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怕女孩的往事与今日

小青爱吃草2021-08-02  153

【1. 黑怕女孩往事】👉

在谈论《黑怕女孩》✨之前,我倒想起了这么一件事。

那是2017年的年末。我当时还是广州女团1931的A&R制作人,每日看女孩们在练功房里训练,在录音室里帮她们配唱。那会儿,《创造101》✨还没有开播,还要等上一阵,这里的女孩们才会去那个bling bling的舞台上接受检阅(注:1931女团其中有5位成员参加了首届《创》✨)⭐;但,那年夏天,《中国有嘻哈》✨已成为了一个现象级的节目。几乎是一夜之间的,女生们都开始戴上棒球帽、穿上oversized的衣服,连走路都是酷酷的样子。

就在此时,我的团员中,有一位叫做卫倩妮的女生,拉着我说:小樱老师,我想做一首自己的Hip Hop歌曲。请你帮我制作。


(卫倩妮,前后分别加入1931女团、AIF女团。《创造营2020》✨学员)⭐

当她一次跟我说这事儿时,我几乎没有放在心上。想着,嗨,不就是小女孩看了几期综艺节目,做起了女rapper的白日梦嘛。

不料,又过了几天,我收到了这位女生交来的“申请书”:在一张A4纸上,一笔一划地写了她的决心,她有多喜欢饶舌,她自己在平日女团训练外做了多少的练习,她自己偷偷写了多少的歌,诸如此类。

我实在拗不过,便让她把Demo发给我,一听,果真是练习时长两个月半的rapper爱好者,只有简单的押韵,却不见任何flow的变化,更谈不上歌词里意群的构思等。于是我把这demo发给了一位朋友,也是著名的女rapper,大包子老师——对,你没看错,就是本次《黑怕女孩》✨中实力超群的大魔王选手,江湖人称冷酷阿姨的大包子。大包子很耐心地给我发来了长达20分钟的语音指导,一点一点地从最基础的部分教起。女生喜出望外,她本就是大包子的歌迷,然后乐呵呵地回自己宿舍房间继续研究去了。


(大包子DBZ,江湖人称“冷酷阿姨”,但其实是热心肠)⭐

虽然我们的女团第二年便因经营不善解散了,但卫倩妮同学还是非常倔强地,在那一年里自主发表了四首说唱单曲。后来,她重新加入了一个新的女团,经过了又两年的练习,得以参加《创造营2020》✨,但未能成团。而她的个人音乐人页面,其最新作品也定格在三年前,往后不再更新。


2021年,当我在看《黑怕女孩》✨的时候,我想起了妮妮倔强的眼神。

我想:如果那时候有《黑怕女孩》✨这个节目,她也许不必只有“女团”、“爱豆”这一条路了。甚至说,会不会因为有了这个窗口,她会坚持玩饶舌,让自己的作品越来越好呢?❓❓

【2. 女孩们的微博】👉

我知道,关于《黑怕女孩》✨这个节目,有不少杂音。

嘻哈圈里,把它当纯粹的竞演节目来看,会觉得这里头的rapper不够强;

所谓的“秀粉”,把它当《rapper 101》✨看,会觉得这里的女孩子不够“秀”;

会不会有人抱着看《乘风破浪的女rapper》✨的心态来的呢?❓❓估计也会……觉得小小的失望吧。

可是,《黑怕女孩》✨明明就是一个“以Hip Hop作为女孩们自我表达”的节目呀!❗️❗️这本来就不是一个比谁更快嘴、谁更符合“主流审美”,更不是来看“女孩们的战争与和平”的节目呀。


就黑怕这种体裁的音乐来说,自古以来就有“轻视女性”的传统。Hip Hop最初的源头,不过是十来岁血气方刚的小年轻们动嘴不动手的替代品,从街区小孩子们斗嘴的游戏发展而来,他们的女性观大概率等同于初中男生的水平——幼稚。在歌词里,动不动就会把女性描写成阻碍男性成功的重要因素,“别被那女人骗了”,“在我拼了命往上爬的时候拽我的后腿”等,强调男子气概、轻视女性,是黑怕的传统艺能。

