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脸,没人比英格玛·伯格曼拍的更好

小青爱吃草2021-06-18  117

✅️假如你是导演,这里有两张脸,思考一下如何进行构图才能拍出一场戏剧性的夫妻对话。

你可能会让他们面对面坐着然后用过肩镜头拍摄,也可以拍他们并排走路,可以拍他们站着争吵,或者拍他们的侧面,有很多种不错的构图方法,但你会不会想到这种。

✅️脸可能是电影所拥有的最重要,最有力的戏剧元素之一。一个才华横溢的演员,表情中带的戏可能会成为一部电影中最迷人的部分。

然而电影中脸部的呈现,以及它们在银幕上的构图方式很容易落于俗套,依赖那些屡见不鲜,久经考验的传统手法,我认为其中最例外的可能当属善于运用独特创新手法组合脸部画面的大师——✅️瑞典导演英格玛·伯格曼

伯格曼的作品及其私密,故事通常情节稀薄甚至没有情节,发生在一些简单的地点,只涉及少数角色,几个角色相互交谈,可能就是电影的主要内容,然而他的影片常常✅️充满视觉冲击力,包含着✅️前所未有的创造性意象

和很多导演一样,他会改变脸的方向,让我们看到角色的正面,侧面或者背面,这些构图类型在其他电影中也不罕见。

让伯格曼独树一帜的是,他✅️不忌惮在最戏剧性的时刻用这样的构图,而且他不怕在这一幕停留很长时间,但更不同寻常的是,他也会将脸部旋转,把它们横过来,甚至上下颠倒。

除了改变脸的位置以外,你也可以进一步改变它的形状。通过用前景中的物体遮住一部分脸,✅️光线也对塑造脸部非常重要,打光方式会明显改变脸部的质感,光线可以让脸看起来不详或平滑。利用光,你甚至可以把脸削成薄片状,光线也不一定要是静态的。

✅️《假面》✨中,伯格曼通过微妙地改变面部打光来体现内心情感转变。在✅️《不良少女莫妮卡》✨中,他也采用了类似的方法,但这次他改变的是脸部周围的光,而非脸上的光线。

他这样处理的两处是片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运用阴影产生的线条,你可以把脸部分成几块,进一步制造独特的构图和形状。

在《假面》✨和✅️《第七封印》✨中,服装设计被用于突出特定角色的脸。在这些片段中,几乎让脸部脱离身体。《第七封印》✨中强调这名角色的真身其实是鬼魂,《假面》✨则是让人怀疑角色到底是不是真的,或只是种心理投射。

✅️《呼喊与细语》✨中,其中两姐妹的脸隐藏在黑色中,和第三个姐妹被白色围绕的脸形成对比,✅️脸带来的戏剧性是很微妙的

这一幕中丽芙·乌曼脸上微表情里的情感细节,我们光是看着她的脸,就可以推测她内心的冲突,而且可以看出✅️伯格曼很信任脸本身的力量

《呼喊与细语》✨这一幕中他仅仅用特写镜头就塑造出可怕的紧张感,这产生一种✅️“可怕的事情就在视线之外”的感觉。总之,有很多种刻画单张脸的独特方法供你选择,但真正让脸部潜力无穷的,是多张脸同框的布置方式。

两张脸在一个画面中的互动,能产生丰富多样的构图,你可以直观地对比欲望和冷漠,抑或担忧和欣喜若狂,而✅️只需一个构图

《第七封印》✨对伯格曼来说,角色相当多,他把许多脸堆叠起来放在一个画面中。此处,他✅️让脸带有象征意义。这一幕中,这张面具的脸代表着死神降临,笼罩着派对。

类似手法出现在✅️《冬日之光》✨中,这部电影关于一个受疑虑折磨的牧师,此处基督的脸出现在背景中,仿佛就是伯格曼构图中的又一张脸。

而在《第七封印》✨的一幕中,前景中的两个角色变成了代言人为身后的角色说话,这些角色的脸位于说话角色的肩部,就像天使和魔鬼一样。

光线对拍摄多张脸也有重要作用,现在伯格曼可以✅️让两张脸的打光形成对比,一个暗,另一个亮,一个均匀打光,另一个带有阴影,伯格曼自然也明白让脸模糊的作用。

身为人类,我们被脸所吸引,我们的✅️大脑在识别人脸方面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并能轻易看出脸上展现的情感,因此我们✅️对部分被遮住的脸很敏感,几乎感觉被视线外的情感信息欺骗。

