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绎夏番外篇21理清朝政格局,陆绎有了对策却表面不动声色!❗️❗️

小青爱吃草2021-09-25  76

这厢,陆绎回到北镇抚司后,岑福立马上前汇报这几日查探到的信息“大人,您让我去查的——”

“岑福,先把近年大型案件卷宗给我找来吧,我也了解了解情况”陆绎朝他使了个眼色,打算了岑福原本要说的话,把话题转移到案例卷宗之上。

北镇抚司既然会有兵部的人在,那就必定不会只安排了一个,说不定还有其他势力的在,是以很多话在这里都不得不设防了。

岑福毕竟跟随陆绎多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很自然地接话“好的,大人,我这就去给您取来”

其实今年的案例对于陆绎来说,并没有什么用,他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想要扰乱背后关注着他的那人视线,透露出一种现在的陆绎并无什么心思关注什么党派或是皇权之争,只想按注意力放在案件之上。

放职后的陆府书房,岑福将查探到的信息告知“大人,卑职特地查探过了,当日邀您过府的三皇子誉王,是后宫的宜贵妃的独子,母系现今兵部尚书柳家,是柳尚书的堂姐,这三皇子平日里与太子殿下走得很近,关系极好,都传言他无心朝政之事,日常行事更是典型的一个皇家氏族做派,很是骄奢”

“你是说誉王与太子关系极好?❓❓”

“是的,卑职还查到,誉王近半年来明里暗里与不少在职官员有过联系,其中也有徐敬徐大人”岑福稍作停顿的看了下陆绎。

当年皇上免去他的死罪,虽说是今夏相求,但在皇上面前求情的毕竟是他徐敬,这点对于陆绎来说,自是感激的。

“你继续说”陆绎面色无异的开口。

岑福继续道“与各官员在联系的不止誉王一人,还有太子、皇后,有一点很奇怪的是,二皇子这半年来,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倒是徐大人,不论是誉王、太子还是皇后的相邀,他都没有拒绝过,大人,您觉得徐大人是什么个意图呢”

陆绎勾了下唇角“徐敬本就是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为人处事圆滑的很,哪怕在皇上面前亦是如此,这点不足为奇,不过我倒是不相信二皇子会这么久一直没有任何动静,这不符合他的作风,你再多核查看看”

“是,大人需要联系徐大人吗?❓❓”

陆绎有些疑惑地看向岑福“为何这样问?❓❓”

“卑职只是觉得大人当年会与徐大人一起联手应对严党,且徐大人在您入狱后还冒死求情,应当自是关系不错的”

陆绎想了下,自己是拿岑福当兄弟看的,坦白的告诉“岑福,当年联手不过是官场形势所趋,彼此都有自己的目的,徐敬向来都是明哲保身的,他的恩师是夏然,当年夏然一案,他只字未提,为我求情不过是因为去求他的今夏,是夏家后人的身份让他动了恻隐之心,上了年纪后,想要有所补偿罢了”

是了,能对他陆绎不计回报、倾尽所有付出的只不过是今夏那傻丫头了。

停顿了下,陆绎继续说“该来的不必我去找他,自己终归总会找上门的,岑福,近些日子,你继续追查的时候切记小心,不要留下蛛丝马迹,北镇抚司我们只查看卷宗,其他事情都回陆府后再说”

“是,大人”

随后的一段时间,陆绎没有再往袁家或是林菱的医馆去看今夏,每天的行程都是三点一线,晨起出发早朝、下朝前往北镇抚司、放职后回陆府,极其固定与简单,虽然心底总是会想起今夏,想要知道她有没有听话,恢复得怎么样了,还是克制住了想要去看望她的心。

许是对他渐渐放松了警惕,如今的杜伟在北镇抚司看到陆绎时不再冷言嘲讽,眼神都懒得给一个了,如此,正是朝中陆绎的想法在走。

虽然说杜伟不至于给他造成多少的麻烦,但得罪了杜伟,一旦针锋相对,想要查探什么就更加不好出手了。

最近这段时间的调查分析,陆绎知道此次的皇权之争,他杜伟必定也是参与到其中一方势力去了的,却觉得不是当今皇上这边,只不过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直接表明。

而陆绎现在想要做的,就是让杜伟对他放松警惕,故而表面上风平浪静、不动声色,每日只是简单的卷宗查阅,实则暗地与岑福收集证据。

不论皇权之争最后会如何开战,锦衣卫是直接听命于皇上的,他陆绎首先想要确保的是北镇抚司上下一心,决不允许个别有异己之心的人毁了大家。

至于说是太子、皇后、誉王、二皇子亦或是徐大人,有心之人,必定都会自己找上门来,他只要等着就是了。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660703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