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焕英”们竟然“输”了

小青爱吃草2021-09-24  78

中秋档落幕了,但大银幕的精彩仍在继续。

《峰爆》✨和《关于我妈的一切》✨都将内容直指家人相聚的情节。前者涉及父子关系,后者从片名就能让人明白是关于母女情感。

除了清明档的《我的姐姐》✨之外,春节档的《你好,李焕英》✨,英文名直接就是《Hi,Mon》✨,以及后续端午档的《了不起的老爸》✨,而这部电影最初的片名则是相对隐晦的《起跑》✨。

或许有《你好,李焕英》✨在前,曾有不少人猜测《关于我妈的一切》✨有机会成为黑马选手,甚至说,讲母爱的影片会比父亲情感“好卖”。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对于强情感输出的中国人而言,亲情一直是绕不开的话题。

尤其在当下社会中,孩子与父母的代际关系,或者是父/母缺席孩子的成长,是目前各种影视作品最爱讨论的话题。对于这种关系的创作,从戏剧性和社会话题传播上,也非常值得研究。

我们整理了2018年10月1日至2021年9月23日上映的部分华语电影中亲子关系,试图用数据去解构这些关系的“胜者”。✅(注:为突出数据类别可对比性,类似《地久天长》✨《送你一朵小红花》✨涉及一家关系的影片不进行收纳讨论)⭐

我们发现,在上述26部电影中,

不能否认的是,亲子关系是这两部电影重要的“辅助剂”。

《流浪地球》✨在后期制作中,调研观众指出了原本作品中父子关系淡薄,在郭帆对其进行内容补拍之后,男主角的父子关系一度成为了电影本身的加分项。

在《魔童降世》✨所改编的原作《哪吒闹海》✨中,父权在典型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不可撼动的位置。但在饺子的改编中,软化了李靖和哪吒的父子矛盾,把封建的父权加以温柔处理,反而触中了当下观众的软肋。

如果忽略亲情在电影中的加成作用,似乎“父亲”就不如“母亲”讨喜了。

这种情感表达在以父爱为母题的作品中,都很难匹及的。电影《银河补习班》✨和《刺杀小说家》✨中的父亲行为动机,似乎也很难成为真正走进观众的内容。

《刺杀小说家》✨中,父亲为女拼搏的元素,却实际被电影本身的冒险、动作等元素抢走了光芒,直到最后情感涌出的时候,或许也被“冒蓝火的加特林”给打散了;《银河补习班》✨中的父亲形象,更像是“别人家的爸爸”,在故事里的那个“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年代,反而成了某个时代成长的人的一种精神寄托。

相比之下,《误杀》✨中的父亲则是完全处于对女儿的保护,更能引得共情和理解。不仅如此,在明显的动机下,就连陈冲和谭卓所饰演的母亲,都能在影片中,让人印象深刻。

不能忽略的是,

在最新曝光的《误杀2》✨海报上,写着“《我的爸爸》✨”,似乎也暗示了会再次和父爱相勾连。

当然,我们从统计中也能发现,近年来表达母子/女关系的电影正在增多,上线流媒体的《囧妈》✨《春潮》✨也均是这个范畴。

尤其当越来越多女性电影人走上台前,加上《你好,李焕英》✨的票房大卖,在今年的上影节项目创投上,31个入围终选的项目,就有约三分之一在主角设置和故事大纲里,关注母亲与儿女的关系。而《春潮》✨导演杨荔钠的新作《春歌》✨,日前也正式在杭州开机,同样将镜头对准了一对特别的母女。

近年来,从《红海行动》✨到《中国医生》✨,越来越多表现家园情怀的电影被观众关注和热爱,反而以小家为出发点的亲情电影被相应束缚。

留意今年上映的电影,不管创作者是如何思考的,

前期全程打出特效卖点的;社会议题更强的电影《兔子暴力》✨,在上映的时候,

类似的案例更是层出不穷,这些宣传目的多数明确,

很多这类影片都能取得不错的市场反馈,甚至其中的“妈妈”“爸爸”的角色多能引起认可,演员后期更是在其他作品中,包办了类似的角色。

结合上文的市场表现来看,档期对于影片的加成不可忽略。

除了,尤其那些票房超10亿的影片,多数是靠着春节档给予的重要加成。而像月初上映的《妈妈的神奇小子》✨,即便有情感和品质,但票房目前不过2000万。

很显然,

在《关于我妈的一切》✨上映前,不少人寄予它会成为“下一个《你好,李焕英》✨”。很显然,目前仍未破亿的票房成绩,很难实现大众的期望。

回顾过往单纯描写亲子关系的电影,除了《你好,李焕英》✨之外,多数并没有像商业大片那样亮眼的票房成绩。

完全关注两代关系的电影作品《柔情史》✨和《春潮》✨,即便均获得了品质认证,但市场表现也是不尽如意。

可见,这类题材在表达上,有着较高的要求。

上映期间,亲子关系被宣传所强化的《找到你》✨《银河补习班》✨《一秒钟》✨等影片,实则更容易被影片中的其他社会意义引导。

《找到你》✨聚焦社会上的儿童拐卖等新闻事件;《银河补习班》✨针对学校和家庭对孩子的成长教育;《一秒钟》✨则把重点放在了电影人的情结之上。可见,这类影片多数从社会议题或者热门话题出发,拔高本身的社会性。

而那些获得商业认可的电影,多数把亲情当作调剂品。

《流浪地球》✨的成功依赖于中国科幻电影的探索;《误杀》✨前期对外主打的也是悬疑类型;《刺杀小说家》✨则用特效来支撑整个奇幻叙事……甚至是连《你好,李焕英》✨,虽然最终母女是一个强有力的“催泪弹”,但故事前期仍是用全民偏爱的喜剧进行讲述,后期又埋了不少反转,让情感有了更强烈的抒发。

类型化的叙事方式,能让观众从观感上,得到更进一步的刺激。

诚然,亲情题材的电影难,难在“生活化”,难在“戏剧化”。太靠着前者,容易沦为文艺片,太偏向后者,则影片难以让观众真正共情。

不可否认,电影从生活而来,又回到生活中去。浓情时刻的催泪故事,似乎一直是中国观众喜闻乐见的,可是单一的催泪,并不是绝对有效的武器。尤其是随着电影市场化的发展,这类题材电影渴望有更好更现代的表达方式。

离家久了,可能会想念父母的一句唠叨;待久了,或许会想逃离他们。这就是孩子和父母矛盾玩味的关系。这份普世的情感是永远不会过时,在所有的生活中,它永远也是最真诚的。

《你好,李焕英》✨之后,不少人都想创作第二部类似的作品。但是很多人都忽略了,

电影人每一次对亲子情感关系的描写,落笔之处,应该更多有自己的情感,以及泛观众角度的思考。

中秋档4.97亿收官

、与

只要你点,我们就是好朋友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659168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