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风暴》✨结尾草草了事,为啥大boss一点反抗都没有?❓❓

小青爱吃草2021-09-25  61

王政没有必要反抗,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所谓的大BOSS,从某种角度来说,王政不过是一个过河的卒子。

中央督导组到绿藤市,中江省的一把手肖书记却从未露面,甚至都不在中江。很蹊跷,中央督导组到某个市,一定是带着非常明确的目的而来,直接从中央下来,最高级别,涉及的案件肯定小不了,肖书记不但没有亲自坐镇,反而借故离省,很蹊跷。

中央督导组就是肖书记请下来的。

中江省的黑恶势力,官商勾结水很深,深得连省委书记都要上天庭搬救兵,这股力量不单单是以高明远为代表的黑恶势力,而是另外一股强大的力量。

中江副省长王政吗?❓❓显然不是的,要动一个副省长,还不至于让书记离场。王政只不过是这股势力中的一颗棋子而已。

高明远被称为绿藤市的“地下组织部长”,并不是因为他背后有王副省长这棵大树,从级别来说,副省长王政的手还伸不到省组织部那里去。再说了,王政只是一个管经济的政府高官。

王政的发迹要从30多年前说起。

大学毕业后的王政被分到了绿藤市石门区天一街道办当普通的科员,他的运气极好,第三年,街道办主任和副主任在一次抗洪抢险中牺牲了,王政被临危受命,升为副主任,代理主任。

王政在工作中极为出色,充分地发挥了年轻人敢想敢干敢冲的精神,恰逢改革的春风徐徐吹来,王政的能力在那个时代脱颖而出,鹤立鸡群。

一个人再有能力,没有提携也只能是玉嵌石中。王政遇到了他的贵人,石门区宣传部干事,赵立根,对,就是后来的中江省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省扫黑办主任。赵立根大不了王政几岁,但是他却慧眼识珠,觉得王政此人日后必有发展。

赵立根只是宣传干事,根据级别来说,他和街道办副主任王政差不多,怎么就成了王政的贵人了呢?❓❓因为赵立根的岗位——搞宣传。

赵立根充分利用手中的舆论宣传手段,将王政捧为了绿藤市石门区的改革先锋,时代模范。王政这颗璞玉逐渐被绿藤市高层发掘,而此时的王政已经将高明远收入麾下。

高明远本是一个官二代,因为受到时代冲击,父母双亡,他大学辍学回来在绿藤市各个乡镇收罗点山货贩卖,在一次偶然中,他目睹一起杀人案,作为唯一的目击证人,他给凶手做了伪证,让凶手逃过法律的惩罚。

凶手就是刚刚从狱中出来的老宁,就是喜欢吃大蒜的那位冷血杀手。老宁杀了一个人,贺长河,贺芸的大伯,贺长江的大哥,贺长江是石门区天一派出所的所长,贺芸的父亲,后来胡笑伟所长的师傅。

老宁还有一个身份,王政的远房亲戚,王政的姐姐嫁到山东,她的丈夫有一个表弟就是老宁。老宁因为投机倒把被贺长河抓了进去,判了三年,最后被王政给捞了出来。

老宁杀的贺长河与王政的父母有仇,因为有了高明远的伪证,老宁逃过一劫,也因为此事,高明远结识了街道办副主任王政,一直成为了王政在黑道的白手套。

高明远从一个收上货的逐渐成为绿藤市最大的资本大佬,黑社会大哥,真的只是靠着王政这棵树吗?❓❓显然不是的。

王政的履历一直和绿藤市的经济挂钩,有了赵立根赵干事的宣传,王政从街道办逐步升为了石门区副区长,权力越来越大,他的欲望也越来越大。

一个男人的基本欲望是钱和女人,王政是男人,他在这两方面的欲望比一般的男人更大。

有了高明远,王政基本能够满足这两方面的欲望,精明能干的高明远有了王政的扶持,生意越做越大,财富越来越多。高明远的欲望却与王政不同,他更爱的是权力,虽然他永远无法浮出水面享受正常的权力生活。

既然无法在阳光下享受权力的快感,那就在黑暗中操纵一切让自己的权力欲望得到满足吧。

要想在黑暗中享受权力,如果没有一把伞把阳光遮住,高明远就会死得很快。这把能够将阳光挡住的伞并不是副区长王政,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

