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幻电影的塑造方面,中国对于地球的关注,要大于美国科幻电影

小青爱吃草2021-08-05  159

导语:

从当前为数不多的中国科幻电影创作中可以发现,中国科幻电影创作中的赛博格虚拟现实空间的想象与文化参照,始终以西方科幻电影为准绳。在科幻电影的塑造方面,中国人对于地球的关注度在某种程度上要大于美国科幻电影。相应地,中国科幻电影对地表之外、架空现实的赛博空间的表述力,则相对羸弱很多。更重要的是,赛博空间的想象能力指向的是一条通往未来人类生存空间的想象之路,中国电影则整体呈现出创造力方面的匮乏,取而代之的只是一味地追求科幻空间的视觉奇观效果,反而使得地外空间、赛博空间的文化坐标暧昧不明,这些架空现实的虚拟空间所定位的文化身份位置,也因此语焉不详。


影片《长江七号》✨里唯一呈现宇宙空间的方式

小狄躲在黑暗的衣柜里,依靠不明的外星生物所散发出来的全息影像才看到了地外星系的整体面貌,这既可以看作是一种赛博格虚拟现实空间,也可以读解为是小狄与长江七号进行心灵感应之后看到的视觉幻象;《卧龙岗》✨里的外星人珠子返回星球的空间展示方式,是一个经过了纯色处理的黄色的异度空间,同样,它既可以视为赛博空间,也可以看作是人类与玛雅人相告别的精神空间;还有影片《拯救爱情》✨里洞穴般的蓝色T星球,以及《词与物》✨中封闭的异托邦空间等,中国电影人对于赛博空间的想象,总呈现出一种被动、封闭或者暧昧不明的状态。

自晚清以来

西方科技、工业与文明对中国人而言意味着一种可以带中国脱离当时民族国家耻辱的先进文化事项,中国启蒙知识分子对其寄托了摆脱民族危亡与屈辱境地的希望。西方先进的科学理念与文化价值观,在很大程度上成为重塑中国民族性格与国家身份的可能。在中国科幻电影创作中,我国电影人对于西方科技文明,延续了晚清以来的极大的快乐憧憬;对于赛博格身体人机合成状态的身份混杂的处理方式,也充满了乐观、肯定的自我认同,而这种身份混杂的自我认同状态,内在地包含了对西方科技文明的他者认同。


中国科幻电影中的赛博格身体

某种程度上是一个人类/中国身体与机器/西方科技文明的合成体。最终,该合成体的后人类特征的中国文化身份表述方式为缺乏反思力的,对赛博空间、虚拟现实以及地表之外的空间的无限向往。例如,香港科幻电影《女机械人》✨《超级学校霸王》✨等塑造的赛博格身体,所谓人机合成体表现为一种由身份错乱而引发的搞笑噱头,既传递出九七回归之前香港文化焦虑与身份想象的紧张,更体现出香港在当前地缘政治格局中文化身份的无根性。在同时期大陆拍摄的科幻电影,如《凶宅美人头》✨《合成人》✨以及《毒吻》✨等,尽管体现出对于西方科技文明与生化技术的恐慌心理、具有一定的反乌托邦色彩,但从创作者对于赛博格身体的塑造方式及其身份想象来看,这些影片无意探讨未来科技文明时代的中国身份定位,赛博格人类仅作为一种身体奇观而展示,旨在刻意营造某种恐怖气氛,以最大程度挖掘娱乐价值。

结语:

随着中国人快乐地拥抱西方科技、成为其忠实信徒之后,中国科幻电影很快陷入了对影像的奇观化呈现之中,文化身份的位置也因此难以定位。千禧年之后的合拍片时代里,无论是《公元2000》✨里的人工智能,还是模仿美国科幻电影《人工智能》✨里的机器人造型的《机器侠》✨,或者是《未来警察》✨与《全城戒备》✨中人机混合体的超能警察形象,以及《长江七号》✨中的外来科技宠物狗塑造,同样无意于在赛博格身体上寄托某种关于未来身份的想象与文化定位,而是不断地将赛博格诠释为西方科技文明的符号,描绘的是一副拥抱高科技文明的快乐乌托邦情景。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575021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