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劫起》✨撑不起暑期档

小青爱吃草2021-08-02  104

画风优良、剧情薄弱,一直是国漫的最大痛点。

撰文 | 蓝洞商业 赵卫卫

7月底,在最新上映的青春片《盛夏未来》✨和动作片《怒火·重案》✨的夹击下,留给国漫《白蛇2:青蛇劫起》✨的票房机会少之又少。

《青蛇劫起》✨上映一周,票房突破3亿。相比前作《白蛇:缘起》✨上映时的低开高走,最终收获4.68亿票房,《青蛇劫起》✨的口碑很难让国漫在2021年的夏天续写传奇。

2015年夏天的《大圣归来》✨让成人向的国漫神话宇宙大放异彩,2019年夏天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创造了至今维持在中国影史总票房第三的历史成绩,每个夏天都有国漫作品瞄准了暑期档的热土,吊足了胃口。

国漫有机会,但“爆款”的天时地利人和,并不是谁都有。

情节和表现手法的中规中矩,成为《青蛇劫起》✨无法唤起更多人共鸣的原因之一。有人津津乐道于《青蛇劫起》✨的废土+水墨的混搭风格,就有人吐槽《青蛇劫起》✨依旧没有逃离好莱坞叙事的桎梏,更不用说其对女性意识觉醒的情节表现如此薄弱。

至为重要的一点是,只有饱满的精神内核才能唤起国漫迷们的情绪传染。就像日本动画工作室吉卜力创始人之一的铃木敏夫所说,“真正的问题在于电影没意思,所以观众才会注意到情节。”

人物大于世界观?❓❓

2019年的《白蛇:缘起》✨,上映的首周,票房只有4100多万,但随着后期口碑发酵和情绪传染,《白蛇:缘起》✨这部作品在次周开始逆袭,最终收获4.68亿票房。

《白蛇:缘起》✨是当时追光动画和美国华纳电影公司联合投资制作的,当时一度被包装成中美合拍片。

但当时华纳方面的参与度是值得怀疑的,一方面华纳中国区总裁赵方对外表示,“从《白蛇:缘起》✨刚有第一版故事板时,华纳就开始参与创作了。”而后来的采访中,赵方却改口,“在《白蛇》✨只做到80%的时候,决定加入,在电影剪辑、故事对白等层面进行提升与修正。”

“第一版故事板”和“80%”这样前后矛盾的表述,只是冰山一角,总之,当《白蛇2:青蛇劫起》✨到来的时候,幕后出品方里已经没有了华纳的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阿里影业、B站和泡泡玛特三家本土力量。

不变的,当然还是导演黄家康、制片人崔迪、编剧大毛等追光动画的原班人马。

事实上,画风优良但剧情薄弱,一直是国漫的最大痛点,国漫不缺资金、不缺技术,缺的还是想法。从2016年的《小门神》✨,到后来的《阿唐奇遇》✨、《猫与桃花源》✨、《新神榜:哪吒重生》✨,《白蛇:缘起》✨是追光动画推出的第四部作品,也是截至目前票房和口碑最佳的一部。

基于观众对《白蛇传》✨这个传统IP的喜欢,追光动画选择继续把这个故事讲下去。《白蛇:缘起》✨讲的是五百年前白蛇和许仙以前世的身份去找寻爱情的源头,而《青蛇劫起》✨则选择了小青这个传统故事里的配角人物,也就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按照导演的说法,是“依托于小青的性格,决定为她创作一座城,一个只有心怀执念的人,才会落入的城。”

《青蛇劫起》✨在人物设计上,刻意与迪士尼等夸张的动漫形象做出区隔,以一种内敛的非美式的精神为内核,其试图再造一个东方传统叙事。

基于人物、情节和世界观的电影三要素去创作作品,是一个贯通的方法论,人物、情节和世界观三者谁更重要?❓❓当然是依据电影类型来决定。

所以,观众看到的是一个东方美学和西方废土美学混搭的一个“修罗城”,其中的铁甲机车和钢铁森林都是一个架空的世界,其试图把观众拉到一个中国传统神话的价值体系里,这其中遍布风、水、火、气等劫难。尤其是“黑风洞”中的小青与法海斗法,中国传统水彩的技法让观众重新领略了国漫别样的古风遗韵。

