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丹、谢霆锋这部动作片,精准地总结了陈木胜导演的电影人生

小青爱吃草2021-08-02  155

由甄子丹、谢霆锋主演的《怒火·重案》✨终于上映了,精彩的动作戏、紧凑的电影节奏,让这部片子获得了不错的评价。7.8分的评分水准,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观众们对于这部作品的态度。


作为陈木胜导演的最后一部电影作品,这部《怒火·重案》✨在镜头桥段的设计上,总是能给人浓烈的既视感。

电影一开始,警匪双方爆发枪战,“警方”中了圈套,被匪徒们肆意折磨。这段剧情的出现,不知道让多少影迷梦回陈导的《新警察故事》✨。



而随着故事的进一步发展,甄子丹出演的“张崇邦”、谢霆锋出演的“邱刚敖”,开始成为镜头的焦点。二人原本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但因为张崇邦的一个抉择,邱刚敖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转折,从一名“警察”堕落成了一名“匪徒”。

这段剧情,不知道又让多少影迷,回忆起了2013年的《扫毒》✨。


而当《怒火·重案》✨中那句“今晚谁连累大家,耶稣我都不给面子”一出,估计大部分影迷的脑海中,都不由自主的闪过了,张家辉那句经典台词。



当然,除了这些极具辨识度的镜头、台词,甄子丹“跳车救小孩”、“被上司针对坐冷板凳”的桥段,也不禁让人想起了陈木胜导演早年的《宝贝计划》✨、《冲锋队之怒火街头》✨。

陈木胜所有的电影作品,似乎都被浓缩到了这部《怒火·重案》✨之中。而这部作品,也精准地总结了陈木胜导演的电影人生。



80年代初,陈木胜进入TVB。一开始,他和杜琪峰一样,都是跟随王天林导演学习影视作品的拍摄与制作。

之后,杜琪峰得到机会,开始独立执导电视作品,而陈木胜也成为了杜琪峰的副手,从事电视台幕后的编导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早年的杜琪峰、林岭东,曾一同在王天林的门下学习。80年代中期,林岭东得到机遇,先后为“新艺城”拍摄了《阴阳错》✨、《最佳拍档4》✨、《监狱风云》✨、《龙虎风云》✨等经典作品。

影坛成名之后,林岭东不忘帮助老朋友杜琪峰。1987年,在林岭东的介绍之下,杜琪峰进入了“新艺城”,并以导演身份拍摄了《八星报喜》✨。作为杜琪峰的副手,陈木胜也在这一年涉足影坛,并以副导演的身份,参与了《杀之恋》✨的拍摄。

《八星报喜》✨上映后,打败了成龙的《警察故事续集》✨,坐上了票房冠军的宝座,杜琪峰因此一战成名。而1989年的《阿郎的故事》✨,更是一举奠定了杜琪峰在港片市场之上的地位。


影坛成名之后,杜琪峰也不忘提携自己的副手陈木胜。

1990年,王天林导演宣布退休,为了纪念王导的光影岁月。王导的儿子王晶,以及王导的两名学生林岭东、杜琪峰,联手筹备了电影《天若有情》✨。

在这部作品中,王晶、林岭东担任了策划,杜琪峰担任了监制。而陈木胜也在杜琪峰的力荐之下,成为了这部片子的导演。

《天若有情》✨上映后,口碑、票房俱佳。“众星捧月”之下的陈木胜,也正式打响了自己的导演名号。




《天若有情》✨一战成名之后,陈木胜开始对独属于自己的电影风格,展开探索。经历了《带子洪狼》✨、《新仙鹤神针》✨、《欢乐时光》✨等几部作品的尝试之后。

1996年的陈木胜,终于凭借一部《冲锋队之怒火街头》✨,确立了自己的电影风格。

在《冲锋队之怒火街头》✨里,陈木胜借鉴了吴宇森式的“双雄动作片”风格,但是在“双雄对决”的同时,陈导又将故事上升为了“一正一邪两队人马的对决”。

出场角色的增多,使得《冲锋队之怒火街头》✨的内容十分丰富,反转不断。在故事的呈现上,陈导选择“以细腻的镜头展现人物、以简略的手法表现剧情”。角色性格的刻画铺陈有序、极为细致,而剧情故事的发展,则不太看重逻辑细节的处理,主要依靠一场又一场节奏紧凑的动作戏,层层推进。



