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放“鹰”

小青爱吃草2021-09-24  72

众望所归,美联储终于释放了明确的信号:年内Taper板上钉钉。这次,在通胀和就业的指标面前,美联储没有理由再放纵流动性继续泛滥了,没有选择立即开始缩减购债已经是“最后的温柔”了。不过,在疫情的反复下,美国经济仍然面临不确定性,美联储的路线仍有改变的可能性。

年内Taper

对于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 这次的货币政策会议,市场已经期待了很久,结果早在意料之中。

当地时间9月22日,在结束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会议后,FOMC宣布将基准利率维持在0-0.25%不变。自疫情暴发以来,美联储一直维持着接近为0的利率,以缓解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此次也符合市场预期。

除了基准利率不变之外,其他货币政策也按兵不动。本次议息会议与之前一样,维持超额准备金利率0.15%水平不变;同时,美联储表示,每月将继续购买1200亿美元的债券——800亿美元的国债和400亿美元的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直至能显著地进一步朝着委员会最大就业和物价稳定的目标前进。

与7月议息会议相比,唯一一个修改的地方即,将对隔夜逆回购(ON RRP)⭐交易对手方的限制规模上限从800亿美元上调了一倍至1600亿美元。在此次议息会议前,美联储隔夜逆回购规模已经突破1.2万亿美元,这一调整表明,美联储希望进一步满足市场对于回收流动性的需求。

虽然议息会议对于整体货币政策几乎没有作出任何实质性变动,但市场关注的焦点在于,此次美联储对Taper的态度。

在FOMC公布声明之后的发布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先是表示,对美国经济增长和劳动力市场继续改善持乐观态度,强调造成通胀高企的因素是暂时的。鲍威尔进一步强调,如果经济进展继续,可能很快就会保障美联储开始减码QE,渐进减码QE将在2022年年中左右完成。

不只是鲍威尔的鹰派言论,FOMC的声明里其实也有相关暗示。关于Taper问题,美联储的措辞也从上次的“评估进展”变成了“若经济如预期般广泛复苏,FOMC判断可能很快将适合放缓购债速度”。

另外,加息预期也比上次逼近。点阵图显示,FOMC 9名委员会成员预测2022年加息,另外9名成员的预期保持为2023年开始加息。今年6月,18名参与预测的官员中,7名委员会成员预计在2022年开始加息,今年3月时为4名;13名委员预计在2023年开始加息,今年3月时为7名委员。

通胀压顶

“这是明显的鹰派信号”,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水清看来,美联储的主要考虑因素还是就业和通胀。

在发言中,鲍威尔提到了自己对通胀问题的看法,通胀上升可能会持续几个月,然后才会缓和,供应瓶颈持续时间超出预期。

从具体指标来看,FOMC也已经在暗示通胀压力。与6月经济预测相比,通胀方面,FOMC大幅上调了年内通胀预期,PCE、核心PCE分别上调0.8、0.7个百分点至4.2%、3.7%,并预计直到2024年通胀率都将高于2%的长期政策目标。

与此同时,FOMC还下调了经济预期,预计今年美国经济增速至5.9%,今年6月的预测值为7%,2022年恢复至3.8%,6月预测值为3.3%。美联储还预计,今年的失业率为4.8%,这一数字在6月为4.5%,但疫情对就业的影响偏短期,美联储对2022年失业率的预测为3.8%,与6月的预测值持平。

鲍威尔强调,随着压力减弱,通胀将回落到长期目标。如果通胀仍高于预期,美联储将作出回应。对于就业,他指出,“我个人的观点是,在就业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的标准几乎已经达到”。

杨水清坦言,这次鲍威尔明确表态,认为就业市场基本恢复,并承认全年的通胀上扬,所以两种因素叠加之下,结果就是该缩减购债了。

的确,通胀问题已经成为当下美国民众的共识了。本月,纽约联储曾公布了一项调查结果,美国消费者对未来一年的通胀预期中值从7月的4.8%升至5.2%,对未来三年的通胀预期中值从7月的3.7%涨至4%,两项指标均创2013年6月该调查启动以来的历史新高。

在此次议息会议后,美股市场反应积极,三大股指盘中均涨超1%,道指涨幅一度超过500点。不过,鲍威尔发布会开始后有所回落,但尾盘涨幅再度扩大。截至收盘,三大指数自9月15日上周三以来集体收涨,标普500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终结四日连跌之势。道指收涨338.48点,涨幅1%,报34258.32点。

美联储的压力

整体而言,市场普遍认为,美联储此次态度明确,接近Taper和加息。Jefferies首席市场策略师David Zervos和Grant Thornton LLP首席经济学家Diane Swonk均认为,美联储正变得“更加鹰派”,特别是与杰克逊霍尔年会时相比。

但也有一些不同的观点,比如咨询公司Bleakley首席投资官Peter Boockvar,虽然他也认为11月可能将缩减购债,但美联储关注的重点依然是促进经济增长而不是控制通胀,这一点算得上很鸽派。

当前,美国疫情仍处于危险时刻,经济复苏能否持续,仍然未知。

在此背景下,美国就业状况虽如鲍威尔所言有好转,但并不稳定。截至9月11日的一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33.2万人,前一周的数字则为31.2万人,曾创下疫情以来的新低。

摩根大通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疫情期间失业人口有大约一半没有积极找工作。尽管美国多个行业面临劳动力短缺,但人们并不急于重返工作岗位,哪怕企业提供签约奖金并加了工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是儿童保育,随着德尔塔变种病毒的蔓延,学校可能面临关闭。

除了未来的经济走势,还有另外的因素可能影响美联储的政策走向。LPL Financial固收策略师Lawrence Gillum就称,点阵图反映出美联储内部对短期利率走势的分歧很大,因此,FOMC委员会未来的票委组成,以及鲍威尔是否连任都可能对货币政策的走向产生显著影响。

根据安排,鲍威尔的任期将于2022年2月结束。在剩余半年的任期中,从货币政策制定到金融监管,鲍威尔的确面临着不少挑战。

值得一提的是,上周美联储官员炒股一事曾引发外界热议。对此,鲍威尔作出了回应,称他对此问题并不知情。美联储目前关于官员的金融交易规则并不充分,承诺在“炒股风波”后将作出改变,以维持公众的信任。

北京商报记者 汤艺甜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finance/659038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