还有一个人和高明远是一路人,那就是赵立根。虽然他只是一个宣传部干事,却对权力的欲望极大,他与王政最大的区别在于隐忍和低调,如果王政是一个猛冲猛打的经济发展强人,那么赵立根就是一个低调至极,却在寻找一切机会的“司马懿”。

赵立根的机会来了,80年代初期,绿藤市班子大调整,退了一大批岁数大的领导,一些年轻中层干部逐渐走上了领导岗位。赵立根还不是中层干部,却在这次机会中从宣传部调到了组织部,同样只是一个主任科员。

这就够了。

赵立根当年帮了王政,王政心里很清楚,能够在那个圈子里混,大家都是人精,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大家都有利益,当然利益也可以交换。

王政打算找自己的“贵人”赵立根做一笔“买卖”。

王政想从副区长的位置上爬起来,却相当的困难,原因很简单,当年的贺长江所长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升为绿藤市政法委副书记。贺长江的大哥贺长河死得不明不白,疑似凶手老宁是王政的远房亲戚,唯一的目击证人高明远摆明是王政的人。

贺家和王家有仇,贺长江心里有无法解开的疙瘩,王政想要爬起来,比较困难。如果想要绕开贺长江的阻挠,必须要有一个自己人爬得比他更高 。

赵立根,王政想把他捧起来,赵立根更渴望自己爬得更高。两人一拍即合,却需要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的帮助。

这个人就是高明远。

高明远一直跟着王政混得风生水起,在那波大潮中赚了第一桶金。高明远有钱了,很有钱,但是王政更看重的是他的背景。

前面说了,高明远是个官二代,父母在那个时代双双自尽而亡,他父亲有一个生死之交的战友平反复出了,职位相当高。

王政和赵立根想要攀上那根高枝儿必须要有高明远,既然高明远有如此强大的背景,为何王政还要将赵立根推出上去,而不是直接利用这层关系将自己提升一下呢?❓❓

这就是王政的高明之处,高处不胜寒,越是高的地方,越需要盟友,这样的盟友能够在关键的时刻救命。

有了高明远的穿针引线,金钱开道等等一系列操作,成熟稳重的赵立根被破格提拔了起来,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他更是在短短几年时间内站稳了脚跟,甚至进入了绿藤市委决策层。

有了赵立根这棵树,改革先锋王政自然屡受提拔,而他的死敌贺长江却在绿藤市政法委副书记位置上干到了退休,再没有进一步。

王政、赵立根、高明远三个人绑在了一起,三个人中真正的带头大哥却是后进的赵立根,原因很简单:他的职务一直比王政高,他的谋划能力远超王政和高明远。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江省基本操纵在这三人手中,十多年来,来来去去三任书记均无法打破这个黑白交织的怪圈,直到肖书记从外省空降中江省。

肖书记的工作屡屡受阻,原因却屡查不现,直到一封遗书摆在了他的案头。

这封遗书是贺长江写的,里面的内容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贺长江自省在这几十年工作中的一些违纪违规行为,二是举报王政副省长在经济方面的违法行为。

当然,遗书中贺长江还提到了中江省高层有一个能量巨大的利益集团,他们扶持亲信,打击异己,将中江搞成了铁板一块,水泼不进。

肖书记感到事态严重,进京汇报,并搬来了中央督导组这把尚方宝剑。

赵立根作为整个官商黑恶势力的老大隐藏得很深,知道他身份的人只有王政和高明远,对王政来说,只要赵立根不倒,一切都有机会,对于高明远来说,即使是再大的案子,只要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省扫黑办主任赵立根还有权力在手,高明远是死不了的。

高明远最后还是被判死刑,赵立根依然未到,最后还与中央督导组长骆山河举杯相庆铲除了中江省最大的黑恶势力高明远和最大保护伞副省长王政。

正义真的输了吗?❓❓最大的罪魁赵立根逃出生天了吗?❓❓并没有,可能大家忽略了一个细节,高明远的助手郑毅宏(孙红雷老婆饰演)⭐最后时刻威胁王政,这么多年来他们转到维京、开曼群岛的巨额款项必须要她每天输入密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660565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