业稳步发展,她只能将不满意藏在心里。

比赛告一段落,谭维维更忙了。

每天都要参加各种经纪公司安排的商演和走穴,有时候一天要跑好几个地方,睡眠都成了奢侈。

不仅连发了两张个人专辑《耳界》✨和《传说》✨,还在北京举办了首唱个人演唱会,成为中国登山队音乐形象大使。

“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配合制作人唱歌的机器。”

谭维维陷入商业的漩涡中,几乎没有独处的时间。

她甚至一度有想开车冲向悬崖的冲动,只能以低价出演音乐剧作为精神支柱。

什么初心、什么梦想,都愈来愈远。

她找不到自己了。

2007年,谭维维在首体看了一场崔健的演唱会。

“说实话,我们不是一个年代的人,那时候我对他的音乐只是知道,谈不上了解。但我一走进首体,真的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原来音乐是可以穿过岁月给人带去力量的。

原来这就是摇滚啊。

这次经历让迷茫期的谭维维开始重新审视自己。

命运的转机也悄然而至。

她是自己的爱人,拥抱着可爱的生活

2010年,谭维维在高晓松的帮助下准备第四张个人音乐专辑。

那会儿的她沉浸在萨顶顶的《万物生》✨中,感受着灵魂的洗礼,希望自己也能做这样的音乐。

“我也要做世界音乐,我要唱空灵的声音。”

谭维维这么说的时候,就像儿时倔强地要唱《青藏高原》✨一样。

但高晓松并不是当年的专业老师,他并没有答应她,而是打发她去拍不同的城市,并为每张照片取个名字。

一段时间后高晓松收到反馈。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651064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