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爱情》✨处处留情的浪荡公子,江德福的土匪二哥,是个英雄

小青爱吃草2021-09-27  92

《父母爱情》✨中,大家关注的向来都是安杰资本家小姐的家庭背景,很少有人想到江德福的家庭背景。江德福在大家的心目中,他就是根正苗红的无产阶级,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根本没有什么家庭背景可言。

浪荡公子江德福的二哥

电视剧里面,江德福的二哥是个哑巴,当年江德福参军离家,张桂兰是江德福老家包办婚姻的妻子,江德福一去就是5、6年,期间杳无音信,生死未卜。

张桂兰,一个农村女子孤身一人在老家,总是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何况家里还有一个没有娶媳妇的大伯哥。

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两个人互帮互助,日久生情,最终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后来江德福返乡,事情败露,他一怒之下把张桂兰轰出家门,江德福的哑巴二哥也因为愧疚去挖煤了。

张桂兰带着身孕匆忙改嫁,哑巴二哥死在了煤井下,尸骨无存。

但是在原著中,江德福的二哥是一个十足的浪荡公子,处处留情,偷鸡摸狗,吃喝嫖赌无所不能。

原著中是这样描述的:

父亲的二哥年龄不大,1940年的秋天刚满18岁,他的小名就叫秋收。别看他小小的年纪,能耐却特别的大,吃喝嫖赌,样样拿手,样样精通,并且还都是无师自通。他长得乡下人少有的白净和清秀,走在路上,文质彬彬的,见了大人小孩一律的不笑不言语。他笑的时候,露出庄户人家少有的整齐的白牙,像极了一个知书达理的读书人。虽然他也像庄户人一样汉字摆在他眼前,他也只知道那个是字,却不知道那个是啥字。但这并不影响他读书人的形象,那时的农村对文化的要求并不清晰,也不具体。见到字能说出它像个字,就够可以够不容易的了。

据说,当时南于一代大一点的闺女,小一点的媳妇,几乎人人心里头掖着他,而他一般是来者不拒的,从不勉强,也不强求,没有什么庄里庄外之分,也没有什么亲戚里道的顾忌,一切都是你情我愿的,很有些农村里少见的爱情的味道。以至于后来那一代年轻一点的女人,谁没跟他有点什么,反成了件没面子的事。

江德福二哥给村里留下了可怕的后遗症,但凡有长得眉清目秀的人,接近他们家的女孩,都会引起他们的警觉。

浪荡公子江德福二哥成匪

小斧子,生下来就是块无赖胚子,江德福二哥和小斧子在骨子里,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唯一不同的是外貌。小斧子天生了一副无赖相,而江德福的二哥那张酷似读书人的白净的脸,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无赖联系起来。

这天,他们在赌坊相遇了。小斧子的手鬼使神差地一直赢,手气相当不错。而江德福二哥就不一样了,他亏得连裤子都输掉了。一番争执之后,嘈杂下,江德福二哥先抚着自己的白脸愣了一会儿。他在暗处马上呼地一下跪起来,抄起炕桌上那盏不知被小斧子家用了几辈子的油灯,没命地朝小斧子那颗被剃头刀刮得铁青的头上夯去。

闹出了人命,江德福二哥害怕得连鞋也顾不上穿,光着脚丫子,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踪影。

江德福家乡南边四五十里的地方,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湖。湖里有茂密的一望无际的芦苇,芦苇里藏了一伙以烧杀抢掠为生的土匪。

这土匪里面,就有一个江德福二哥。他连路,也不愿意跑远,在自己家人的眼皮底下地干起了坏事儿。

浪荡公子江德福二哥,他是土匪,更是英雄

多年以后,江德福的女儿去江德福的家乡,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刚组建不久的县史办的人提起了江德福二哥的大名—于有庆,脸上有点发烧,他毕竟是个土匪,当土匪的侄女的滋味毕竟不太好受。

于有庆?❓❓县史办的人凝神想了一会儿,突然提高了声音,问你是于有庆什么人?❓❓

我是她侄女,江德福的女儿更加不好意思,脸也更加的红了。啊!❗️❗️县史办的人一声惊叹,说出了一句令江德福女儿目瞪口呆的话来。他说,啊!❗️❗️于有庆,那可是个了不起的人啊!❗️❗️

江德福女儿的脸更红了,她以为县史办的这个人反话正说,非常刻薄,并且还说得如此的一本正经,江德福的女儿不仅有些脸红,还有些气愤了。

那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副书呆子相,很认真甚至有点崇拜地望着江德福的女儿。简直把江德福女儿搞糊涂了。

原来啊,江德福和江德福的大哥离开了家乡之后,与驻扎在县城里的日本人一直相安无事的芦苇湖里的土匪,突然扯起了抗日救国的大旗。他们没有组织,没有指挥得干些随心所欲的抗日的事情,今天去玩日本人的公路,明天抢日本人的粮食,后天烧日本人的仓库。都是些跟日本人不打照面的事情,而且他们十分熟悉这些事情,轻车熟路,来得快,跑得也快。

家德福的二哥在一次烧日本人的马车时被逮住,那次,江德福的二哥他们猜错了日本鬼子半夜起来喂马的钟点,点火的时候,让鬼子逮了个正着。那次有七个人没跑掉,其他六个人长相粗鄙一脸的歹相像个正儿八经的土匪,唯独江德福二哥的眉清目秀引起了鬼子的怀疑。

江德福二哥酷似读书人的眉清目秀的长相,令日本人警觉,他们以为这次擒贼擒住了王,就格外的对江德福的二哥施以酷刑。

江德福二哥在日本人面前的表现竟活脱脱的是个中国汉子。他先是一声不吭,痛极了就骂,破口大骂 ,像那种意志坚强的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人。

因此,日本人更加自信他们的判断,更加不择手段的酷刑江德福二哥。惨痛中,江德福的二哥又破口大骂。据说,那不绝于耳的大骂声,从早上持续到中午再到晚上。那气壮山河的声音,令半个县城的中国人羞愧难当、百感交集。

县志记载,江德福的二哥最后死在日本战马的铁蹄下。万恶的日本人,将奄奄一息的江德福二哥扔进没点着的马厩里,让高大的东洋战马将他活活践踏至死。

县志在有关江德福二哥的事迹的最后一栏,郑重其事地写道:“抗日志士于有庆永垂史册!❗️❗️”。

浪子回头,金不换

江德福的二哥年少时轻狂,他处处留情,却得到很多女子的青睐,甚至以和他交往为荣。

他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这些何曾不需要思考,何曾不是一种“本事”。

他因闹事出人命而被迫当上土匪,坏事做尽。

他做的这些事情,都是有着不好影响的,是人们深恶痛绝的,所以他变成了人们眼中十恶不赦的坏人。

后来,土匪一伙变成了抗日志士,他更是抗日的代表,成为日本人深恶痛绝的人,角色变了,这一回,他变成了中国人的英雄,令人震撼的英雄。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江德福二哥虽然做了很多荒唐的事儿,但是改变之后的他,还是得到了大家的谅解,并且被大家称颂为楷模。

做错事不要紧,重要的是,知错能改。

人生像洋葱:你只能一层一层地把它剥开,有时你还得流泪。如果抱怨成习惯,心灵就像上了枷锁,没有一刻解脱。唯有放下抱怨,才能体会到生命的自在与幸福。

江德福的二哥拿得起放得下,成就了自己。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663879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