而问题就在于,《青蛇劫起》✨试图构建一个全新的世界观,而这个世界观中可以看到诸多《银翼杀手》✨等作品的影子,而这些好莱坞作品恰恰是以世界观为中心才获得的成功。

找到精神内核

暑期档过半,截止到7月30日,2021年7月的月度电影票房徘徊在30亿规模,相比2019年同期的57.56亿、2018年的69.66亿,“最冷暑期档”实在是当下中国电影市场最令人担忧的现实。

疫情的再起,水灾的关注等等外部因素,的确给中国电影市场的暑期档增加了诸多不利因素。7月底,《青蛇劫起》✨上映这一周后才开启了全国路演,但此时市场的注意力已经被最新的青春片《盛夏未来》✨和动作片《怒火·重案》✨夺走过半。

如果把《白蛇:缘起》✨的口碑发酵归功于针对二次元和不同圈层人群的分层分众的营销,那么《青蛇劫起》✨的缺憾恰恰在于其试图“政治正确”的讨好女性观众,但陷入了“性别意识”对立情绪的桎梏之中。

小青从“修罗城”一路升级打怪,感情受挫明白了“男人靠不住”的道理,后来在蒙面少年的帮助下,打败了法海,也逃出了“修罗城”,最终发现帮助自己的“蒙面少年”是“性转版小白”。

妖怪当然是一个模糊的性别概念,创作团队也希望“性转版小白”给大家带来惊喜增加意外之感,但对大女主小青来说,其对外在世界的窥探中,内心到底获得了怎样的自我成长?❓❓《青蛇劫起》✨故事带给观众的深层内涵是什么?❓❓

“我执”的放下与舍弃,是《青蛇劫起》✨试图往哲学层面靠拢的精神内核之一,在导演的阐述中,青蛇白蛇姐妹修炼千年,彼此是唯一的依靠,“无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这样的表述成为其精神内核。

没错,精神内核乃至哲学高度决定了一个电影能走多远,恰如铃木敏夫在回望总结《千与千寻》✨等日本动漫卖座时说的,“包含哲学、生存方式及内心问题的电影更容易卖座。”

一直以来,让皮克斯动画工作室联合创始人艾德·卡特姆(Ed Catmull)⭐颇为自豪的是,观众们热衷谈论的大多是《玩具总动员》✨带给他们的感觉,而不是影片得以制作完成的技术。“我们相信,正是因为我们一贯将故事奉为照明的灯塔,才能收获如此效果。”

这也是皮克斯赖以生存的两条座右铭之一:故事为王。他们不会允许植入科技和商业的任何因素影响故事的发展。这也是大多数动画电影成功的规律,在人物与故事格斗的过程中,观众不知不觉挖掘出了时代的深层内涵。

不可否认的是,从《小门神》✨到如今的《青蛇劫起》✨,追光动画在王微的带领下,黄家康、赵霁等一众团队不断探索,其视觉美学取得了肉眼可见的进步,其逐渐积累了创作经验,建立了自己的动画电影的工业化流程体系。

不论是以白蛇为代表的“新传说”,还是以杨戟为代表的“新神榜”这两大IP体系,追光动画所开启的“国漫宇宙”针对的是全年龄段的国漫市场,还需要更多的磨合和试错空间。

就像多少年之后回头看好莱坞昔日辉煌的大厂,米高梅见长的是乐观精神,二十世纪福克斯著名的还是其社会写实,华纳兄弟流传甚广的是恶有恶报的严肃精神等等。

追光动画所输出的核心价值观,以及它会让观众们记住的到底是什么?❓❓

这仍旧是一个需要思考和用时间回答的问题。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ent/570751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