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崇阳丨塘桥

小青爱吃草2021-08-05  123

长工桥

塘桥原叫长工桥。华陂堰相传为唐时华公所筑,古时华陂为一泽国,华陂堰建成后,流分三圳,圳分田十堨,平原入望,沟洫井列,志载:疑为天城。在华陂畈的圳堨上,数桥飞架,以利往来。老一辈人还记得,昔时华陂畈古桥到处都是,有名气的如状元桥三眼桥长工桥等,三眼桥,长工桥是塘桥村二座最有名的桥,均为石墩拱桥,三眼桥有三个眼,长工桥仅一眼。

长工桥建在村子里,据说当年有一长工,拿出毕生打长工的钱而修建,乡民记此,命名为长工桥。石脚,石拱,石板,石栏杆,圳水从桥下悠悠流过,桥上车来人往,岁月匆匆,世人可以忘却繁华或艰难,却记住了大善。

沧海桑田,长工桥屡毁屡建,如生命生生不息。今日的长工桥面为水泥板,已没有栏杆,但古石桥墩仍存,沿宽阔的台阶下去,依稀可以辨认光溜溜的青石,顽强的结在水圳的两岸。

不远处田野油菜花黄,双燕斜飞,水圳两岸弱柳扶风,秀竹摇曳。小桥东西两头有两棵大柳树,小庙蹲在东面的古柳树下,沧桑而神秘。那古柳树枝干粗壮,树皮黑色斑剥,经春风一吹,万千垂下绿丝绦,那平凡的小桥,浅浅的流水,顿时便平添七分妩媚三分古意了。

孟华中学

金华衮(1894~1922)⭐,号愚清,塘口北山金家人,参加辛亥革命。1916年,任鄂南护国军司令。1917年,护法运动兴起。金与田桐、蔡济民、吴兆麟等密商起兵策应,在武穴失利。金回鄂南,邀集周孟阳、刘元瑞等人密谋大计,并毁家纾难,募义勇,筹枪械。不久,为湘鄂边防游击司令,屡战屡胜,声威大振。护法军败,金屯湘东,常游击湘鄂边境,使张敬尧疲于奔命。民国9年,孙中山委其为汉口特派员,10年,赴湘率旧部部回卾,驱逼卾督王占之,任湖北自治军第二挺进军督带官,率部在通城,崇阳,蒲圻一带激战数日,大败王军。11年,桂军沈鸿荣倒戈附吴,金突围后,潜隐各地,与居正商讨革命。吴佩孚以重金收买上海侦探长杨玉堂,将金绑架,解送武昌。上海国民党人孙伯兰,章太炎、居正、田桐等致电鄂督萧耀南,请予释放。孙中山闻讯,不胜愤叹:前江苏惨杀韩恢,今湖北又逮华衮,革命党人危矣!❗️❗️是年,萧不顾公议,将金枪杀于武昌督署内。

周孟阳(1888~1922)⭐,号志堂,石城花园村人。早年留学日本,加入同盟会。1916年,与金华衮密谋举义倒袁,在北山岭以开煤矿为掩护,招募志士组成鄂南护国军。护法运动兴起,周任湘鄂边游击副司令。第一次北伐失败,周回崇,欲往大源会廖宗送,联络庞德重组队伍,被五区团总沈特特荃袭捕,周宁死不屈,杀人魔王沈特荃割断其脚筋,用竹签插入其肛门,将其活活折磨而死。

1948年,陆军退役少将黄骥,为纪念金华衮、周孟阳,筹集资金创办孟华中学,校址初设台麓乡长堑下黄氏宗祠,1949年,迁华陂静严寺。

世上从来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黄帝。静严寺始建于何时,史书上没有记载,但听华陂人老辈人讲,旧时规模宏大,亭台楼阁参差,宝相庄严,焚呗呐音绕寺,香火不绝。38年,日军侵崇,大殿毁于战火,亭台也随之坍颓。落后就要挨打。虽然我佛慈悲,但大慈大悲的佛却渡不了华陂的劫难,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华陂才重见天日。1949年,孟华中学迁静严寺后,一度沉静的静严寺再兴,上课的铃声代替馨音,书声代替经声,四周围墙,占地面积50来亩的孟华中学,当年收录学生137人,后来改为华陂小学,如今尚有古风。三层的大教学楼在其东,操场正中,有一棵硕大的紫薇树,占地亩许,据说有三百多年树龄,每当金风一次,紫薇盛开,细碎的紫色的无数小花燃爆整棵大树,也燃爆华陂小学。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惟花期3个月的紫薇仙子打破了这一自然界的常规,金秋时节,美成一道最亮丽的风景,成为该校学子的骄傲和一辈子走不出的乡愁。操场的西边,有孟华中学简介,高高的土黄色的台子上,如一卷石书展开,厚重,真诚,笃学,敏思,精进,凝固着那段风云激荡的历史,结集着振兴中华的百年梦想,每一个走进校园的人,莫不驻脚于此,思索来路,珍惜现下,展望未来。

二株古松树挺拔在教学楼背面的小院内,水桶粗,枝干苍劲古拔,四季常青,是学校的另一道景致。地耸苍龙势抱云,天教青苍众材分。孤标百尺雪中见,长啸一声风里闻。日起日落,这百年苍松与梓梓学子朝夕为伴,傲霜凌雪,几十年来,不知是爽爽松风喂浓了书香,还是朗朗书声薰醉了松风。

那是1951年

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那是1951年”,老人说。美国的飞机大炮打过朝鲜,打到了我国的鸭绿江边,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受到严重威胁。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把反动派打回去。那年那月,刚刚解放不久,正在建设社会主义的崇阳,保家卫国,开展了轰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捐款捐物,送子弟兵上前线,象全国人民一样,同仇敌忾,抗击外来侵略者。

抗美援朝战士

那年3月,人武部来到孟华中学招兵,挑选优秀青年参加抗美援朝。“我去。”“我去!❗️❗️”学生们纷纷报名,这其中有个叫甘送奇的学生,16岁,坚决要求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狠狠打击侵略者!❗️❗️被批准入武。

只是甘送奇的家庭实在特殊:甘家一大家才一个独子啊。但最终甘送奇顺利入伍。经历过百年战乱的华陂人虽然知道战争的残酷,更懂保家卫国的重要性。同年甘送奇成为15军135团3营机枪班的一名战士,三年后,成为00六五班的班长。

没有国,哪有家!❗️❗️如今,硝烟散去,经历过战火洗礼的老人已80多岁,儿孙满堂,在塘桥村安度幸福的晚年。只是谈起当年的父母怎么舍得送他这个独生子上战场时,老人突然眼眶濡湿,眼前似乎幻化出他的早已过世的母亲:转业回来后,听说母亲思念儿子,整日以泪洗面。不过,老人转而又说:毛岸英都上战场了,我算什么呢。参加抗美援朝,是他这辈子也是他一大家子最值得骄傲的事。

多好的战士,多好的人民啊,难怪谈判桌上的美国佬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跟错误的对手,打的一场错误的战争。

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这是我强大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一一那天,离开参加抗美援朝老战士的家,来到偌大的华陂大畈上,我突然想高歌一曲《我的祖国》✨。

长工桥上的笑声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military/574517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