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体制3.0:建立企业家社会!❗️❗️基石资本张维最新演讲来了!❗️❗️

小青爱吃草2021-06-13  210

✅️来源:华夏基石e洞察

✅️文/张维,华夏基石领衔专家,基石资本董事长

本文根据基石资本创新之道——国家与企业的未来2021中国企业家峰会张维《创新之道——国家和企业的未来》✨主题演讲整理

改革开放四十年成功的核心因素究竟是什么?❓❓如果我们真正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不会为一时一事的国内政策波动以及中美局势变化而担忧!❗️❗️

前苏联给科学家发黄油和勋章,我们给科学家发上市公司,我们就一定能走出来吗?❓❓

中国半导体产业被美国“卡脖子”,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问题。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费市场,但纯本土企业仅提供了其中的5.9%。近30年在芯片全球产业链中的占比,美国大概是50%左右,中国现在大概有5%,也就是10倍的差距,背后相差了十几年。

半导体问题得到了政府的空前重视,我们也正以举国之力寻求赶超。那么,举国体制能否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能,又该如何解决?❓❓

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下一个发展阶段,举国2.0还能发挥同等的作用吗?❓❓它能让中国成为新的世界第一吗?❓❓

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政府和基石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2021中国企业家峰会”上,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以《创新之道——国家和企业的未来》✨为题,分享了他对创新和举国体制的思考。

张维总结了中国“举国体制2.0”版本的成功经验,指出重商主义与儒家文化的核聚变是中国经济繁荣的根源。对于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张维结合海内外发展经验,提出了以民营企业为主体,尊重企业家精神,国家提供政策和资金支持,由民营资本孵化的路径。

张维表示,中国要从追赶者成为引领者,成为世界第一,需要建立良好的法治体系和产权机制,最大限度地调动全社会的能动性,激发企业家精神,创造一个“举国体制的3.0版本”。✅️举国体制的3.0版本下,经济上应以市场和资本为基础,政治上应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要通过建立良好的产权机制,保护企业家精神,从而更好地支持民营经济

以下是张维演讲实录:

01

✅️“儒家文化+重商主义”是中国40年经济繁荣的源泉

✅️1、民营经济崛起是中国改开40年的巨大成就

前不久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20年的统计公报,我们看到了很多振奋人心的数字,比如GDP首次突破100万亿,比如彻底消除了绝对贫困。1978年我们有7.7亿贫困人口,在短短42年的时间内,实现了如此大规模的脱贫,达到相对富裕,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壮举。

我们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这代人,感受最深,我们经历过贫困,也见证了波澜壮阔的社会变迁。

回首过去四十年,在一路的争议中,中国艰难却无比坚定地前行,在不知不觉中,“轻舟已过万重山”。

在这一伟大的历史进程中,中国的民营企业真正崛起了。截至2020年12月31日,A股共有132家千亿市值的企业,其中非国有企业56家,占比42%。而仅仅在两年前,只有12家民营企业上榜,占比20%。

这充分体现了中国经济的迭代与升级。国有的千亿市值公司主要来自传统或者垄断性行业,包括银行、“两桶油”和“两瓶酒”。而千亿市值的民营企业,大多来自新经济领域,比如腾讯、阿里和宁德时代。批量的千亿市值民营企业的出现,预示着中国新经济正蓬勃发展。

民营企业也在更新换代,2000年左右,我们想投资却基本看不到什么高科技企业。当时,大部分医药企业‍‍连做专利到期的仿制药的意愿都没有,大部分信息技术企业也只是所谓的系统集成商。但我们的迭代速度非常快,到现在,中国经济结构已发生巨大变化,市值前十的民营企业里出现了宁德时代这样科技含量很高的企业、美的电器这样‍‍中国家电制造业的最优秀代表,还有中国最大的医药企业恒瑞、中国最大的医疗设备企业迈瑞医疗等等,它们都是中国新经济的杰出代表。‍‍企业的市值也出现了巨大的提升,以前不到100亿市值就能问鼎前10,现在差不多要4000亿才行。

