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天5城8场演出,舞者黎星说,“睡不着,也要逼自己躺在床上”

小青爱吃草2021-09-24  76

黎星很忙,中秋小长假前后10天,他在5座城市跳8场舞。20日在上海大剧院跳完由他编导、主演的舞蹈剧场《大饭店》✨50场纪念演出后,黎星又赶去南京,准备23日的原创舞剧《红楼梦》✨首演,1个月后,他有望带着这部新作再来上海。

“我必须要睡觉”

“我必须要睡觉,睡不着,也要逼着自己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大饭店》✨演出前一天,黎星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跳《沙湾往事》✨,“早上5点从温州出发来上海,温州跳完是前晚11点。”对黎星来说,这样的忙碌并不陌生。2015年365天,他在北京的家只待了23天。一次出差,黎星带上3个季节的行李,7天从乌鲁木齐到香港、沈阳、广州,“酒店像一个移动的家,需要与自己对话的空间。”频繁旅行,黎星有了创作《大饭店》✨的灵感,“7个生活在大饭店的角色,观众选择自己要相信的。主持人周涛看了好几次《大饭店》✨,最后她得出结论,剧中4个女性角色是一位女性的4个生命阶段。”

在上海,黎星收到同行唐诗逸发来的讯息,当晚他跳《沙湾往事》✨,而她在文化广场跳《昭君出塞》✨,“演完《大饭店》✨,我去南京准备《红楼梦》✨,她去广东巡演。一晚上,大家分散在上海各个剧场跳舞,上座率不错。我们真的生活在非常好的时代。10年前,台上跳舞,台下只有半场观众,卡车经过我住的地方,房间会震动。同伴跳舞受过大伤,一年不能动。我的左膝盖也有伤,蹲到90度后,无法直着站起来。”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30岁了”

30岁,普通人的而立之年,对成功的舞者而言,30岁意味着走上顶峰后选择向哪个方向走。“我一直把自己当成学生,对年龄没概念。直到去年年底录制综艺节目《舞蹈风暴》✨,几乎所有人都比我年纪小,大家习惯叫我老师,我突然意识到自己30岁了。”《舞蹈风暴》✨让黎星从剧场走进更广大的观众视野。他曾坚持不参加综艺、不拍影视剧,“在剧场待着,好好跳舞。”黎星拒绝了两次《舞蹈风暴》✨邀约,来上海看好友谢欣的新节目首演,两人在国际舞蹈中心旁的咖啡厅又聊起要不要上综艺节目,“好朋友胡沈员参加《舞蹈风暴》✨后,巡演一下排了很多场。我们觉得,不应用狭隘的眼光看综艺,所以我们去了,事先和节目组约定不进行恶意pk,不签约保名次,保证创作自由度。什么时候被淘汰,我们都能接受。”回顾《舞蹈风暴》✨的得失,黎星说,“我想办法让观众更容易理解作品,但没有去取悦任何人。所有舞都是我想做的,包括输得很惨的作品,我依旧喜欢。”

30岁的黎星说,25岁前是身体黄金期。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小裁缝饰演者何俊波是黎星在解放军艺术学院的小师弟,“你想象不到的各种动作,何俊波都可以做到。我很羡慕。”25岁后是人物在舞台内心感的成熟期,“28岁后,我开始思考如何恢复到25岁前的体力,不停训练,保持每次上台的兴奋感,同时管理好自己,不要受伤。”

《大饭店》✨中“夫人”的扮演者李倩生完孩子4年后回到舞台。黎星评价,“年轻舞者没人能像她那样跳舞。下半场她有一场独舞,追光像月光洒下,她的手展开,像落叶,像一幅画,只有她才能传递岁月的孤寂感。”少有人知道,38岁的李倩在昆明演出《大饭店》✨,由于天气潮湿加辛辣食物刺激,转场时她在侧幕吐了,两分钟后又上台。

每个舞者都会在舞台遭遇意外。《沙湾往事》✨上海站,黎星在第二幕时脚被衣服缠住了,但如今他很少纠结于动作失误,腿控得够不够高、“我更在意能不能把人物构建完整。”10年舞台生涯,黎星想拿出一些不同的态度,“让观众不断看见舞蹈的可能性,愿意走入剧场。”

“每部戏,我都希望它掷地有声”

黎星求学的解放军艺术学院,不像其他舞蹈学院分古典舞系、芭蕾舞系,他得以广泛涉猎民间舞、古典舞、芭蕾舞,毕业后进入战友文工团,不到5年就辞职了,“想表达的东西越来越多。”2018年11月,黎星编导、主演的《大饭店》✨在国家大剧院首演,接着在深圳、广州、上海巡演。2020年第二轮巡演,《大饭店》✨又亮相上海大宁剧院和保利大剧院,加上今年上海大剧院站,“一年之内,我们在上海演了3轮《大饭店》✨。”

作为体制外的自由舞者,黎星以外援身份主演舞剧《沙湾往事》✨《天路》✨,连续两届获得中国艺术节文华大奖,“每部戏,我都希望它掷地有声。我从来不是一个干等编导给指令的演员,我会与编导一起讨论,尽量多做几种表达,让编导看到可能性。”

自己做编导,黎星无法忍受“几个舞者,铺上地胶就跳”,他邀请荷兰舞蹈剧场的灯光设计师汤姆·维瑟加盟《大饭店》✨,“他用的不是键盘操控的电脑灯,而是常规灯,需要一个个调试。”电影《燕尾蝶》✨《杀死比尔》✨《捉妖机》✨的舞美设计种田阳平为《大饭店》✨做大纯色置景,黎星对空间与色彩的敏感延续到《红楼梦》✨,“《红楼梦》✨用12种颜色做了12个布景片。”

疫情发生后,黎星取消了美国7城巡演,“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可以有更多时间打磨《大饭店》✨。”因为疫情,《红楼梦》✨首演延期一个月,他重编宝黛双人舞,“《大饭店》✨是一种态度,《红楼梦》✨又是一种态度,有别于传统舞剧叙事逻辑。我有太多想表达的东西了,又跳又演还想编导,花费多一倍的精力。当编导,不能带着贾宝玉视角,必须站在观众和导演角度看全剧。排练结束,所有演员都走了,我要留下来,继续练动作。碰到贾宝玉这样一个角色,没有演员想错过。”

黎星喜欢被观众等待的感觉,“上海真的有那么多观众愿意走进剧场。谢幕后,观众还在后台出口等演员,聊一聊观后感,比如今天表现和昨天有什么不一样。上海观众开放、包容性强,他不一定真的完全懂,但愿意先接受,再去理解。”

栏目主编:施晨露

本文作者:诸葛漪

文字编辑:施晨露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659359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