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霓关》✨的丫环:“该是个陪嫁娘,而不是妾”

小青爱吃草2021-08-02  140

《虹霓关》✨的丫环,有人说不是丫环,是乳娘,丫环确然不是,因为老路货演法,这个角色归青衫子应行,完全青衫子扮相,不过罩一件背心,系一条白的素腰巾,表示她的身份。照这个扮相断上去,最低限度,不是一个丫环,乳娘也未见得是,因为辛文礼既没有儿子,东方氏又没有遗腹,绝对没有乳娘的需要。

有人说,许是辛文礼或东方氏的乳娘,这个理由,固然比楞说是丫环通得多,可惜人们忘了《黄金台》✨《八大锤》✨里乳娘的年纪,所以也不能够成立。

《虹霓关》✨梅兰芳饰王伯当 尚小云饰东方氏 程砚秋饰丫环

据彭艺员春珊对记者说,该是个陪嫁娘。陪嫁娘可以收房,南边人一笔抹煞,叫妾,北边人须夫家方面的丫环收房,才叫妾,陪嫁娘不收房。固然是个陪嫁丫环,收了房,丫环是合用处女的名称,另有一个合用名称,叫陪嫁娘,再叫得通俗些,就是房里人。

章遏云之二本《虹霓关》✨

至于断定她这个角色是陪嫁娘,不是妾,当然有所根据。

一来老演法,青衫子与花旦一样,大顶上也须戴白纸条儿,倘然没有经过收放的明路,如何可以戴与夫人一样重的孝,婢女佣妇,确然也有给主人服素的,可是绝没有服得像主妇的啊。

二来力主杀死王伯党,替老爷报仇,虽然婢女佣妇自应同仇,却似乎同仇得有些特殊。须知特殊同仇,是有一种作用隐使如此的。什么作用?❓❓除掉爱情,还有什么。怎样会与老爷有爱情?❓❓除掉正式成立夫妾关系,还有什么别的来由,而并且假使不站在妾的立场上,无端那样皇帝不急,急煞太监,东方氏早翻了,怎肯害羞带愧,只以“你休管我的闲事”一句了之呢?❓❓

三来究竟与夫人多了一层未出阁前的主婢关系,假使是辛文礼方面的丫环收的房,照起先那样灭此朝食的激烈态度,一见夫人无耻,纵然夙惮夫人的淫威,不敢面斥手刃,但是一般老将既然心怀故主,尽可以拂袖而去,拿出姨太太身份,号召他们主持正义,讨淫妇,诛仇人,何由“呀”的一声,态度顿变,到底与淫妇同化了呢?❓❓

这是彭艺员的至理名言,愿与戏迷同志一齐俯首。

《虹霓关》✨梅兰芳饰丫环 姜妙香饰王伯当 诸如香饰东方氏

花旦的跷,是直的,完全以脚趾头点跷而行,梆子班管直跷叫西跷。武旦的跷,比较坦到相当程度,以便当跟斗落地时,可以脚跟着地,一着地,脚背一绷,便与花旦站得一样了,因此花旦的跷又叫硬跷,武旦的跷也叫软跷。至于冯子和发明的一种面大底平的跷,因为欠美观而显不出功夫,只有周凤文、赵文连、小桂枝、汤双凤、赵竹卿几个人学过,没有行时。

(1932年4月13日《罗宾汉》✨)⭐

✅️- 历史推荐 -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570798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