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快评丨苏宁易主尚能饭否?❓❓

小青爱吃草2021-07-14  395

封面新闻记者  孟梅

7月12日晚间,苏宁易购发布董事会会议决议公告,审议通过黄明端先生、冼汉迪先生、曹群女士、张康阳先生为公司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任职期限自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本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时止。与此同时,公告中也透露,董事张近东先生于2021年7月12日向董事会提出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任职以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

从1990年在南京宁海路一家200平米的小店创业至今,张近东一直是苏宁的掌舵人,在那些与国美、与京东pk的日日夜夜,张近东也一直跟团队战斗在一线。尽管在给员工的公开信中他说:“如今一批又一批的年轻干部成长、成熟,已经成为企业的中流砥柱,今天我选择了更进一步的放手支持,主动向董事会申请辞去易购董事长职务,只担任名誉董事长。”以这样的方式告别,冷暖自知的同时不免有太多的遗憾。

说起苏宁,不得不说起那个风起云涌、商业奇才备出的90年代。跟张近东同时出山的除却黄光裕之外还有执掌中原亚细亚商城的王遂舟,当年的苏宁与国美两家基本以街道为单位相互制衡,佳哥的“贴身肉搏”是两家商战的最大特色,每到节假日,经常看到两家促销人员隔着马路隔离带心照不宣的散发着促销广告……苏宁的冰箱降价100元,国美的冰箱就降价110元;苏宁的空调促销价1999元,国美的空调促销价就能达到1998元,直到2008年年底黄光裕出事,再到2010年入狱,国美逐渐淡出市场,苏宁成为当时家电市场的最后赢家。

2012年8月15日,在中关村电脑市场起家的京东商城开启了史上的第一轮价格战,矛头直指苏宁。16日下午两点整,北京北辰世纪中心京东办公室,一间会议室的玻璃墙上贴着“打苏宁指挥部”,虽然最后的这场价格战没有分出最终的胜负就草草收场,京东大家电以小博大,最终站稳了脚跟,京东这一战就让消费者意识到线上线下的价格差异,对市场影响深远。由此,也拉开了京东和苏宁长达数年的“战争”。

2015年8月12日,阿里巴巴宣布投资约283亿元参与苏宁云商非公开发行,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9.99%,成为苏宁云商的第二大股东。阿里入股苏宁后,苏宁全国1600多门店与阿里线上体系全面打通。从阿里方面来看,它投资苏宁是为了摆出阵势狙击京东,线下系统的资源是有限的,谁抢住谁将有优势,对阿里来说是战略投资;对于苏宁来说,虽然是线下的商业巨头,但始终没有互联网基因,做得再好想象空间小,利润薄,所以市值一直上不去。更关键的是,未来的战争都是互联网的战争,苏宁有着京东这样的对手,一直被压制,没有颠覆性的技术优势,颠覆性的模式优势,很难转身。二者优势互补,显然能压制京东一头。

2105年12月,苏宁在25周年战略发布会上公布了其在创业、电竞、文娱、体育、公益五大领域的布局,除却计划在五年内在苏宁自主物业建设超过200家的自由品牌影院之外,苏宁还将参与到影视内容研发、制作、投资等环节;体育方面苏宁将以江苏足球为核心打造互联网+体育生态圈,手握国米和江苏队两只球队和西甲、英超、德甲、中超、亚冠等核心版权。按照苏宁的构想,电竞、体育、电影院都是年轻一代接触最多,苏宁体育、苏宁大文娱未来都是苏宁的“造金池”,加上阿里大文娱在业务上的加持,苏宁在此的布局看上去完美且未来可期。

但,尽管如此,从2014年起至今,苏宁易购主营业务就没实现盈利。

2014年到2019年的年报显示,苏宁易购分别净利8.67亿元、8.73亿元、7.04亿元、42.13亿元、133.28亿元和98.43亿元,看上去很美。

苏宁2014~2019年的扣非净利润均为负,分别为:-12.52亿,-14.65亿,-11.08亿,-0.88亿,-3.59亿,-57.11亿。

在苏宁易购这里,除了连续亏损外,经营性现金流也从2017年开始转负,并且流出额持续扩大。根据财报,2017年~2019年,苏宁易购的经营活动分别净流出66亿、139亿和178.65亿,2020年前三季度的净流出额也有24亿元。

2014年,苏宁卖了11家门店,实现营业外收入23.81亿。接盘的是母公司苏宁集团,苏宁易购租回来继续经营。

2015年,苏宁卖掉14家门店,实现营业外收入13.88亿,还是租回来继续经营。

转让PPTV股权:苏宁云商境外子公司Great Universe Limited持有的PPTV公司68.08%的股权全部转让于苏宁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境外子公司,苏宁云商获得转让价款人民币25.88万元的等值美元。苏宁云商方面表示,以实际交割日2015年12月30日计算,该交易预计增加公司净利润约13.51亿元。

2016年,卖掉6家仓储供应链,实现营业外收入5.1亿;卖掉北京京朝子公司,实现13亿投资收益。

2017年,卖阿里巴巴股票,投资收益41亿。

2018年,卖阿里巴巴股票,投资收益113亿。

2019年,卖了苏宁金服的股权,实现投资收益190多亿。

…………

2021年,卖光了阿里的股票,在溢价卖掉资产让关联方接盘后,苏宁没什么能卖的家底了,现金流彻底断裂。

回顾来看,苏宁易购集团副董事长孙为民向记者总结道:“苏宁在去年年底开始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一件事,企业的流动性出现了困难。很多事情并不是偶然的,是很多事情的表征、表象,也有特定历史时期的现实因素的叠加。”这其中有互联网转型的问题、有疫情的突袭、也有投资的影响,苏宁当下面对的危机看上去像是外部危机,实际上是内外问题的一种集中式爆发,更重要的是,苏宁不要浪费这次危机,可以以此作为革新契机。

从公告来看,除了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提名两位非独立董事外,此前极为低调的淘宝,此次也迎来大动作。公告显示,董事杨光提出辞去董事职务,同时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提名黄明端作为公司非独立董事候选人。

公告显示,黄明端来自中国台湾,1955年出生的他,曾任润泰全球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负责制订及执行其整体策略及监督其业务营运。曾任大润发流通的总经理。2011年4月28日至2018年1月30日期间担任高鑫零售有限公司董事,2019年5月17日至2021年5月10日期间担任高鑫零售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2020年10月17日至今获委任为高鑫零售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现任高鑫零售有限公司非执行董事。公告显示,黄明端与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公司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关联关系,未持有公司股份。

值得关注的是,苏宁易购披露的公告同时显示,黄明端被提名担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此前这一职务由董事长张近东兼任,这是否意味着黄明端可能发挥更大作用,近期也将揭晓答案。

此外,张近东还提名其子张康阳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1991年出生的张康阳,因其担任意大利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主席而被人熟知。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finance/546965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