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律:我们假装读《红楼梦》✨,其实是《金瓶梅》✨

小青爱吃草2021-10-21  131

作者:MajaKorbecka

译者:覃天

校对:易二三

来源:Easternkicks.com(2019年10月9日)⭐

在这次访谈中,我们和张律导演谈到了他最新的影片《福冈》✨以及其他的内容。

《福冈》✨

第一次结识张律导演,是在2019年柏林电影节《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的放映现场,在电影节忙碌的间隙,我们有幸采访了他。同年,《福冈》✨在波兰的耶莱尼亚戈拉电影节上映,在一个令人感到惬意的周末,我们又见到了张律导演,并有了以下的访谈。

问:当我在看《福冈》✨的时候,我认为这个故事在叙事的动机和结构上,都带有强烈的哥特式风格以及19世纪经典恐怖小说的元素,比如突然的停电。当你在写剧本或拍摄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要拍一部独立的恐怖片?❓❓

张律: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并没有产生这样的想法。而当我拍完之后审视自己的作品时,才会发现我内心里受到过恐怖片的影响,也许我是一个被哥特式的风格吸引的人。我最近完成的两部电影都是爱情片。也许世界上最哥特式的东西正是爱情。

问:也许这也是爱情让人们感到害怕的一点。

张律:美丽的事情都让人害怕。

《福冈》✨

问:的确,爱往往既让人害怕又令人心生切慕。

张律:但当我写剧本或在片场工作时,我并没有有意识地去思考电影的主题或惯例,我不想下定决心去拍摄恐怖、喜剧或任何其他类型的电影。我更着迷于人、空间、我自己的情感以及自然的白日梦。

问:看来,你的电影可以拥有自己的生命,并且它们一开始都没有严格的拍摄计划,在这个过程中,你形成了自己的创作。《咏鹅》✨和《福冈》✨这两部电影的叙述都开始得非常突然,电影对故事的背景介绍十分简短,倏然间我们发现人物已经决定要去旅行了。这带给观众一种神秘感。

张律:但后来,大家都会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这两部电影都可以归结为陈词滥调的爱情故事。

问:你在年轻时就将自己的工作和文学联系在了一起,在延边大学当中文系教授。是什么让你选择了这个专业?❓❓你年轻时有哪些喜欢的作家或书?❓❓

张律:起初我阅读的都是老师在文学课上分享的一些书。我读书时的数学成绩真的很差,所以我一点也不关心理科。说到文学,一般说来,所有人都有情感,但选择接触文科的人,是那些愿意接受它,情感充沛并且心思细腻的人。他们会分析情绪,分析它的长处、短处、内部问题和种种矛盾。即便是严谨的科学家或数学家也有情感,但他们处理情感的方式却和人文领域的人决然不同。

至于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书或作家,很多书在当时的中国(张律出生于1962年)⭐是被禁止的,所以很难选出一本可供阅读的好书。我们只能去看鲁迅的作品或者经典的《红楼梦》✨。还有情色小说《金瓶梅》✨,在那个时代,它在某种程度上可被视为社会的百科全书。但是我们不能公开阅读这本小说。

然而,它在非官方的手抄本中流通。我们会偷偷地阅读,换上书皮,假装在读《红楼梦》✨,而实际上读的是《金瓶梅》✨。《红楼梦》✨和《金瓶梅》✨都是宏伟的小说。无论是在当时的中国还是在其他同类国家,要接触文学,并且对文学充满热情是很难的。选择在文学领域工作需要勇气。

张律

问:我想这是因为文学不会给读者提供一个确切的答案,而是无限多的可能答案。《金瓶梅》✨也有很多不同的版本。

张律:是的,人民文学出版社还曾在1983年出版了删除性描写相关内容的「洁本」。

问:这有点像编辑报纸文章的那些审查人员的做法,直接把不想要的片段剪掉。当你年轻时,有没有机会去读外国文学,比如苏联文学的著作呢?❓❓

张律:是的,当然,比如高尔基的作品。当时有一本共产主义小说在中国非常流行,就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当时,在朋友家有时可以阅读他们家人的藏书,比如托尔斯泰或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在当时的中国,我们通常是从苏联作家的作品开始接触文学,尤其是小说。我们无法在书店买到这些作品,但可以阅读朋友或朋友家人的收藏的旧版本。自改革开放以来,欧洲、日本、美国的文学作品开始涌入中国,我们如饥似渴地阅读这些书。

