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淹没的村庄:三道防线难抵洪水 急需水泵排水

小青爱吃草2021-10-14  51

被淹没的村庄:三道防线难抵洪水受汾河40年来最大洪峰过境影响,山西西南部的稷山县稷峰镇荆平村连续5日处于洪水淹没中。

10月12日,荆平村委会主任鲍华安称,为抵御洪水,村里曾组织村民连设三道防线,最终还是难抵洪水涌入,“家还是淹了。”当时他就站在村子外面,洪水进村时,他心里一直重复着,“守不住了”。

荆平村2000多名村民在10月8日全部转移安置,部分村民被安置到附近的村庄里。鲍华安提到,当地政府为受灾村民解决吃住问题,在发出求助消息后,他们还陆续收到了来自外界的物资捐赠。

12日,荆平村西部的洪水仍没有退去。

村子里急需水泵排水,鲍华安说,他希望洪水退去后,村民能尽快回村,尽快进行灾后重建。

10月10日,荆平村依然淹没在洪水中。新京报记者张建斌摄

✅️连设三道防线,“家还是淹了”

“我们这里从没有发过这么大的水。”10月12日,荆平村委会主任鲍华安回忆说。

荆平村属于山西省稷山县稷峰镇,位于汾河谷地108国道和省道交汇的汾河南岸,全村有356户,共2518多名村民。据公开资料,全村耕地面积3980亩,葡萄面积3160亩。

鲍华安说,由于持续暴雨,今年的洪水流量特别大,洪峰过境时水涨得特别快,从10月5日开始,他就安排村干部分为“白天”和“夜晚”两个组,轮流在村西边的堤坝上观察洪水流量和涨水情况。

“水涨得太快了,比如你插个棍子做个标记,几分钟就能被淹没。我们隔壁村有个河坝比较小,当时水已经和坝面齐平了。”鲍华安提到,荆平村西边的堤坝相对较高,但因为有水不断从坝体渗出,7日,他们组织几百名村民用装满土和水泥的袋子堵住坝体渗水的地方。

“女的撑开袋子,男的装土填补,还有挖掘机作业,马上就把坝体的问题给解决了。”鲍华安说。

10月7日,洪水漫过了隔壁村的堤坝,向荆平村蔓延。

鲍华安回忆,村里立即组织人员设立第二道防线。这道防线位于村子通向村外的一条老运稷路,他组织村里的年轻人提前把路上的涵洞全部堵好,并拉响警报,通知年龄大的村民带上东西提前撤离。

“不到两个小时,洪水就和运稷路齐平了,我们预估洪水水量大,就在广播上通知大家收拾东西,年纪大的先撤离,年轻的到河坝上,村干部拿着报警器满村子转,叫大家往高处转移。”鲍华安说道。

第一道防线已经挡不住了,鲍华安害怕第二道防线还是守不住,开始着手在村口布置第三道防线。

“我们用挖掘机在村口堆放沙袋,但是没能堆起来,车放下来一批水泥沙土,水就冲走一批。”

8日凌晨,洪水没过了第三道防线,漫入村庄,水最深处达到3米左右,房屋泡在了洪水里。

回忆当时,鲍华安眼睛有些红肿。“当时我就站在村子外面,守不住的时候真的是掉泪了,当时蹲在那个地方我都站不起来了,真是站不起来了。”他哽咽道。

10月10日,荆平村依然淹没在洪水中。新京报记者张建斌摄

✅️村民全数转移,“人在,家就在”

8日下午,荆平村2000多名村民已全部转移安置,部分村民被安置到附近的村庄里。

村民马义龙常会到高处看看被洪水浸泡的家。

7日晚至8日凌晨,马义龙因为在运稷路参与设防抗洪未能回家。马义龙回忆,7日晚10点多,洪水漫进了老运稷路,且不断从西边漫进村子,村里有一辆挖掘机和三辆车一直在前方拉土堵路。

“后来又加入了六辆车,还是堵不住,堵一车土,就被洪水冲不见了。还有两车水泥,卸下来也不见了。水泥是整袋整袋的拉,从车上搬下来就在路边堵着,但都被水冲走了。”马义龙说。

直到8日凌晨,村里循环播放着广播,让老人先行转移到高处。设置防线的公路离他家只有500米的距离,他没顾上送父母撤离,也没来得及转移家中物品。

“我弟弟带我父母撤离,广播和警报一晚上没有停。直到实在守不住了,年轻人都从运稷路抗洪防线上回来,回家翻东西准备撤离。8日上午9点多,我们走的时候,水已经比路边护栏高出20多厘米。”马义龙说。

马义龙家共有三间房子,全部被洪水淹没。

如今从高处俯瞰村子,能明显看到一处蓝色的瓦房,那是马义龙经营的饭店,也是村里唯一的饭店,“饭店里一样东西都没拿出来,”马义龙停顿一会儿,惆怅道,“家园不好建,况且家里还有老人,现在快到冬天了,他们在哪住呢,冬天没地方住了。”

10日上午,马义龙观察到洪水下降约30厘米,他安慰自己,“还好,人在,家就在。”

10月10日,荆平村依然淹没在洪水中。新京报记者张建斌摄

✅️急需水泵排水,“想让村民尽快回村”

8日开始,荆平村村民开始通过网络向外界发出求助消息。

求救信息称,该村农田全部被淹,房屋被洪水倒灌、水淹;村里大部分房屋被洪水浸泡不能居住,加上天气转冷,急需救助。

求助很快得到回应。鲍华安说,当地政府为受灾村民解决了吃住问题,最近几天,安置点的村民陆续收到来自外界的物资捐赠,“吃饭的问题最起码能解决,捐赠的东西还有棉被、大衣等。”

村里有将近一半的房屋被淹没,但村民损失不只这些,荆平村村支书介绍,葡萄种植是荆平村的主导产业,今年葡萄已收获,全村3000余亩葡萄树浸水,大棚也被洪水损毁,来年每亩地仍需再投入5000余元。

12日,荆平村西部的洪水仍没有退去,村子里急需水泵排水,虽然受灾村民已得到妥善安置,鲍华安仍想洪水退去村民尽快回村,尽快进行灾后重建。

鲍华安表示,让村民一直在外面或者在亲戚家,他心里总感觉不自在,“灾后的我们还是要进行自救,让村民自己开灶,自己能吃上饭,有一个可以安定的地方。”

新京报记者 薄其雨 张建斌 傅应林 袁静伟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news/695390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