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银行能否成功上市?❓❓

小青爱吃草2021-08-05  115

东莞银行尽管前半年业绩有所回升,但仍面临较大问题,可能会对IPO造成影响。

撰文/赵景致

出品/每日财报

最近,东莞银行公布了2021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底,东莞银行未经审计的合并口径下总资产为4493.56亿元,负债总额为4210.9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2.4%和12%;实现营业利润及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8.03亿元及18.1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8.9%和11.5%,这也是近三年来东莞银行所呈现的最好的一份成绩单。

资料显示,东莞银行成立于1999年9月,下辖12家内地分行及1家香港分行、超过100家支行,并发起设立了6家村镇银行、参股邢台银行。

目前,东莞银行仍在排队上市中,这是东莞银行的第二次上市,尽管今年前半年利润大增,但此次上市成功与否,还并不明了。

✅️房地产贷款占比过高,面临调控压力大

东莞银行自2014年上市失败后,于2018年再度冲击IPO,目前仍处于排队中。

在各项业务中,东莞银行的住房贷款超过了国家监管红线。

2020年12月31日,央行在官网发布了《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下称《通知》✨)⭐,为银行房地产贷款占比及个人住房贷款占比设置“两道红线”。其中房地产贷款占比指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余额占该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的比例;个人住房贷款占比是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占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的比例。

央行、银保监会把银行分为了五档,东莞银行属于第三档,位于第三档的银行房地产贷款占比及个人住房贷款占比最高上限分别为22.5%和17.5%。《通知》✨也对超过“红线”的银行设置业务调整过渡期,超出2个百分点以内的,业务调整过渡期为自本通知实施之日起2年;超出2个百分点及以上的,业务调整过渡期为自本通知实施之日起4年。

据《每日财报》✨了解,央行广州分行、广东银保监局2月初下发通知,对广东辖内(不含深圳)⭐第三档、第四档、第五档地方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提出了具体要求。第三档中资小型银行和非县域农合机构房地产贷款占比上限、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上限分别为24.5%、19.5%。

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东莞银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计2237.35亿元,其中个人住房贷款达到504.38亿元,占总贷款和垫款的22%。可见,东莞银行相关贷款占比仍远超监管上限,有4年业务调整过渡期。

近年来东莞银行个人住房贷款及房地产业贷款居高不下且呈增长态势。2016年-2020年,东莞银行房地产业贷款为88.80亿元、106.52亿元、127.96亿元、171.17亿元和153亿元;个人住房贷款分别为219.84亿元、246.73亿元、310.76亿元、469.78亿元和502.62亿元。

随着监管对房地产贷款占比的严控,东莞银行将面临较大的整改压力,而目前离政策出台已过去半年。

截至目前,包括东莞银行在内有16家银行正在排队A股IPO,随机选取广州农商行、重庆三峡银行、兰州银行、广州银行及上海农商行与之对比,除广州农商行外,其他银行房地产贷款占比均未超监管“红线”。

✅️票据贴现激增17倍,核心一级资本一路走低

自2018年原银监会将“两增两控”纳入小微金融服务的考核指标以来,各家银行都会在年报的“普惠金融业务”一栏对此指标进行详细披露,并会将此作为公司经营的重要亮点对外宣传。

“两增”即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以下(含)的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同比增速,贷款户数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两控”即合理控制小微企业贷款资产质量水平和贷款综合成本。

在已披露的2020年年报中,东莞银行表示,该行顺利完成“两增”目标。截至2020年末,全行普惠金融贷款余额为222.05亿元,较上一年增加约49亿元,同比增长约28.37%,高于同期贷款总额(发放贷款和垫款余额)⭐的同比增速20.45%;普惠金融贷款户数共20450户,较年初新增105户。

从数据来看,东莞银行去年确实达标了,但年报中有项数据令人注意。

根据该行年报,截至2020年末,东莞银行贷款规模达2237亿元,其中,对公贷款和垫款规模达1214亿元,较上一年仅增加4.01亿,这与同期普惠金融贷款近50亿元的增加额完全无法匹配。而同期票据贴现规模达295.17亿元,较上一年末骤增约279亿元,同比增长约17倍。

与已在A股上市的城商行相比,东莞银行的票据贴现业务也是相当“令人瞩目”。对比已披露2020年报的五家城商行,东莞银行的票据贴现业务规模居中, 却是唯一一家票据贴现占贷款总额比例超10%的城商行。而此项数据的异常,也引发了市场对东莞银行“冲量”怀疑。

如果从东莞银行资产质量看,近年来资产质量上升。东莞银行近年来的不良贷款率逐渐走低,从2018年到2020年的不良率分别为1.39%、1.27%和1.19%;与此同时,拨备覆盖率也逐渐优化,2018-2020年分别为182.06%、208.03%和219.17%。

值得注意的是,东莞银行的关注类贷款迁徙率有所反弹,从2019年的25.70%升至33.4%,可疑类垫款迁徙率同样上升了4个百分点,不过总体来看资产质量向好。

资产质量向好为东莞银行的规模扩张带来了机会,但东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却呈现下降趋势。

与不少城商行一样,东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曾出现较大回落,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一路走低。数据显示,自2018年至2020年,东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03%、14.10%及14.54%;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85%、9.30%及10.0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84%、9.30%及9.20%。

核心一级资本的走低,对于急需补充资本的东莞银行来说,上市便成了刚需。然而,上次上市受阻的一大因素,即股权分散问题,东莞银行还尚未解决。

✅️股权分散问题尚未结果,新一届领导班子亮相

时隔十几年,东莞银行再次开启A股IPO计划。对于东莞银行首次冲击A股的失利,有分析人士认为,或因为彼时该行经济指标下滑、股权结构混乱、管理层更迭频繁。

目前来看,股权较为分散的问题尚未明显改善。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东莞银行股东总数仍有5183户,其中:机构股东81户,自然人股东5102户,与前几年相比并无多大变动。目前直接持有东莞银行股权5%及以上的股东仅有东莞市财政局,系机关法人,为东莞银行第一大股东,持有22.22%的股份,其余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均小于5%,目前东莞银行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而股权的分散,会导致决策效率的下降,使公司无法对市场变化及时做出反应,错过发展时机。同时,各股东所持有的股份过少,公司与股东间的利益相关度降低,会打击其参与公司事务的积极性,导致其对经理层监督力度下降,最终导致经理层对公司形成强大的控制力。另外,董事会内部相互牵制的各大股东一旦产生矛盾,容易造成冲突,影响公司的稳定运行。

在上市筹备的紧要关头,东莞银行的董事会和高管进行了大换血。

在最新的2021年半年报中,东莞银行披露了新一届高管团队。据披露,东莞银行第八届董事会董事成员为卢国锋、程劲松、吴健文、谢勇维、张庆文、卢玉燕、张佛恩、王毅仁等。其中,卢国锋仍担任董事长,程劲松仍为副董事长。新晋的董事会成员中,张庆文为东莞金融控股集团总经理。

其中程劲松继续担任行长,张涛、吴健文、谢勇维、李启聪为副行长。其中,李启聪为董事会秘书,钟展东为首席信息官,孙炜玲为总会计师,马亚萍为风险总监。

从目前来看,东莞银行在2021年前半年业绩改善明显,但房贷集中、股权分散问题也同样明显,至于新一届的领导能否带领东莞银行成功上市,《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侵删

END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finance/575091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