问:上世纪80年代文化热潮兴起时,你还在延边大学读书,你第一次去韩国是什么时候,在那之前你说朝鲜语吗?❓❓

张律:我第一次去韩国是在1995年,但只是旅行。在延边,虽然我在学校和大学里接受的是中文教育,但在家里我会说朝鲜语。

问:我很好奇你的下一部电影也会在庆州、群山或福冈这样的海滨城市拍摄吗?❓❓海边城市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

张律:关于拍摄地的选址,每次选址背后的原因都不同,尽管这些地点都和水的元素相关。至于《福冈》✨,我选择这个城市有几个原因。首先,当我参加福冈国际电影节的时候,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电影节,也非常喜欢这个城市,所以我决定回到那里,在我们酒店附近的小巷里拍摄这部电影。

另外,福冈作为一个日本城市,地理位置离韩国最近。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福冈是一个港口城市,它在日本历史上一直对来自中国的商人开放,是日本锁国时期少数开放的城市之一,当时的幕府政府封锁了国际贸易。福冈有日本最早的唐人街,如今来自中国的移民仍然经常选择在福冈定居。

《福冈》✨

问:所有这些比喻都出现在了《福冈》✨中,尽管这一次涉及中国人物的情节是插曲式的。你能告诉我更多关于它的情况吗?❓❓我很好奇这位中国女人在福冈遇到女主角素丹时读的书叫什么名字?❓❓

张律:这一段情节其实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当我准备在福冈拍摄时,我的一位中国朋友告诉我,她将在同一时间前往福冈,所以我想我可以在叙事中加入一个新的角色。我让她带了一本目前在中国最畅销的外国小说,因为我们会拍一场在阅读这本书时,和素丹见面的戏。她带了是村上春树的最新小说《刺杀骑士团长》✨。在完成《福冈》✨之前,我没有读过这本书,但后来我读了它。《刺杀骑士团长》✨中对性和暴力动机的明确描述,与《金瓶梅》✨中的描述相当接近——当时素丹读的就是《金瓶梅》✨。

问:在《福冈》✨中,观众可能更多地会被两个男人的故事所吸引,但也有一个情节聚焦于两个女性角色。她们可以被视为韩国和日本的代表,并反映了这两个国家之间复杂的关系和共同的历史。这一情节也将《福冈》✨与你2018年的另一部电影《咏鹅》✨中的故事联系在一起。我想问一下《咏鹅》✨以及《福冈》✨书店橱窗里出现的日本传统玩偶,你是怎么决定把它放进电影里的呢?❓❓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张律:韩国和日本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在这两部电影中,玩偶都与女性角色有关,而这种关系的诠释权取决于观众,无论他们看了这两部电影,还是只看了其中的一部。《福冈》✨和《咏鹅》✨都是相互独立的作品。

当我在群山拍摄《咏鹅》✨时,将玩偶纳入叙事背后的动机并没有那么复杂。我在群山的商店里看到了这个玩偶,但它非常贵,是手工制作的艺术道具,我们电影的预算无法让我买下它。但我决定我必须在电影中使用它,因为它非常漂亮。

《咏鹅》✨

制片人建议也许我们可以买一个更便宜的复制品,但我拒绝了,我说我必须把它买下来,我自费买了下来,没有超出预算,所以我想我不妨在《福冈》✨再用一次它(笑)⭐,现在我把这个玩偶放在了公司的办公室里,这就是道具背后的故事。它和电影中的人物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开放的,可以有多种解读。如果一个电影导演开始向观众解释故事,这部电影就完蛋了。

问:似乎这个玩偶身上也带有一些魔力。

张律:一切都有可能,没有唯一的答案。也许在我的下一部电影里,这个玩偶会再次出现......素丹和《咏鹅》✨中的女主背着一样的包,上面都有埃菲尔铁塔的图案。在《福冈》✨中,海港里也有一座塔,我电影中的很多道具都会出现在我接下来的电影项目里。我们还把这个素丹的那个包放在公司的办公室里,以备以后可以再用。

问:这些道具好像都有自己的生命。

张律:「自己的生命」,你说得很对。

《福冈》✨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709810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