而伯格曼经常利用这点,把脸部截断只让我们看到一小部分,或者完全藏起来,让我们更加集中地尽力弄清楚得到的信息,同时这也代表着✅️角色隐藏真实想法的企图和欲望

在伯格曼对脸的探索中,要格外注意他的搭档✅️摄影师斯文·尼夫基斯特,斯文令人叹为观止的极简主义黑白摄影,进一步强调了面部表情。

他们合作前,伯格曼就能灵活利用脸部作出表达,而合作以后,他们进一步探索出更多的可能性。他们第一次合作是在✅️《处女泉》✨,经过几部电影的磨合,在《假面》✨中登峰造极。

如果说伯格曼是用独特方法拍摄脸部的大师,那✅️《假面》✨或许是他将脸部运用到极致的作品,很难想象的到,在主题上比《假面》✨更围绕脸部表情的电影了,脸部本身和其呈现在屏幕上的方式,和电影的主题紧密相连。

伯格曼不仅在探索关于如何让脸在屏幕和构图中抽象化,而不损失其中的情感信息的界限,他也在电影的核心部分✅️利用脸和脸之间的互动形成强有力的象征

那为什么这种对脸的构图和实验在电影中更加常见呢,为了达到伯格曼的效果,不仅仅需要构图,✅️对脸的强调更是深入到电影的制作过程,影响场景调度和演员演出。

伯格曼电影中常常很少使用正反打镜头,因为我们通常能在一个画面内看到特写和角色的反应,这增加了一种复杂性,这✅️不限于单个构图,在单镜头内完成从一个构图到另一个构图的切换,也是如此。

演员要移动自己的头,在合适时机重新找到合适的位置,其中的一些时刻,伯格曼不仅通过角色的站位,还✅️通过头的转动进行场面调度

《呼喊与细语》✨这一幕中,两姐妹试图和好,她们推开对方的时候背对着镜头,躲着观众和对方,但随着她们彼此敞开心扉,她们的脸转向了我们,让我们直接见到她们对观众和对方敞开心扉。

这样的拍摄对技巧能力要求很高,特别是在处理像伯格曼这样情感真实的素材时,不使用正反打,那么,在剪辑方面就没有多少选择了,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导演喜欢和曾经合作愉快的演员一起继续共事。

多数现代剧更加注重给演员灵活度和自由度。最近的一部新片✅️《马尔科姆和玛丽》✨就有很多让人想起伯格曼电影的元素,黑白影像,单个场景,两个角色,处理人际冲突。

甚至有几幕似乎唤起一种伯格曼对脸部利用的感觉,但由于演员走位更灵活,他们脸部产生的形状和构图显得转瞬即逝。

✅️在伯格曼电影中,正是对这些位置的把握或运动的精确性,以及它们的呈现产生持久的影响。像这样把脸当作风景画,并不通用于一切电影故事、表演风格、电影摄影,让两张脸凑在一起,✅️只对特定场景和主题有效,但在其他地方可能会很糟糕。

我强调伯格曼对脸的利用,不只是想通过说明✅️脸的多种可能性来给你一些启发,而且想要展示✅️电影天地各个方面是多么广大无边,以及在条条框框之外存在多大的潜力。

这里一直在讲伯格曼利用脸的方法,首先,我觉得他用得很妙,但我喜欢电影的一点是,只是因为✅️一种方法有效能产出有趣的成品,并不代表其他的,有时甚至完全相反的方法不可行。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fashion/498033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