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春进白家不很光彩,凭什么咸鱼翻身靠温厚善良还是绵里藏针

小青爱吃草2021-08-02  232

在白家,谁草鸡变凤凰,成功咸鱼翻身?❓❓首屈一指的当然是白景琦的原配,詹王爷的外孙女,武贝勒和大格格的私生女,黄春。

黄春第一次进白家,是未婚先孕。连当家二奶奶的面都没见着,就被赶了出去。

黄春第二次进白家,是跟着玉芬姐回去的。当家二奶奶依旧不见她。当时黄春即将生产,疼得满炕打滚,二奶奶仍然要赶她出去。

要生孩子到外边生去。这是当家二奶奶,黄春婆婆的原话。要不是儿子赶在二奶奶进门之前迅速出生,黄春恐怕真得到大街上生孩子。

孩子的啼哭,让二老太太心一软,留下了黄春。当时白景琦在济南打拼,黄春带着刚出生的儿子敬业,在白家做留守媳妇。

进门方式不光彩,丈夫不在身边,没有娘家可以依仗,黄春的境遇可谓凄惨;

但世事难料,时间仅仅过了几年,黄春就在白家稳稳地立住了脚。

留守媳妇黄春不仅得到了二老太太的认可,由暂住变成了长居;还得到了白家老老少少的喜欢,人缘甚好。

黄春为什么能咸鱼翻身,在白家成功立足?❓❓是因为为白家添了男丁?❓❓是因为白家畏惧詹王府或者武贝勒?❓❓再或者是因为白家人怕白景琦?❓❓

都不是。

且不说詹王府当时已经失了势,即便詹王府如日中天的时候,白家也没怕过呀。何况那个除了吃喝嫖赌在行,其他样样稀松的武贝勒?❓❓

白家人怕白景琦倒是真的,但二老太太不怕他。白景琦对谁都浑,就怕母亲。母亲一个凌厉的眼神,他立刻哈怂;

以二老太太的为人,虽然因为隔辈人出生,一时心软,但肯定不会因此废了规矩,不讲原则。

就算二老太太喜欢孩子,她也可以在黄春满月后将她赶出去。如果说,黄春留在白家是幸运。

那么黄春能够在大宅门咸鱼翻身,靠的就是自己绵里藏针的性格了,

虽然小说中,没有具体写黄春是如何赢得二老太太欢心,全家人喜爱的。

但窥一斑见全豹,从黄春的三个决定,一个坚持,可以推断出黄春坐稳白家少奶奶位置的缘由。

黄春能够成功在白家站住脚,非一日之功。和她的性格、修养、见识有关。

黄春的身世比较尴尬,说好听点,坎坷;说难听点,来路不明。黄春是詹王府大格格和表弟贵武的私生女。

当然了,大格格和贵武的事情不能让黄春背锅。但这种出身,确实天翻地覆地改变了黄春的生活轨迹。

詹王府外孙女的身份何等荣耀?❓❓本来含着金汤匙出生,应该享受人间至尊富贵的金枝玉叶黄春,童年、少年却过着贫寒的生活。

詹王府的大格格生下一双儿女后不久,就被去新疆打仗回来的父亲发现了。看到女儿做出让家族蒙羞的丑事,詹王爷怒不可遏。

詹王爷一边逼问大格格孩子的父亲,一边派人将两个还在襁褓中的孩子,秘密送到了乡下。

黄春和哥哥黄立被送到了一户贫寒的家庭,从小跟着养父尝尽生活的艰辛,小小年纪的黄春要做很多繁重的家务。

白景琦的三叔白颖宇,为了报复詹家和贵武,更为了奇货可居,费尽周折找到了黄春。

白颖宇将黄春带到京城,却不还给詹家和贵武,而是将她藏在教堂里。以黄春做诱饵,敲诈詹家、胁迫贵武。

从小就过着漂泊不定生活的黄春,境遇固然可怜,但也因此有幸认识了白景琦。

白景琦从小就顽劣异常、好勇斗狠。经常打得堂兄弟满院子跑。但他有底线,从来不欺负女孩子。

黄春过着居无定所、寄人篱下的生活,看谁都心怀忐忑低眉顺眼,但唯独面对白景琦,敢于袒露真情,耍小女孩的小性。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北京发生兵乱,黄春趁乱跑了出来。挣脱枷锁得到自由的黄春,有两个选择:

一,去詹王府找外公,找舅舅;二,找亲生父亲贵武。

但黄春却选了第三条路——找白景琦。

黄春告诉白景琦,她从教堂逃出来了,她不跟白颖宇了。她现在怎么办呢?❓❓去安国办药刚回来的白景琦,看到黄春非常高兴。

白景琦想了想,带着黄春去了自己家花园,安顿下来。

这是黄春自己掌控人生后,做的第一个重大决定。这个决定为她进入白家大宅门埋下了伏笔。

后来二老太太带着一家人去西安避难,景琦留守京城。等二老太太回到京城时,黄春和白景琦早就两情相悦,天地做证——在一起了。黄春还珠胎暗结,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这在当时的社会,绝对是个大雷。

严厉的二奶奶马上就要回来了,怎么办?❓❓对白景琦有监护职责的胡总管,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时候黄春又做了第二个决定:我生是白家的人,死是白家的鬼。白家不要我,我就去死。

不能不说,黄春的这个决定,既给了白景琦一个定心丸,又给白景琦打了鸡血,激发了他男子汉的血性。

果然,白景琦不负所望,勇敢地负起了保护黄春的责任。黄春此举,是心之所向,自然流露,而不是阴谋,更不是心机。

以黄春当时的情势,除了跟定白景琦,她确实无路可走。她的娇嗔,只对白景琦。

这是对白景琦的信任和对两个人感情的笃定。

黄春和白景琦的事,在三爷白颖宇添油加醋地推波助澜下,成功让当家人二奶奶暴发了雷霆之怒。

二老太太口头承认了黄春这个儿媳,但同时决定将黄春和白景琦赶出家门——不混出人样来,不准回来。

面对二奶奶的严厉惩戒,黄春不哭不闹,不嗔不怒,坦然接受。表现出了黄春安分、明理的一面。

这一点,无论在白家人心中,还是二奶奶眼中,都是加分项。

黄春和白景琦就要走了,二奶奶仍然坚决不见白景琦。白景琦和黄春只能在门外给二奶奶叩头告别。

作为即将为白家开枝散叶,还没拜见婆母,就被赶出门的儿媳,黄春没有一丝怨怼。她隔着门,和白景琦一起,恭恭敬敬地下跪、磕头。

这一幕,和后来杨九红偶遇二奶奶时,咬牙切齿地说出:我是佳莉的娘。是不是鲜明的对比?❓❓

黄春在白家,上有当家的强势婆母,旁有天王老子老二我老大,不服天朝管的夫君,能让她发挥自我的地方并不多。

但每临大事有静气的黄春,面对亲生父亲贵武时所做的决定,还是让人惊讶敬佩。

贵武是个人品低劣、自私透顶、烂泥扶不上墙的人。

贵武也是大格格、黄春、黄立,甚至詹、白两家所有矛盾、仇恨、不幸的根源。

作为情人,贵武没有担当。和大格格的私情被揭穿后,贵武没有挺身而出,为大格格遮风挡雨;

清朝亡了,曾经的皇亲国戚、天朝贵胄跌下了神坛。贵武这种花天酒地、不学无术的人,自然最先被时代淘汰。

眼看着生活陷入了困境,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穷困潦倒,脸皮比城墙还厚的贵武,摆起老丈人的谱,来白家认闺女,想依附白景琦。

这件事很让人恶心。但关系到黄春,关系到骨肉亲情,白景琦不好擅自做主,只能征求黄春的意见。

如果黄春认了贵武,或者即便不认他,但为他向白景琦说句话,谋个差事,混口饭吃,绝对不是难事。

黄春对这个需要她自己做决定的大事,立场非常鲜明。

黄春斩钉截铁地做出了人生第三个,也是最重大的决定——不认。

又一次表现出绵里藏针的性格。

黄春清楚地知道,她如果认了贵武,就是湿手沾面粉——甩也甩不掉。

以贵武卑劣的人品,贪婪的性情,让他沾上白家,沾上白景琦,那将是个没完没了的麻烦。

对于贵武舔着脸要救济一事,黄春的做法也很决绝——给五两银子。

白景琦从小被贵武绑过票,他也看不上贵武,也不愿意搭理他。但黄春只给五两银子的“大手笔”,白景琦都看不下去。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571058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