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投“方大”入场,海航重生仍是谜局|科股宝

小青爱吃草2021-09-24  85

海航寻觅战投一事,尘埃落定。

根据ST海航在9月12日公告,✅️已确定海航集团航空主业战略投资者为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若投资完成,战略投资者可能成为公司控股股东。管理人根据与战略投资者达成的重整投资方案制定了重整计划草案。

对于方大入主海航,有民航领域专业人士表示“还是有一些意外,毕竟方大之前没有民航领域的经验。”而资本市场则以连续两日跌停作为回应。

钛媒体App对海航发展史梳理后发现,✅️从年入✅️6000✅️亿到负债✅️7000✅️亿,海航的成败都离不开资本扩张;期间固然有疫情这个✅️“✅️天灾✅️”✅️因素,但大股东资金侵占、高层人员内斗等✅️“✅️人祸✅️”✅️也制约了海航的良性发展。

如今方大的介入,能否给陷入绝境的海航带来生机?❓❓这一点尚未可知。而海航董事长陈峰,至今依然状态成谜。

为何是方大?❓❓

不懂航空的辽宁方大胜出,多少让人感到意外。

早在今年2月进入破产程序后,海航就开始公开寻求战略投资者。随后,包括均瑶系、复星系、方大系在内的多家企业向海航抛去了“橄榄枝”。

相较于前两家竞购方,“突击”成立航空公司的辽宁方大,无论财务实力还是知名度,都略显逊色。

来源:公开资料 钛媒体App整理发布

辽宁方大集团属非上市公司,公开披露的信息较少。据媒体报道,✅️辽宁方大 2020 年归母净利润10.84亿元,在三家竞购方中盈利排名第二(复星国际盈利80.2亿元,均瑶集团亏损2.24亿元)⭐。

在资产规模和资金实力等方面,辽宁方大与复星国际不是一个体量级。

而在产业运营和协同方面,与分别拥有航空及旅游板块的均瑶、复星相比,方大既没有航空运营经验,也没有产业协同优势;✅️唯一能与航空挂钩的,恐怕只有旗下的碳素产业了。

官网显示,辽宁方大集团是一家以炭素、钢铁、医药、商业四大板块为核心,跨行业、跨地区、多元化、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实力的大型企业集团。拥有方大炭素、方大特钢、东北制药、中兴商业4家上市公司,其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和总资产均超过1200亿。

值得一提的,✅️在方大集团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曾有过多次低价接盘传统资产、通过精简成本等方式令企业“起死回生”的经历。

来源: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 钛媒体整理

方大集团的实控人方威,拥有成熟的资本运作能力。2006年方大系接手濒临破产的海龙科技重组为方大炭素;2009年并购南昌钢铁的长力股份(后改名方大特钢)⭐,2010年拿下*ST锦化(后改名方大化工)⭐,之后又将萍乡钢铁纳入旗下。上述这些曾陷入困境的国企,在被方大收购以后,大都重新焕发生机,甚至发展成为行业强企。

✅️或是由于在✅️破产企业重整运营方面✅️的✅️丰富成功✅️经验,使得✅️方大能够在两大劲敌中脱颖而出。✅️不过✅️方大✅️能够✅️胜出,✅️最✅️关键✅️的✅️因素✅️可能✅️在于✅️其✅️出价更高✅️。

根据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披露的信息,海航累计收到超过6万家债权人申报债权,涉及金额超1.2万亿元,其中已确认债权约4057亿元,暂缓确认债权1565亿元,另有3535亿元债权不予确认。其中,✅️仅理财产品债权的申报规模就达300亿元,涉及人数约有6万之多。而这些理财产品,近一半都是海航员工自掏腰包购买的。

