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分享:明清古典红木家具用材图鉴!❗️❗️

小青爱吃草2021-07-27  6.8K+

鉴别木材与鉴定其他文物一样,并不容易,同一木材,色泽和纹理时有差异,故于此举例几种较为常见的明清家具木材,意在表现其色泽和纹理的多样。

紫檀

紫檀学名为檀香紫檀,在明清时期是宫廷家具的首选良材。

小叶紫檀生长速度缓慢,需要经过多年才能成材,也被称作是“帝王之木”,价值珍贵,有“寸檀寸金”的美誉,紫檀木性非常稳定,不易变形开裂,非一般木材所能比。

其它名称为大叶紫檀、非洲小叶紫檀、血檀、紫光檀的,都不是紫檀。

黄花梨

黄花梨学名降香黄檀,产于中国海南岛,又称海南黄花梨。

海南黄花梨是红木中的极品,因为它花纹美丽、色泽柔和,有香味,容易进行深颜色和浅颜色的调配,可表现出浅黄、深黄、深褐色,具有加工性能良好,软硬轻重适中,不易变形等特点。

因为黄花梨木的木性极为稳定,不管寒暑都不变形、不开裂、不弯曲,有一定的韧性,能制作各种异形家具。

红木

红木是我国高端、名贵家具用材,最初是指红色的硬木,品种较多,"红木"是江浙及北方流行的名称。

白酸枝

白酸枝学名奥氏黄檀,我国传统家具用材之一。

白酸枝在明代即已作为家具材料而被广泛使用,王世襄先生就曾收藏过一件明代白酸枝夹头榫画案,一木一器制成,纹理、色泽与黄花梨极为接近。

又因纹理 与黄花梨材质极为相似,在当代家具制作中较受欢迎。

花梨木

花梨木是几种木材的统称,在存世的晚清民国家具中,草花梨的家具数量相当可观。

主要包括两种木材,一种是大果紫檀(俗称缅甸花梨)⭐,另一种是印度紫檀(俗称蔷薇木、花梨木)⭐。

楠木

楠木是中国特有的珍贵木材,属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木质细腻,经久耐用,耐腐性能极好,带有特殊的香味,能避免虫蛀。

楠木种类一般有金丝楠木、香楠、水楠这三种。

最具有代表性的是“金丝楠”,金丝楠是楠木中最好的一种。

鸂 鶒 木

鸂鶒木是明清家具用材,清中期至清晚期,老鸡翅木告罄,已经绝迹,现在的人们找到很多纹理状似老鸡翅木的,其实老鸂鶒木和新的鸡翅木虽然外观类似,木性的区别却是很大的。

老鸂鶒木手感滑腻,加工时不起茬,木性优良,耐腐蚀,不容易翘曲走形。

现在的鸡翅木多来于国外,从密度、光滑度和纹理与老鸂鶒木多有不同,新鸡翅木加工时容易起茬,木性要差的多,纹理也没有老鸂鶒木含蓄、温润。

现在的 鸡翅木≠鸂鶒木。

铁力木

这里的铁力木是指用于明清家具制作的“格木”,为 苏木科格木属,和今天大家口中的 藤黄科铁力木属 的“铁力木”不是一种木材。

铁力木(格木)⭐自然资源早已濒临枯竭,1999年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与海黄同级)⭐,现已基本没有自然出产,市面所见少量旧料是拆古建筑所得,十分珍贵。

乌木

乌木本质坚硬,多呈褐黑色、黑红色、黄金色、黄褐色等。

其切面光滑,木纹细腻,打磨得法可达到镜面光亮,有的乌木的木质已胜过紫檀,其永不褪色、不腐朽、不生虫,是制作艺术品、仿古家具的理想之材。

乌木不是阴沉木,现在的乌木多属东南亚及非洲等国家进口,与传统乌木也不一样。

传统乌木原产于我国南方云南、广西、贵州一带,现在已经少见或绝迹。

(以下两个木样为,现在的乌木↓)⭐

榉木

榉木在明清家具传统家具中,使用量极大,据考证,至少宋元两代便有用榉木制作家具。

自明清以来,榉木一直都是民间家具的常用材料,由于木材日渐减少。

1999年,榉木甚至被列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禁止采伐!❗️❗️

因为无原材料可加工,直接导致市场上专门出售国产榉木的店面很少。

然而买过家具的人就知道,榉木这个名字仍然经常被提及。

榉木除了木色、纹理、硬度的优势之外,还拥有承重性能好、抗压性佳等优点,常被用于造船、建筑、桥梁之用。

而在日常生活中,家具、木门、地板、工艺品等,也常常见到榉木的身影。

榉木重、坚固,抗冲击,蒸汽下易于弯曲,可以制作造型,抱钉性能好,为江南特有的木材,纹理清晰,木材质地均匀,色调柔和,流畅,比多数普通硬木都重,在所有的木材硬度排行上,属于中上水平。

瘿木

瘿木,泛指树木的根部和树干所生的影瘤,俗名"树疙瘩”,或泛指这类木材的纹理特征,并非专指某一树种。

瘿木不是某种树木的代名词,而是泛指所有长有结疤的树木,结疤也称为“瘿结”,生在树腰或树根处,是树木病态增生的结果,是一种天然的病态美。

瘿结有大有小,小者多出现在树身,而大者多生在树根部。

黄杨木

黄杨木生长缓慢,难有大料,多用来与高档红木搭配镶嵌或加工成极其精细的雕刻作品,未见有大件作品,可以说黄杨木做成大件家具极难,如果出现,定是珍品。

黄杨木的香气很轻,很淡,雅致而不俗艳,是那种完全可以用清香来形容的味道,并且可以驱蚊,另外,黄杨木还有杀菌和消炎止血的功效,在黄杨木生长地的山民,就有采黄杨叶用做止血药和放置黄杨树枝来驱蚊蝇的习惯。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life/562522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