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汽车,该自己“写作业”了

小青爱吃草2021-09-24  114

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火锅美女遍地有,而在成都车展的馆内走一走,却仿佛一场没醒的酒——当已经停产的甲壳虫、老爷车就这么“焕然一新”地站在眼前时,你难免会感到一丝恍惚,分不清这到底身在何处,也不知今夕何夕。

✅️

✅️致敬还是抄袭?❓❓

没错,长城汽车这回是彻底将“复古”进行到底了。有图为证。

​你以为这是甲壳虫回归?❓❓不,这是年内将上市的欧拉芭蕾猫。

再看这个,你以为这是别克 Roadmaster,还是华沙 M-20?❓❓

都不是,这是魏派的“复古潮驾”。

虽然在此之前,欧拉白猫、好猫、坦克300,甚至长城炮在内,都曾被扣上过“模仿”的标签,但哪一款产品也没有这次抄的彻底。对,复制粘贴到了这种程度,已经算是赤裸裸的抄袭了。或者有人会杠,长城不是已经说了,这是“向复古致敬”吗?❓❓没错,「致敬」确实是不少「抄袭」行为给自己盖上的遮羞布,但致敬的实则作用是画龙点睛,是在原本已经成型的作品上,点缀一些能够引起共鸣的经典元素,是即使去掉也不会影响主线发展的存在;而抄袭是直接在别人的作品上进行二次加工,连骨架用的都是别人的,一旦这部分内容被去掉,那么新作品就是一滩烂泥,直接没了灵魂。放到欧拉芭蕾猫身上,这种一眼就能被认成是“甲壳虫”的车型,已经远远超出了“致敬”的范畴。
✅️“谁还不是抄过来的”事实上,如果强行把抄袭盖棺定论为国产车的原罪,那中国车企多少有些冤枉。毕竟很多如今看起来已经傲立全球的国外品牌,也是从“抄作业”开始的。比如如今已经稳居世界第一汽车集团的丰田,最早也是靠着山寨欧美车型起家的。1935年,靠着对克莱斯勒Airflow的拆解、测绘和零部件仿制,丰田推出了第一款样车AA。一年后,车辆量产。这款产品无论从外形还是内饰,都与Airflow十分相似。

到1940年,在98%产量都是客货两用车的情况下,丰田又推出了一款较为紧凑的新型轿车,在外形上也十分接近当时瑞典的富豪PV60。而其实如果强行追究,那么甚至甲壳虫“本虫”,在诞生之时也与「抄袭」脱不开干系。熟悉汽车历史的朋友们或许并不陌生,初代甲壳虫VW38与太脱拉T87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太脱拉T87所以,抄袭的重罪我们并不想双标的只加在国产车之上。在PayPal公司创始人彼得•蒂尔创作的《从0到1》✨中就曾写下过这样一个观点,社会进步分为两种,一种是垂直或深入的进步,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创新;而另一种则为水平或广泛地进步,或者也可以称之为复制。日本汽车抄欧美,韩国汽车抄日本,纵观汽车发展史,无论是强大如日本汽车,还是已经发展为世界第五大汽车制造国的韩国,都离不开“山寨”的发家史,也就是“从0到1”的复制过程。所以也都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在起步之时,用抄袭或者借鉴的方法来获得市场和影响力,积累第一桶金,为自己的垂直进步积累资本和经验,也不失为一种捷径。


✅️抄袭之后……呢?❓❓正如上述所言,对于刚刚起步的国产汽车工业而言,把“抄袭”作为一种开始的手段,无可厚非。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抄了之后呢?❓❓还是举回上面的例子。丰田靠模仿起家,这是连他们自己都承认的事实。在刚刚成立那些年,对汽车还没有太多经验的丰田一直坚守着一个信念:模仿比创造更简单,如果能在模仿的同时给予改进,那就更好。所以,你不难发现,丰田A、E、J、N、S、T、V、W、X、Z,这些早期以单个字母命名的平台,其最初的车型,基本全部“似曾相识”。比如平台A,这个平台衍生出了如今已经消失的Carina车系,其最初的车型长这样。

后来,长这样。

再比如,培育了一代神车卡罗拉的E平台,其第一、二款车型长这样。

而到了2021款,长这样。

又比如,逐步衍生出了普拉多车型的J平台,其第一款车型也是由Jeep Willys逆向开发而来,而后一步一步演变成了我们如今熟悉的样子。

由此可见,丰田任何一款经典车型在起步时,大多都是靠借鉴欧美经典车型,逆向开发而来。但正如丰田内部自己所言,他们确实在模仿的同时不断加入着属于自己的元素。到如今走在马路上,迎面开过一辆丰田汽车,相信你能很轻易地依靠着其家族化的脸谱设计,喊出一句,“哟,这是一日本车”。而反观长城汽车,它又是怎么做的呢?❓❓先看欧拉,不算还没上市的朋克猫和芭蕾猫,欧拉目前共有四款产品在售,按照上市的时间顺序分别为iQ、黑猫、白猫和好猫。如果仅从外形来看,目前唯一没有陷入抄袭风波的反倒是其第一款车型iQ。可这款拥有原装“妈生脸”的iQ,上市之后的销量却并不可观。2018年8月底上市,到年末销量为3515辆,平均每月仅售出800多辆。

而当时间进入了黑猫,也就是早期的R1时期,欧拉便开始掌握了一丝“借鉴”的诀窍——找原型车。无论是黑猫还是白猫,这两款车都可以看做是日本K-car平台的衍生物。虽然平台相同,但这两款车型都各自保留了较高的原创度,呆萌的黑猫或慵懒的白猫,依靠着可爱的外表和小巧的身躯,一经上市便深受欢迎。尤其是黑猫,在2020年年尾,更是连续月销破万。

似乎是尝到了甜头,掌握了“借鉴”之术的欧拉从此在这条路上“放飞自我”。到了好猫阶段,不知道是不是高薪聘请而来的设计师过于思念“老东家”保时捷,以至于加入欧拉之后,反手就打造出了一款“翻版保时捷356”。在好猫与356“真假对比图”的映照下,颇有一副“照猫画虎”的架势。

如果说好猫和保时捷356之间还有一些细节变动,那么到了今年的芭蕾猫和朋克猫,简直就进入了“真假美猴王”的章节。这横看竖看就是“甲壳虫”的造型,欧拉甚至连细节都不愿意大动了。或许你也会说,欧拉没准也像丰田一样,正在慢慢勾勒自己的“脸谱”呢?❓❓但向来只有从模仿别人到自己创新,欧拉这种一开始选择创新,而后越抄越像的“返祖”行为,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看到这,你或许会有些不齿,但不能否认的是,市场总有人买单。哪怕时至今日,一款几乎原封不动的“国产甲壳虫”就这么活灵活现地站在人们眼前时,在那些质疑声下,依然有人说:好看,有人买就完事了。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beijingtoday.com.cn/auto/658639
00