这部《冲锋队之怒火街头》✨,不仅确立了陈木胜的电影风格,同时也造就了陈木胜的事业转折。该片之后,陈导受到“嘉禾”的招揽,为成龙拍摄了《我是谁》✨。

《我是谁》✨很明显是“成龙电影风格”与“陈木胜电影风格”的折中之作。

片中笑闹不羁的喜剧桥段,扒直升飞机、跳大楼的惊险动作场景,满是成龙电影的味道;而角色情感的细腻刻画,动作场景推动之下,紧凑有序的故事节奏,又充斥着陈木胜电影的特色。

《我是谁》✨之后,陈木胜在成龙的帮助之下,拉来投资、拍摄了《特警新人类》✨。在这部作品中,陈木胜延续了《冲锋队之怒火街头》✨的拍摄风格,将镜头聚焦在了一正一邪两队人马的对决之上。



《特警新人类》✨上映之后,虽然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但作品的口碑却十分一般。出场人物太多,让电影的剧情显得有些杂乱。而陈木胜导演注重动作场景,轻视故事细节的拍摄风格,也让《特警新人类》✨的呈现效果,大打折扣。

《特警新人类》✨之后,陈导开始尝试简化自己的电影作品。2003年,他拍摄了电影《双雄》✨。在这部电影中,陈木胜将“警、匪两队人马”,削弱成了“两警一匪”三个角色。随着出场人物的减少,剧情表现也变得明朗、清晰。

《双雄》✨之后,陈木胜为成龙拍摄了《新警察故事》✨。在这部电影作品中,陈木胜延续了《双雄》✨里“两警一匪”的角色设计风格。而三主角式的“陈氏三雄片”风格,也在《新警察故事》✨里初步成型。



《新警察故事》✨之后,陈木胜又独立拍摄了《三岔口》✨。在这部电影中,陈导正式亮出了“陈氏三雄片”的电影创作特色。三个男人,三段故事,构成了整个电影的内容。

《三岔口》✨之后,“三男主”成为了陈木胜电影的标配。《保持通话》✨、《宝贝计划》✨、《男儿本色》✨、《毒战》✨,无一不是如此。




在一部又一部作品的打磨之下,陈木胜的“三雄片”越发精进。而2013年的《扫毒》✨更是成为了“陈氏三雄片”的巅峰之作。

《扫毒》✨之后,陈木胜的电影创作,陷入瓶颈。2016年,陈导跳出了“时装警匪片”的拍摄,以“三雄片”的风格,创作了《危城》✨。

可是,这部《危城》✨让陈导遭遇了票房、口碑的双重打击。没有了“枪战戏码”和“爆炸场景”的陈木胜,终究不是观众们所认可的那个陈木胜。


《危城》✨之后,痛定思痛的陈木胜导演,重新回归了“时装警匪片”的拍摄。在这部《怒火·重案》✨里,陈导跳出了“三雄片”的故事模式,尝试以“双雄对决”的风格,对电影创作发起新的探索。

虽然故事结构有所变化,但在情节桥段的表现上,我们却看到了不少陈木胜导演往昔作品的影子。而在电影风格之上,这部《怒火·重案》✨还是坚持了陈导那一套“以细腻的镜头展现人物、以简略的手法表现剧情”的原作。

电影在人物角色的塑造上,给足了创作空间。而剧情内容的展开,则依靠紧凑的动作戏码,一步步推动。至于故事细节,则不做太多考虑,以简略的镜头一笔带过。



1996年的《冲锋队之怒火街头》✨里,陈木胜导演正式确立了自己“角色细腻、故事粗狂”的电影风格。

而经历了多年的事业打磨之后,陈导在这部《怒火·重案》✨中,对自己的光影岁月、警匪片风格,进行最终的终结。熟悉的镜头,浓郁的动作港片氛围,也让这部《怒火·重案》✨成为了陈木胜导演,电影生涯中的集大成者。

始于“怒火”又止于“怒火”,这似乎也成为了冥冥之中,最完美的结局。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570957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