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年代,星睿文化的“泛文化”坚持 专访令狐列

小青爱吃草2021-08-02  143

采访/唐瑞峰

当周轶君说出“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窦文涛自然接过“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时,多少人感慨再没有比这更令人感动的泛文化节目了。

三两好友,谈美食、叹美景,于西北穿越时空,于戈壁看星云变幻,于油田捕捞时间记忆。两季《锵锵行天下》✨致力于慢生活、大人文,在世俗间打造出一片心灵绿洲。这曾是多少人穷极一生的追求,这也成为《锵锵行天下》✨背后的星睿文化,在这个娱乐至死年代带来的坚持。

美好,满满认真生活的劲儿;朴素,充满诗意和真知灼见,是星睿文化推出的一系列泛文化节目的特色,也是打动观众的精髓。

从《锵锵行天下》✨9.2分到《锵锵行天下2》✨9.4分,从《圆桌派》✨8.9分、《圆桌派2》✨9.2分、《圆桌派3》✨9.1分、《圆桌派4》✨8.9分到《观复嘟嘟》✨的9.0分,这一系列豆瓣高评分综艺以一套看似背离“流量至上”的市场逻辑,但又忠于创作规律的制作思路自我发酵,在年高达百部的综艺节目市场保有一隅,继而成为星睿文化出品的代名词。

高门槛品类“吃螃蟹的人”

近年来,从电视台体制出走的明星综艺制作人,历经身份转变、网络冲击、创作调整等多重挑战,已成为综艺制作的最重要市场力量,行业亦将注意力过度倾斜在以娱乐向节目为主的内地明星节目制片人身上。

作为一家聚集了前凤凰卫视各路精英和最优秀的专业制作人的传媒公司,星睿文化显得低调且务实,源于凤凰卫视的内容创作与经验积淀,创始人兼CEO令狐列和一系列“凤凰人”在创业之初,就将星睿文化定位为专注做文化内容的公司,在制作泛文化视频领域,星睿文化称得上业内翘楚,星睿文化团队里的十多个核心人员皆出自凤凰卫视。

(星睿文化创始人兼CEO令狐列)⭐

广告主避之不及、商业模式的前路不明进一步掣肘了文化类节目的发展。此前,实力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关正文在接受传媒内参采访时曾表示,虽然也制作了多档优质文化类节目,但自己并未感受到市场太多的热度,“人类文化是一条长河,大家已经(在纯娱乐节目中)⭐乐呵十年了,或许这是人类文化的修复作用,在自然而然起着效果”。

“做文化节目是有高门槛的。我们做文化类节目,是矢志不渝,坚定不移的”。令狐列告诉传媒内参,“一提到大投入的娱乐节目,大家会眼红耳热,但文化节目似乎成了一个‘费力不讨好、捉襟见肘’的品类,所以苦哈哈就是其中的一个高门槛,而另一个高门槛,则是对文化品质的高要求以及内容创作者坚守的初心。

传统媒体出身,让以令狐列为代表的星睿文化创作者们不舍放弃曾经做文化内容的理想。新生的星睿,以泛文化综艺为切入口,并在未经市场检验之下,勇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坚持六年换来了一批颇具市场反响的佳作。

比如,《圆桌派》✨成为豆瓣评分语言类第一,全网文化类节目点击量第一,四季节目总播放量超4亿;《国宝·发现》✨在播出期间,同时段全国卫视排名前列;《锵锵行天下》✨两季节目豆瓣评分超9.0,第二季更以9.4的高分触及国产人文节目天花板;《观复嘟嘟》✨则让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在跨界和跨代间交错呼应,实现总播放量1.5亿+,集均播放量300万+;《孩子说了算》✨优酷点击率破5000W,优酷同期类型同类节目稳居第一,荣获2018年澳门广告节最具创新节目奖,他说这些的时候一再强调,其实核心创作就是主持人们,是他们的智慧和坚持在引领节目的方向和内容。

水滴石穿的“泛文化”坚持

近年来,文化类节目在体量上并未有太大增减,出圈频率却在不断提升,《见字如面》✨《国家宝藏》✨《典籍里的中国》✨《唐宫夜宴》✨《祈》✨等文化类节目正焕发新的生机和魅力,这类节目因依托于本土文化,没有模式或者先例的借鉴,不管是形式还是内容上多是纯原创。

河南卫视总监刘林军在接受“传媒内参”采访时曾表示,当下年轻人普遍接受到了更好的教育,素质水平更高,他们对于文化的追求不是充当门面,而是一种内在的追求。“年轻人体现出来的这些特质,让我们做文化类节目越来越有信心,而不再是沮丧”。

“泛文化”是以某一文化焦点或流量为轴心,以大众可接受的文化理念为限度对文化进行横向开发,“泛文化”以文化为基本属性,以知识分享、智慧输出、精神愉悦为基本使命的节目。不同于以传统文化为基石的纯文化类节目,星睿文化将公司定位为泛文化精品内容的生产者。

所谓泛文化,令狐列的理解是,要跟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他希望星睿文化做的节目能够通过挖掘文化,让更多人在自己的生活和人生里领略和体会到这种悲喜,进而“感动自己,也感动别人”。

令狐列表示,不管做哪一类节目都不要指望把大众一网打尽。每一类节目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态。从星睿文化制作的节目中,《圆桌派》✨《锵锵行天下》✨《观复嘟嘟》✨《梅毅中国史》✨《国宝100》✨《国宝发现》✨,节目都会带有一抹生活的色彩,令狐希望能够潜移默化地融入到大众的生活,让人在亲切舒适的状态下,思考生活、思考社会,或者回望社会文明的发展。

“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多人会将更多目光和注意力转向泛文化类节目。虽然总有人年轻,更小的孩子长成年轻人又开始追综艺,但更多成长起来的社会栋梁,对文化节目的偏好和认同也在增加。做节目难,做引发思考的文化节目更难,泛文化类节目是有需求的。”

在令狐列看来,自己从不担心文化节目会死掉,“它无非就是没有流量明星,没办法成为全民狂欢的载体,但它有水滴石穿的效果”。

首先,从社会生态来看,文化类的节目有着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其次,从国家层面上,国家更愿意弘扬传统文化,从而促进国民素质的整体提高。令狐列希望,泛文化综艺能让人更加理性,更有胸怀地感念过去,期许未来,而这个艰巨的任务也落实在星睿文化制作节目的每一个镜头、每一句台词上。

每年坚持做六到七档文化节目,使得星睿成为泛文化节目制作公司中的佼佼者。而在令狐列看来,做文化内容首先是有趣,大家都愿意看。其次有用,让大家觉得有点意思。然后是有料,节目中还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

多赛道、多维度打通生态链路

泛文化综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真正把这些概念性的东西落地成具体的节目形式,则需要在模式上进行持续打磨。与当下流行的独立工作室负责制不同,在节目制作模式上,星睿文化坚持“集体讨论、个人决策”。这种节目生产模式也赋予了星睿文化独特的优势。集体讨论和探讨带来的1+1>2的效果,尤其是主持人的智慧和能量,最大程度上决定了节目的优秀。

“你看了100个节目,就是你再没有实力,但是你经验已经很充足了,更何况我们团队本来就是有才华、有能力、有思想的,他们再不断勤奋地学习和思考的话,那这部分就是一个创作的源泉。团队的十几个制片人和导演,每天想的都是新的节目和新的节目模式。”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571041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