所以,当一位女rapper要在男性主导的市场中获得一席之地时,她通常会采取攻击性的、傲慢的、反抗的、绝不向男性献媚的方式,把自己树立成一个头戴皇冠的女王形象,无论是欧美的Nicki Minaj、MIA或是我们的VAVA、万妮达,莫不如此。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们在成熟的嘻哈圈工业所听到的女性之声,都是这种脸谱化和极端化的产物。所谓女rapper的“女性视角”,其实是不是另一种“男性凝视”下的产物呢?❓❓


(Nicki Minaj,当今全球女rapper代表)⭐

如果有这么多年轻的女生喜欢黑怕、并尝试着用自己稚嫩的笔触创作黑怕,且她们其实并没有从2PAC、Snoop Dogg、Dr.Dre等开始听黑怕,没有这么多黑怕传统艺能的背负,那么,我们何不放下对女rapper的这些固有评判标准,把重点放在倾听上,去听听到底这些年轻女孩在想些什么呢?❓❓

几个月前,我收到一叠资料,一位好友对我说:小樱,我们这有一位妹子要参加一档新节目,叫做《黑怕女孩》✨。她本来是我们的小爱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着玩黑怕,自己也写了一些歌,去面试也通过了。你帮我看看她的这些demo,能不能快速地给她优化一下。

不消说,又是一位练习时长两个月半的黑怕练习生。于是,我给了一些制作的参考和建议,比如要不要做成更drill一点更炸一点的啦,或者是做成现在嘻哈圈很流行的“摇歌”啦。我甚至出了一个馊主意,发了一些Ashnikko(一位美国的女rapper,外形炫酷,各种赛博朋克的打扮)⭐的视频过去,说:要不,技巧不行的话,就在造型上下功夫吧。

(Ashnikko,Z世代正当红的年轻女rapper)⭐

当我在看《黑怕女孩》✨第一期的时候,我看到了这位小女生——她的名字叫做彭乙航,是的,长着精致的脸蛋,爱豆范儿。彭乙航唱了一首《I"m not Barbie》✨,“谁准你强迫我接受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随意dress me”,“我不想做个芭比,任人操控的芭比”,她所呈现出来的状态和她在Demo时的一模一样,青涩并带有一点笨拙,但,So What,她想说的已经在歌里都说完了,这就是她想要说的话。这就是黑怕女孩。


在《黑怕女孩》✨里,我听到的是没有被主流娱乐产业浸泡过、完全是出自她们这个年龄段自然的表达,有许多作品让我印象深刻。如王澳楠,她的《我妈妈让我好好学习》✨,以母女间的电话应答开场,“妈,我好像给腾讯一个节目选上了耶~哦,那你可以去腾讯工作了吗”,充满了幽默调侃的氛围,也把年轻人想在综艺节目中崭露头角的愿望和父母们认为更应该进大厂对比。这一代的年轻人,他们对于音乐梦想的态度和我们当年的“穷摇”一代当然不一样,他们既天真又理性,所以王澳楠才会写了“怕有人失望,可音乐在播放”,把她的矛盾展现给我们看;我最喜欢的一段则是“几年之后,会不会已经迁就,我在做着什么事还是也喜新恋旧;昨天晚上我翘了晚自习,在校园里面漫步,翘了晚自习就是不想回去写算数”,这种校园气息,属于年轻人对未来的憧憬与迷茫。

初舞台里,全都是这样无拘束的自我表达。Jinx周君怡的《听说你也想签我? 》✨表露的是女生们的自我审视,一首“年轻女孩娱乐圈指南”式的歌曲。在一档综艺节目中唱着,“用他们的ip,吞并着你的ip,合同一签就等着节目开机”,怎么看都有强烈的黑色幽默的意味。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570962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