一旦重整失败,意味着海航所欠的钱只能打折偿还,甚至无法偿还。因此,从自身利益考虑,✅️债权人也希望能引入有实力的战投,避免海航被清算。

消息人士透露,不久前,三家竞购方就海航航空资产的重整进行最后一轮报价,其中方大的报价最高。毕竟海航已经严重资不抵债,还曾被中介预测“债务庞大到无人敢接手”。对于管理人来说,✅️较高的出价,或许更能体现其参与解决问题的决心。“给钱大方”也即资金实力,被看作是方大赢的竞购的优势所在。

一位产业投资人士对钛媒体App称✅️,

✅️“航空产业属于特种行业,先后三家拟投资方都不具备与第四大航空海航团队相媲美的产业经验。在重整过程中,更加重要的是战略投资人出资能力、化解债务风险能力、以及充分调动发挥第四大航空公司的产业团队实现主业快速回复的能力。”

不过,方大入主海航并未给资本市场极大信心。ST海航在13、14号两日被封死在跌停板上。

640亿,钱都被谁拿走了?❓❓

一场百年一遇的疫情,让本就资金链紧张的海航雪上加霜。

财报显示,海航控股去年巨亏640亿元,相当于每天亏掉1.7个亿。净资产直接跌成负值,成为A股年度“亏损王”。而中报数据反馈,海航控股今年上半年仍在亏损当中。

事实上,在全球航空业被集体暴击的去年,✅️海航控股 640 亿的亏损比国内三大航加起来都多,连亏损最多的国航也只不过158亿。另外,去年海航控股营业总收入有294亿元,营业总成本为507亿元。

就经营性亏损来讲,海航亏不了这么多。

对于巨额亏损,海航控股给出的解释是:

计提了大量的减值损失。这其中包括:信用损失增加299.96亿元、投资亏损92.65亿元、资产减值损失和公允价值变动损失122.93亿元,合计损失高达515亿元。

数据来源:海航控股2020年度报告(钛媒体App整理)⭐

那么海航控股为何要计提那么多损失呢?❓❓

依据普华永道出具的审计报告,✅️海航控股存在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未披露担保等情况。审计发现,截至2020年末,海航控股被占用资金为380亿;其它关联资金往来为189亿;未披露的违规担保达258亿。

也就是说,✅️海航巨亏,不仅是受行业影响,更主要是被大股东给✅️“✅️掏空✅️”✅️了✅️。

1月29日,海航控股发布了一份关于上市公司治理专项自查报告的公告,披露了上市公司很多违规关联交易的细节,即大股东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事实。包括资金拆借、借款被关联方使用、为关联方提供担保而被银行划扣资金、关联方代收款项、帮母公司海航集团兑付员工理财等在内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金额巨大,情况十分严重。

(来源:上交所官网)⭐

事实上,除海航控股外,海航旗下多家上市公司均存在被大股东资金占用的情况。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审计发现海航集团旗下2300家公司,实际运营的只有200多家。海航控股、海航科技和供销大集三家上市公司共计被占用资金约900亿元,涉担保金额近500亿元。三家公司无一例外,都曝出了巨额亏损。

随着海航集团的破产重组,这些违规的关联交易恐怕很难再拿到回款。然而,✅️大股东可以将上市公司当成提款机,是以牺牲中小股东利益为代价的。

今年7月,网传海航集团 20000 多名员工联合向中纪委举报董事长陈峰。✅️内容直指其“暗箱操作私自兑付集资款”,“利用职权拉帮结派中饱私囊”,“妄图将海航变成自己的家族企业”等。

对于上述举报内容,海航内部人士皆三缄其口。

不过从陈晓峰的履历来看,其晋升速度的确堪比“坐火箭”:2018年8月,陈晓峰被任命为海航集团副首席执行官;月内,被任命为海航集团董事会董事;8个月后,陈晓峰晋升为海航集团总裁。在此之前,陈晓峰不过是海航的一名低级员工(海航的员工级别分为M1—M16,陈晓峰为M5级)⭐,且一直在美国。距离王健意外去世仅一个月时间,陈晓峰就火速晋升为海航高管,难免被外界揣测为“接班人上位”。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finance/658999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