中国经济已进入水深鱼大的阶段,成熟产业的不断整合与新兴产业的狂飙突进交相辉映。现在,中国成熟产业的整合暂时告一段落,而新兴产业正在孕育巨大的机会,智慧驾驶、太阳能、半导体、创新药、军工、航空航天、新消费等领域的优质企业层出不穷,未来必将涌现出更多千亿市值企业。‍‍

✅️2✅️、中国经济繁荣真正的决定性因素是什么?❓❓

中国经济何以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华盛顿共识”强调完全开放自由的市场经济,但在这个“共识”下,很多拉美国家都没能发展起来。华盛顿共识逐渐走向失败,又有学者提出了与此相对的“北京共识”,但北京自己也并不认为这就是北京共识。

大部分解释,都是通过后视镜看过去,都是有失偏颇的。这么多年来我阅读了‍‍无数书藉,也跟无数经济学家探讨和交流过,我觉得真正把中国讲清楚了的是英国人科斯。他写了一本书叫《变革中国:市场经济的中国之路》✨,他提出,中国经济改革事实上是一种二元并行的状态,一元是由官方领导和发起的改革,另一元则是由底层民众自发形成的改革,即“边缘革命”,承包制、乡镇企业、个体户和经济特区是中国市场经济转型中四个最重要的“边缘力量”。政府主导的改革释放了政策红利和改革红利,起到了推动作用,而边缘革命则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边缘力量发动的边缘革命,将私营企业重新带回到经济体制中,为日后的市场化转型铺平了道路,带领中国逐渐步入了现代市场经济。

✅️科斯始终看到有两个手在起作用,政府的手和市场的手,而且,市场的那只手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英)⭐罗纳德·哈里·科斯,王宁,《变革中国:市场经济的中国之路》✨

从千亿市值企业的变迁,我们也可以看到,榜单上的国有企业变化不大,但民营企业却完成了巨大的规模和结构升级,中国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解决了中国经济运行效率、税收、就业和GDP等问题。

✅️不走寻常路的中国,闯出了一片新天地。

那么,中国经济繁荣的决定性因素何在?❓❓

如果没有外来势力的压迫、没有‍‍西方工业革命的冲击,中国会不会自己演绎出工业革命来?❓❓大部分研究中国经济的学者都认为是不可能的。这就是著名的李约瑟之问:为何近现代科技与工业文明没有诞生在当时科技与经济最发达繁荣的中国?❓❓

西方工业文明的发展由它的文化、历史、权力格局、宗教形态等多线索共同演绎,有机缘巧合的因素。‍‍中国如果没有遭遇西方文明的冲击,大概率仍会进入历史的兴衰交替,即黄炎培所谓“历史周期律”的循环,而不会有本质的进步。中国几千年历史,一直是重农抑商,直至被工业文明捶醒,危机与救亡启动了工业化和重商主义(本文所称“重商主义”广义上指市场经济)⭐。中国痛苦地摸索了100多年,终于在‍‍40年前找到了恢复私营工商业、重视市场的道路。

简单来讲,‍‍政府部门直到现在,还是高度关注GDP的,老百姓则想发家致富,所以,✅️我们体制大门只需要打开一条小小的缝,中国老百姓与生俱来的聪明、勤奋、奋不顾身,叠加穷怕了的物质主义和实用主义,就能创造一个新天地,重商主义与儒家文化两个因素的核聚变,是中国跟很多国家真正不一样的地方。

儒家文化里的勤奋、节俭,实用主义、物质主义,强调家国情怀和集体主义,‍‍是支撑中国和整个东亚文明崛起的真正与众不同的底层文化和价值观。✅️中国的儒家文化源远流长,只要重商主义不变,中国的发展就不会停滞,不会受✅️美国对中国科技封锁的影响,也不受一时一事政策的影响。“重商主义×儒家文化”形成的核反应,会在未来几十年继续带领中国经济不断向上突破。

02

✅️中国半导体产业如何赶超美国?❓❓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finance/484947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